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大力围堵虚拟币交易 大范围精准识别仍然吃力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银行大力围堵虚拟币交易 大范围精准识别仍然吃力

本文来源于证券日报 2021-05-24 08:00:13
字号:

当前的“币灾”,是监管风暴下币圈变得脆弱的真实写照。

在“5·19”当天,比特币一度暴跌30%,几乎触及29000美元,相当于从4月创下的近65000美元纪录高位下挫超55%。昨日,据比特币家园的最新数据,24小时内已有13.52万人爆仓,最大单笔爆仓发生在Bitmex交易所——价值约4697万元人民币。

继三部门联合发文抨击虚拟货币(又称加密货币)投机炒作现象之后,上周五国务院金融委再就虚拟货币重磅发声,强化平台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监管趋严已成为币圈未来的趋势,而近日关于提现困难、投资客在换人民币交易时被冻卡的声音也有所增加,这也成为币圈大幅调整的因素之一。

提现困难

引起币圈恐慌?

日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的公告强调,有关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与虚拟币相关的服务,包括但不限于为客户提供虚拟货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

该公告通过央行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声,在币圈很快就引起“恐慌式抛售”,部分币种一日跌幅超30%。有币圈人士认为,这可能是由于投资者担心虚拟币收益“提现”将遭到更严格的监管影响。

在币圈,近日关于提现出现困难、投资客在换人民币交易时被冻卡的声音也有所增加。

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告诉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此次三协会联合发声,固然代表着某种监管意图,但这与央行直接发声是有区别的。

今年4月18日,央行副行长李波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指出,加密资产本身不是货币,而是另类投资品。加密资产将来可能发挥的主要作用是作为一种投资工具或是替代性投资。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正在研究,对这样的一种投资工具,应该匹配怎样的监管环境。在研究明白需要怎样的监管规则之前,会继续保持现在的举措和做法。

央行对虚拟货币的态度一直十分谨慎。中国虚拟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始于2013年,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指出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不属于法定货币,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但需要防范风险。2017年,央行等七部委禁止了ICO等一切形式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炒币客总结

“防冻卡指南”

事实上,虚拟币提现困难并不是新现象。

具有多年炒币经验的投资者小松告诉记者,虚拟币“提现”困难从2019年底就出现了,去年最为严重,只要通过银行卡出金,就大概率会被“冻卡”。为防止这种情况出现,目前,他通常通过熟人提现,“我把币给他,他把钱给我,支付宝、微信都行。”小松对记者说。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实测发现,目前包括币安、OKEx等币圈交易所依然面向国内用户开放交易,作为平台方,为虚拟货币的买卖方提供交易撮合及交易担保服务。虚拟货币交易的双方可通过银行卡、微信支付、支付宝等渠道实现虚拟币与法定货币的交换,主要是通过“C2C”,也就是个人与个人之间交易的方式。

一位曾任职于某数字币交易所的技术人员介绍,目前,币圈资金进出大多是通过OTC交易的,所谓OTC就是——“你跟我买币,我把币打给你,整个过程由平台做担保”。

“交易平台OTC进出的资金,也可能委托第三方的公司去做,一些公司把注册地放在日本或新加坡,通过这种方式来规避法律风险,但也一些交易平台实际上是通过自己旗下的公司去做,此部分存在监管空白。”该技术人员表示。

在有关比特币的微博超话中,记者注意到,如何将收益出金(即提现)已成为众多虚拟币投资者“头疼”的问题。由于虚拟货币通常被不法分子用于洗钱等犯罪行为,因而被银行、公安机关等部门严密监控相关资金的流动,为防止在将虚拟货币收益兑现过程中被冻结资产,有投资者还总结出了一套绕开监管的“防冻指南”。

“防冻指南”显示,对于虚拟货币的交易,通常被用户推荐采用一种与美元挂钩的虚拟币——USDT(泰达币)直接OTC交易。关于收款方式,这份指南的作者特别强调,尽量不使用银行卡交易,而是通过注册多个支付宝或微信来展开,这样就可以防止被“冻结”。

“防冻指南”还提到,有投资者通过“专卡专用”,不与其他卡发生联系的手段,可以缩小银行卡在相关资金交易中被银行监测、冻结的概率。

记者在币安交易平台测试时发现,在与提供兑换服务的商家交易时,对方会在付款前强调勿在转账时备注“比特币”、“BTC”等敏感词汇,同时交易APP也会提示关键词,以防止在转账、汇款时被拦截或冻结。

