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公老将上位 浦发银行寻求“返航”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对公老将上位 浦发银行寻求“返航”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24-07-10 11:26:00
字号:

业绩连续三年“失守”的浦发银行在行长一职空缺近10个月后,传出人事变动新进展:副行长谢伟或将升任行长,与现任“掌门人”张为忠搭档。这家昔日有着“对公之王”之称的股份制银行曾大举加入零售之争,又因“迷航”而掉队。在外界看来,伴随着一系列高管的变动,浦发银行正欲重振对公业务雄风。

高管变动风声乍起

继董事长人选尘埃落定后,浦发银行行长人选也或将确定。近日,上海市委组织部发布干部任职前公示,浦发银行副行长谢伟拟任市管企业正职。据媒体报道,谢伟拟任的市管企业正职,即为浦发银行行长一职。

谢伟将擢升行长的消息一时甚嚣尘上,但目前浦发银行并未对此进行回应。北京商报记者就此消息求证该行,截至发稿亦未获得回应。

从履历来看,出生于1971年的谢伟,自2016年起开始担任浦发银行副行长。与浦发银行现任“掌门人”张为忠一样,最早供职于建设银行,具备丰富的对公业务管理经验。简历显示,谢伟早年曾在建设银行供职,历任建设银行郑州分行金水支行副行长,河南省分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许昌市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加入浦发银行后,谢伟先后担任浦发银行公司及投资银行总部发展管理部总经理,公司及投资银行总部副总经理兼投行业务部、发展管理部、大客户部总经理,福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总行资金总部总经理、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金融市场部总经理等职务。

浦发银行2023年年报显示,谢伟现任该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董事会秘书,浦银安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传出谢伟升任消息前,浦发银行行长一职空缺近10个月。2023年9月,浦发银行宣布,因工作调动原因,董事长郑杨、行长潘卫东双双请辞。此后,张为忠出任浦发银行董事长,但行长人选却迟迟悬而未决。

此次谢伟拟升任行长一职的消息,也引发业界对于浦发银行欲重返“对公之王”地位的猜想。资深金融政策专家周毅钦表示,谢伟在对公业务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若出任行长将有助于浦发银行在对公业务方面的进一步发展,有公司业务经验的高管可以提升商业银行的对公运营能力和市场竞争力,通过高层管理团队优化提高决策效率和执行力,确保对公业务战略能执行。

“对公之王”掉队

作为最早登陆上交所的A股上市银行,浦发银行曾因对公业务突出,享有“对公之王”美誉,在股份制银行中一度位居三甲,业绩可与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比肩。

转折发生在2017年,浦发银行成都分行造假案揭开了“对公之王”高速发展背后的内控之殇。2017年4月,正值浦发银行新旧董事换届之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造假案爆发,为掩盖不良贷款,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由此揭开了该分行长期“零不良”的繁荣假象。

此后,浦发银行进入“调结构、保收入、强管理、降风险”的阶段。彼时,正值中大型银行纷纷押宝零售业务之际,浦发银行也辗转加入零售之争,对公业务逐渐黯淡。但经过两年多的实践,零售贷款利息收入的放缓让浦发银行重提对公业务定位。

不过,“迷航”后的重返之路不易。2021、2022年,另一家以对公业务见长的中信银行公司贷款利息收入早已迈入千亿量级,而浦发银行公司贷款利息收入仍在900亿元区间徘徊,且零售贷款利息收入连续两年超过公司贷款。

业绩则持续承压,连续三年营收净利“双降”。2023年,“而立”之年的浦发银行再度交出业绩负增长“答卷”,报告期内,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734.34亿元,同比减少8.0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7.02亿元,同比下降28.28%。而这已经是该行营收、净利润连续第三年下降,2021—2022年该行营收分别减少2.75%、1.24%至1909.82亿元、1886.2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下降9.12%、3.46%至530.03亿元、511.71亿元。

“浦发银行曾凭借对公崛起,但现在问题是行内各分行对公业务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对公业务的波动实际上不只是内部问题,也有外部宏观环境的客观因素。”知名经济学者盘和林认为,浦发银行强在对公,但客观因素导致如今银行对公业务增长缓慢。近些年对公业务整体是收缩的,尤其是民营企业,很多优质对公客户集中在国有大行手中,浦发银行对公业务复苏仍有挑战。

返航之路

重拾“对公之王”宝座显然不易,但浦发银行仍在徐徐图之。张为忠就任后,浦发银行确立了数智化战略发展路径,即聚焦科技金融、供应链金融、普惠金融、跨境金融、财资金融“五大赛道”,构建数字基建、数字产品、数字运营、数字风控、数字生态“五数”经营新模式。

与战略转型同步进行的还有组织架构改革。在4月30日召开的业绩说明会上,张为忠介绍,浦发银行成立了科技金融部,重塑了原来的交易银行部,现在为供应链创新部。此外,又专门设计了乡村振兴部,将普惠金融部门职能进行了新的定位和设计,跨境金融部则在原来国际业务部的基础上,将跨境离岸进行了重新整合。

此次组织架构的优化与浦发银行聚焦“五大赛道”战略联系紧密。2023年四季度以来,该行聚焦上述战略,加大相关业务资产投放力度,净利润降幅较前三季度收窄。2024年一季报该行净利增长回正,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4.21亿元,同比增长10.04%,但营收较上年同期减少5.72%至453.28亿元。

与此同时,浦发银行亦正忙于招兵买马,加大对科技人才的招聘力度。6月5日,该行发布招聘公告称,根据业务发展需要,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总行高级管理(专家)人才,主要是对总行科技部相关岗位的招聘,涵盖首席架构师以及上海、合肥、西安、武汉、成都五地的开发服务中心应用开发服务分中心总经理。

“战略对于浦发银行而言非常重要,对公业务的提升也需要依靠数字化。”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浦发银行所在的长三角地区高质量企业数量众多,对公业务有较大的成长空间。未来,该行应稳定零售业务、聚焦对公业务,改变传统信贷经营方式,通过数智化的路径,为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的综合经营服务。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也认为,“五大赛道”对浦发银行形成长期的客户黏性和行业竞争力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浦发银行在经历连续的业绩下滑和高管变更后,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走出低谷,经过结构调整后才有可能完成业绩真正反转。

7月9日,北京商报记者就人事变动及后续战略问题采访浦发银行,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编辑:王欣宇)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