相互宝“进退两难”:会员数锐减、吸引力下降,亿级存量清退压力_互联网金融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相互宝“进退两难”:会员数锐减、吸引力下降,亿级存量清退压力

本文来源于 新浪金融研究院 2021-06-08 08:36:09
字号:

相互宝“进退两难”:会员数锐减、吸引力下降,亿级存量清退压力何解?

文/翠迪

今日,一则“相互宝6月11日被关停”的消息,将蚂蚁金服送上微博热搜。尽管暂时以“假消息”收尾,但大众对于相互宝的担忧从未停止。

图源:微博 
图源:微博 

2021年以来,网络互助行业经历了一场大清洗。五个月内,美团互助、水滴互助、悟空互助等多家平台相继退出。至今,规模靠前的互助计划中,唯有蚂蚁旗下相互宝尚且留存。

在行业集体退出的大背景下,相互宝已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一方面,让近亿级的存量用户良性退出绝非易事;另一方面,在过往拒赔争议、互助系统弊端不断显露的影响下,用户对相互宝的信任还剩多少呢?

互助关停趋势下

相互宝头悬达摩克利斯之剑

网络互助形式自诞生以来,因其准入门槛低、性价比高等优势,吸引了大批资本的涌入,也俘获了众多用户的参与。

网络互助虽具备一定的商业保险特征,却始终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规范。在经历了一段时期的野蛮生长后,监管层对网络互助平台的涉众风险更加警觉,全面纳入监管的声音越来越多。

去年9月,银保监会打非局刊文,直指网络互助平台暗藏风险,点名相互宝、水滴互助等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还未坚持到监管层发文就已倒下的灯火互助,关停前成员数不到50万,究其原因或许还可以归为“经营不善”。

而进入2021年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美团互助、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相继宣布关停,关停时的会员数分别达1500万、1700万和1245万,则被外界解读为监管趋严下寻求合规化路径的考虑。

随后,4月30日,悟空互助宣布关停;5月14日,上线仅10个月的小米互助也宣布关停。至此,规模排名靠前的互助计划中,唯有蚂蚁旗下的相互宝尚且留存,但或许最终也无法幸免。

此前宣布关停的互助平台,多数选择了返还分摊费用、赠送商业健康险的后续处置方案,凭借自身体量不大的优势,在关停潮中“全身而退”。

而相互宝的会员数即使已经出现下滑态势,最新一期分摊数据显示,参与分摊的人数仍有8729.8万人,体量是此前关停的水滴互助的7倍之多,是美团互助、轻松互助会员数的5倍。

登录相互宝的主页可以看到,目前仍在运营的互助计划有大病互助计划、慢性病人群防癌互助计划、老年防癌计划和公共交通意外互助计划四项计划。最新一期公示数据显示,本期预计分摊总金额高达6.14亿元。

若将来面临关停境地,近亿级体量用户如何良性退出,数亿元分摊费用如何返还,对于蚂蚁无疑是一个巨大考验。若不选择退还分摊费用,而像水滴互助一样赠送会员健康险,又有哪家保险公司愿意来承接?

会员递减、屡陷拒赔风波

相互宝吸引力逐渐丧失

除了监管环境趋严外,相互宝自身对用户的吸引力也在逐渐丧失。

此前,相互宝屡次被爆出患病拒赔、随意修改理赔条件、擅自移出用户等操作,受到社会各方的质疑,令用户心寒。

作为相互宝的早期用户,一位父亲抱着“几分钱就能帮助别人”的美好愿景,从2018年10月就加入了相互宝,并鼓励身边亲友一起参与。

2019年1月女儿意外摔伤导致脑部重创,这位父亲在向相互宝申请理赔时,却被告知自己已经退出了相互宝系统,原因竟是一年前女儿因黄疸出院时被院方记录下来。而儿科医生认为病理性黄疸是一种婴儿常见病,并不影响儿童入保。

此次拒赔风波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相互宝决定通过赔审团投票决定“赔”还是“不赔”,最终这位父亲以69.389%的支持率拿到了互助金。

另一位庄女士反映,今年3月份她被确诊罹患左乳腺癌,4月份申请大病互助,同样收到了相互宝的拒赔通知,理由是因为庄女士曾被诊断右乳肿物,就诊病例上有“积乳?”两字,不符合健康条约。

诸如此类的拒赔争议时有发生,让相互宝“帮助他人、守护自己;一人生病,大家出钱”的宣传标语带了些讽刺意味。

而其他互助平台的相继关停,也损伤了部分用户对互助计划可持续发展的信心。

相互宝平台公布的分摊人数和帮助成员数据显示,自互助计划实施以来,帮助成员数爆发式增长,从最初的2人增至最近一期的3940人,而分摊人数却在去年8月达到峰值后逐期下降。

2021年1月第一期互助的分摊人数为10100.76万人,1月第二期时分摊人数已跌破一亿,至6月第一期互助的分摊人数则降至8729.8万人,较年初锐减1370.96万人。

如果说最初的用户增长是靠相互宝平台打出的“低门槛高赔付”“0元加入”“1亿人守护”等令人心动的宣传标语,那么后期分摊人数的锐减更多是网络互助模式弊端日益显现的结果。

低门槛、高赔付的特点对高风险人群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高风险人群的不断加入促使互助成员的疾病发生率走高,分摊成本逐渐增加,每期分摊金额从2019年的几毛钱增至如今逾6元钱,势必会对健康人群产生挤出效应,从而造成恶性循环。

相互宝将来会否面临关停仍未可知,但可以预见的是,若要关停,相互宝背后是近亿级用户的清退压力;若不关停,如何遏制住会员数不断下跌的势头、维持互助计划的良性可持续发展也是难题。

【作者:翠迪】 (编辑:文静)
关键字: 相互宝
分享到: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