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六成净利下滑 79家非上市银行年报凸显不良压力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近六成净利下滑 79家非上市银行年报凸显不良压力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21-04-29 11:44:15
字号:

在上市银行年报密集披露的同时,不少非上市银行2020年业绩经营表现也逐渐浮出水面,4月28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梳理发现,截至目前,已有近80家非上市银行披露了2020年业绩经营数据,表现喜忧参半,有33家银行净利润实现正增长,46家银行净利润出现下滑,业绩分化显著。资产质量方面,共有47家银行披露了不良率数据,其中21家银行不良率有所上升,资产质量化解压力依旧不减。

46家银行净利润出现下滑

从净利润增长势头来看,去年有33家非上市银行实现正向增速,更多的银行盈利能力出现下滑,有46家非上市银行净利润出现负增长。

在33家净利润实现正增长的银行中,浙江海盐农商行、浙江金华成泰农商行、浙江萧山农商行、青海银行、吉林银行、东莞银行等大部分银行增速均保持在个位数。

净利润实现双位数增长的银行共有5家,象山国民村镇银行2020年实现净利润1606.64万元,同比2019年增速高达101.69%;广西北部湾银行2020年实现净利润15.51亿元,增幅33.47%;浙江龙泉农商行、浙江苍南农商行、赣州农商行也实现较高幅度的增速,分别增长28.98%、16.45%、10.13%。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46家非上市银行净利润规模出现下滑,从下滑级别来看,江苏泗阳农商行等15家银行呈现单位数下滑态势,下滑幅度在0.17%-9.68%左右。还有28家银行净利润呈现两位数下滑趋势,下滑幅度在10.05%-48.03%左右。

净利润下滑幅度超一半的银行有3家,分别为河北正定农商行、梅州客家村镇银行、大兴安岭农商行,这3家银行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1.02亿元、570.24万元、6201.86万元,较2019年同期的4.76亿元、2513.52万元、1.52亿元分别下滑78.53%、77.31%、59.18%。

谈及非上市银行业绩分化,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非上市银行业绩分化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以上这些银行都属于区域性中小银行,由于区域经济本身受疫情的影响,以及经济结构本身相对落后,从而导致非上市银行净利润出现下降。其次一些非上市银行在法人治理结构中,对企业经营的管控能力明显不足,经营能力的弱化也是这些非上市银行出现业绩滑坡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净利润下滑,有部分银行在年报中做出了回应,例如华融湘江银行称,2020年,该行响应国家有关应对疫情的政策要求,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并进一步夯实资产质量基础,加大准备金计提力度,净利润较上年略有下降。

针对净利润下滑现象,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上述多家银行进行采访,但大部分银行未做出回应。

珠海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解释称,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短时间内重创了经济发展。该行积极响应国家减费让利政策,大幅降低贷款利率,同时对确有困难的企业持续落实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全年共向实体减费让利1.3亿元,是净利润同比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良承压问题凸显

2020年在疫情影响之下,不少企业面临生产经营压力,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减弱,非上市银行的资产质量压力重重。上述银行中,有47家披露了2020年末不良率,其中26家银行不良率较2019年末出现下降,21家银行不良率有所上升。

在资产质量出现改善的银行中,吉林银行不良率从2019年末的4.31%高位降至2020年末的1.89%;广东南粤银行截至2020年末的不良率下降0.35个百分点至1.15%,为该行近几年来最低水平。

“几家欢喜几家愁”,与之相对的是,21家非上市银行不良率出现走高,上涨幅度在0.02-1.8个百分点左右。

不良率上涨幅度超过1个百分点的银行有3家,截至2020年末,山西长子农商行、江西新建农商行、阜阳颍东农商行不良率分别为4.16%、3.71%、2.59%,较2019年同期分别上涨1.8个、1.3个、1.14个百分点。

赣州银行、华融湘江银行、湖南宁乡农商行、青海银行等银行的不良率也出现走高,上涨幅度在0.27-0.97个百分点左右。其中,2019年末青海银行的不良率为2.49%,2020年该行的资产质量出现恶化,不良率进一步上升至3.24%。

对不良率走高,佛山农商行在年报中提到,2020年以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叠加疫情对实际经济冲击等因素影响,部分企业经营压力加大,资金未能及时回笼,贷款形成不良,导致该行资产质量一度承压。截至2020年末,该行不良率为1.15%,2019年末这一数值为0.89%。

也有银行出现不良贷款余额上涨、不良率下降的情况,例如浙江海盐农商行2020年不良余额比2019年末上升4187.12万元,不良率下降0.01个百分点。

截至2020年末,龙泉农商行五级不良贷款余额7050.51万元,占比为0.99%,比2019年末上升1399.36万元,上升0.02个百分点。浙江龙泉农商行表示,2020年新增不良贷款12888万元,新增的不良贷款中信用、保证类贷款上升主要原因是借款人在外经商、务工较多,人员流动性较大,借款催收困难;小额农贷客户盈利能力有限,抗风险能力弱,影响其偿还能力。受疫情影响,有部分借款人经营亏损。

谈及非上市银行不良率表现,资深银行业人士王剑辉分析称,整体来看非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化依旧较为明显,但得益于监管制度上的改善,从源头上降低了不良贷款形成的来源,预计不良贷款率将会稳步回落,但同时银行的盈利能力还有待提升。

资本补充压力依旧

在大中型商业银行的竞争下,银行业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非上市中小银行也走在“夹缝”的十字路口,在内部治理、资本补充承压、经营水平不高的劣势下,中小银行的发展可谓是举步维艰。

79家非上市银行中,共有49家银行披露了资本充足率指标,其中有28家银行2020年资本充足率出现下滑,贵州息烽农商行1家银行资本充足率保持不变,另有20家银行资本充足率出现上涨。

资本充足率下滑幅度较大的有黄石农商行、赣州银行、山东费县农商行、吉林环城农商行、浙江义乌农商行等12家银行。下滑幅度在1.06-2.21个百分点左右。

黄石农商行、广东华兴银行、赣州银行下滑幅度超过2%,截至2020年末,上述3家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6%、11.93%、11.88%,较2019年同期分别下降2.21个、2.04个、2.03个百分点。

对资本补充问题,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在银保监会2021年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称,“银行补充资本无非是两大来源:一是内源性补充资本,二是通过外部渠道。去年一些地方发行了地方专项债,专门补充中小银行资本,解决了一部分银行资本不足的问题,今年还是要继续采取这个措施,还要增加地方债的额度,推动地方政府通过不同的形式发行专项债来补充银行的资本”。

王剑辉进一步指出,未来银行资本压力还是会长期存在,一方面在资金使用上银行也同时面临着更加精耕细作的经营要求,同时应更加注意匹配自身的资产负债能力,这方面的挑战依旧较为显著。对非上市中小银行来说,未来在合规风控方面还是要持续不断地按照监管要求进行严格管理,同时利用科技手段不断强化应用推广、研发。

在王红英看来,非上市银行要想提高业绩,首先要内部抓管理,同时进一步提升自身的经营管理水平,尤其是风险管控的能力。同时跟当地政府结合,利用国家整个产业从南方发达地区向中西部转移的契机,尽量去做好产业向内地转移的融资性工作支持,只有如此才能使非上市银行业绩得到进一步提升。

【作者:孟凡霞 宋亦桐】 (编辑:王欣宇)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