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春节狂飙突破5万美元 达到近两年以来最高水平_互联网金融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比特币春节狂飙突破5万美元 达到近两年以来最高水平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24-02-22 09:26:58
字号:

:返乡虚拟货币投资者选择在网络上狂欢,在饭桌上沉默

本报记者卢梦雪 冉学东 北京报道

2023年,比特币全年涨幅超160%;春节期间,比特币价格一路突破5万美元,达到了近两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2023年多种资产类别表现不佳的背景下,不少投资者将目光转移到了虚拟货币上。

而上涨行情下在交流群、社交平台上一片“狂欢”的虚拟货币投资者,却在返乡后选择在亲戚朋友面前保持沉默,隐藏自己“炒币人”的身份,关于比特币的讨论正在被刻意回避。

一方面是大众对虚拟货币投资的负面印象,容易带来一些的争论和质疑;另一方面出入金困难、山寨币多、虚假平台、诈骗套路层出不穷、币价涨跌幅度大如同过山车等“门槛”,让虚拟货币这项高风险投资又增加了许多不确定因素。

记者在春节前后的采访中注意到,离开了一二线城市的环境,离开了网络上的交流社区,在生活中,尤其是在家乡环境里,对虚拟货币相关讨论“保持沉默”似乎成了许多返乡虚拟货币投资者不约而同的选择。

“沉默”的炒币人

2月14日大年初五,比特币价格在经历短暂的回调后一举突破51000美元,单日涨幅达到6%;2月15日,比特币继续一路高歌涨至52660美元,创下2021年12月以来新高。与2023年10月中旬的阶段性低点26750美元相比,涨幅达到了近100%。

与此同时,Starknet等一系列虚拟代币陆续开启“空投”,各“炒币群”内一片沸腾,“感谢财神爷”“加仓”“赚麻了”之声不绝于耳。

在多项资产表现差强人意,资本市场震荡低迷的2023年,比特币却逐渐走出了“阴霾”行情,价格从2023年1月的年度低点1.6万美元至年底上涨了一倍多,全年涨幅超160%。自2024年1月24日起,比特币价格更是一路狂飙,市值也突破了1万亿美元的规模。

在香港务工的虚拟货币投资者何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23年12月,他与在老家从事工程承包工作的父亲沟通的时候,父亲第一次表露出了对比特币的兴趣。

“我爸正在为年底回款的事发愁,我正好提到今年比特币是大牛市,后续估计还能涨。而且这次我还特意和父亲提到,在香港的零售投资者从2023年6月1日起就获准可以在持牌平台上交易虚拟资产。没想到我爸想了下就和我说等年过完了,手头宽裕了,让我帮他在香港账户上买一点试试看。”何先生回忆道。

何先生是2018年4月进入“币圈”,彼时还是一名大学生的他,在同学的安利下以不到6美元的价格买入了1000多块钱的虚拟货币EOS,持有没几天就赶上了EOS价格暴涨,持有币的市值翻了几倍,但还没出手,很快就又迎来了一轮大跌。

“虽然市场整体起伏比较大,但存在套利空间。”经历过多个虚拟货币市场震荡的何先生告诉记者,大学期间他通过打工赚来的钱不断买入虚拟货币,虽然市场几度涨跌,但他一直没清仓,“比特币也是这样,我省下生活费,打工,自己攒钱一点点的买。”

何先生承认,这不是第一次他向父亲提起投资比特币。2019年年底,比特币价格暴跌,处于阶段性低谷时,他也曾向父亲建议抄底,买点比特币“囤着”,但当时父亲“觉着有风险,又跌了这么多,就没买”。

几年过去,父亲对购买比特币态度的松动,何先生认为,并非是他偶尔与他沟通的结果,自2019年至今,比特币价格从7000多美元涨至如今的5万多美元,父亲也是看到了这些涨幅后面的利润空间,加上香港对虚拟货币的新政,才有了这个打算。

“虚拟货币投资风险很高,很多地方尤其是一二线城市以外的人闲置资金并不多,风险承受能力也相对较低,所以并不适合炒币。”何先生告诉记者,回到老家,能感受到身边很多人对比特币这些虚拟货币的态度是“不靠谱的”,觉着这是骗局,因此和他们谈论起炒币,就给自己加了一层滤镜,“还是负面的”。