银行围堵手段加强

早在2017年,央行就规定,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代币发行融资和“虚拟货币”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基于此,一些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在近年来也陆续发文,禁止账户用于比特币等虚拟币的交易。目的也主要是防范洗钱风险,维护金融市场稳定。

对于虚拟币相关资金的流动,金融机构严阵以待。有六大行人士对记者表示,已有大行对境外炒币账户转账进行严格控制。这意味着,大银行内部对炒币账户已有识别。

日前,上海一位接近六大行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人民银行要求各个银行机构建立反洗钱系统,一是人工方式,二是系统自动判别。如果有客户通过频繁转账来规避对大额资金流动的监管,不管是对公客户还是个人客户,银行都要给名单报上去,以做到尽职免责。至于说最后怎么处理,人民银行会单独调查。

但是,也有接近银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反洗钱模块对虚拟币投资行为缺乏针对性,只能预警一部分信息,并不好用。银行面对海量的交易,目前可能更多还是人工监控可疑资金、账户。

建行研究院研究员、高级经济师曹磊向记者介绍,银行现在可以通过大数据手段完成客户交易的识别,对于虚拟货币的交易以及结算可以通过资金的路径,接收款项的交易平台等方式进行提数和预警。

“目前银行按照监管部门及国家部委的要求报送相应数据和名单,若有嫌疑人员触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银行会按规定要求进行‘断卡’。并按照公安机关的要求提供相应的证据。”曹磊表示。

“中国法律从未禁止个人交易和持有比特币。自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发布公告之后,国内虚拟币交易所都已经将服务器迁址到境外,如直布罗陀。虚拟币交易主要在境外,大量的虚拟币交易也是通过境外银行账户进行。”方达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汪灵罡认为,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市场极小,国内通过虚拟货币来洗钱的资金规模,与通过其他手法洗钱的相比,交易量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不过,在汪灵罡看来,对于虚拟货币这种互联网时代的资产,目前的监管逻辑或已过时。他说,“银行不是公检法司,没有执法手段,通过可疑交易检测,只能偶尔识别出虚拟货币相关交易资金流,不可能监测出全部。”

“下车”还是抄底?

5月23日,据比特币家园公布的最新数据,24小时内已有13.52万人爆仓,最大单笔爆仓发生在Bitmex交易所,价值约4697亿元人民币。而在“5·19币灾”当天,将近24小时内全网有超58万人爆仓,逾444亿人民币资金“灰飞烟灭”。

曹磊从技术角度分析称,目前来说,通过虚拟货币兑换法币的过程,大多都是非现金过程,均会留下数字痕迹。通过C2C的模式,尽管可能暂时逃避监管,但是在金融机构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辅助下,相信支付宝和微信等支付机构对异常交易的识别能力会提高,从而更快锁定交易及嫌疑人。

“5·19币灾”之后,既有投资者止损“下车”,也有人在暴跌之后大胆进行“抄底”。经历一轮暴跌之后,20日,比特币等各类虚拟币已陆续回升至先前水平,其中比特币以最低时的约29000美元回升至40000美元附近。

随后,波场币(TRON)创始人孙宇晨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他已斥资9.8亿人民币抄底比特币,斥资8.6亿人民币抄底以太坊,总共花费约18.5亿人民币抄底加密货币。不过,其言论是否属实,暂时无法证实。

有“女巴菲特”之称的CathieWood表示,仍然对比特币充满信心,依然预期比特币能涨到50万美元。而此前马斯克宣布暂停使用比特币作为购买特斯拉的支付方式后不久,又在社交平台上表露出对比特币的积极情绪。

国泰君安固收首席分析师覃撰文指出,上周三的“币灾”意味着虚拟货币牛市泡沫离终结不远了。他认为,2020年以来的本轮比特币大牛市,除了产量减半、机构参与度提升、散户大量涌入等技术性因素,本质上仍是全球流动性泛滥所推动。

他指出,泡沫真正的拐点,往往对应比特币价格震荡但不创新高、高收益币美元价格仍在上涨,而这种背离持续一个月左右后,泡沫将会彻底走向终结。由于比特币是向法定货币变现的主要出口,因此币灾往往会出现踩踏。

(编辑:钱晓睿)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