“所以家里有亲戚朋友可能知道一点我炒币,但是知道的不多,我也尽量不和他们提起。”何先生表示。

负面印象并非空穴来风

大众对虚拟货币的负面情绪并非空穴来风。

近年来,由于发展时间较短,市场上虚拟货币种类庞杂,不法分子借助大众对虚拟货币的认知不足,打着“虚拟货币”“元宇宙”“NFT”“区块链”等名义,经过非法包装后,将虚拟货币大量运用在非法集资、非法跨境转移资产、洗钱、诈骗、传销、逃税等违法犯罪活动中的案例层出不穷。

而许多虚拟货币价格涨跌幅度较大,投资者因盲目跟风入场,买在币价高点,甚至加杠杆、炒合约,导致爆仓、持有资产市值缩水甚至“归零”的案例更不在少数。

在部分小市值虚拟货币市场,部分大户随意操纵市场,甚至交易平台随意操纵价格导致投资者血本无归的事例也并不罕见。

早在2021年,人民银行等10部门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中就也明确表示,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虚拟货币投资者于先生也对此感同身受。出于顾虑,他至今未向家人提及自己炒币的事。

“虚拟货币投资具有高风险的特点,家人通常很难理解并接受这种投资方式,也害怕他们不支持。”于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这种顾虑下,出于避免引起无谓争执和误解等原因,选择不让家里人知道自己炒币。

“知道我炒币的都是关系可以的朋友,感觉家里人感兴趣的少。”于先生表示。

“小地方也有很多人利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名义进行诈骗,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分清真假比特币就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了。”虚拟货币投资者范女士也同样认为,对于普通人来说,虚拟货币投资有一定的认知门槛,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又有限,很容易被蒙骗,“所以我不建议我国内的朋友去接触虚拟货币,也就更不会主动提了。”

也不是没选择过“安利”

走上不和身边人谈论虚拟货币投资这条路,也是经历过一点曲折的。

回忆起带闺蜜炒币的那段经历,范女士仍是一片唏嘘,“幸好当时没亏,要么连朋友都没得做。”

2018年下半年,ETH价格在100多美元震荡的时候,范女士曾带领其女性朋友投入了部分资金到虚拟货币市场,到2021年5月时,ETH价格涨到4000多美元,范女士的朋友已盈利了不少。但这听起来美好的“带领致富”故事,背后却藏满了范女士的辛酸。

“闺蜜全程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也没有去了解这个市场。从注册到出入金、买卖,全程都是我在帮忙操作,甚至后边赚钱了要提现的时候,她连账号密码都忘记了。”范女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闺蜜决定进入虚拟货币市场时,收入不错,心态也比较好,所以也乐于把一部分资金拿出来试试水。但到了后期,闺蜜将大笔资金投入到了房产,收入水平也有了一定下降,于是心态也开始变得不同。

范女士告诉记者,自那之后,她认识到,炒币还是有一定“门槛”,从资金的进出到投资标的的选择和退出,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产生风险,盈亏的事情毕竟谁都说不准,“所以我再也不会向身边朋友安利了,即便别人找我推荐,我顶多给些思路,要么就会变成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而春节在家,范女士感受到,大家对炒币这件事的态度也并不积极,偶尔有想挣钱的亲戚朋友会想来了解下,但限于认知和风险不会贸然行动。

而操作方式也成了阻碍很多人真正接触虚拟货币投资的一个门槛。

于先生告诉记者,他也曾向身边两个朋友介绍过撸空投、链游等币圈常见的小成本投资方式,但由于网络、ip、各种链的充值转账、钱包注册等基础工作需要付出的精力太多,等待空投的时间久,变现慢等问题,这两个朋友最终选择放弃。

对于渴望在虚拟货币市场中寻找机会的人来说,虚拟货币在相对较短时间内的巨大涨幅难免令人动心,不过暴富故事虽然听起来悦耳,虚拟货币的不确定性、高波动性和高投资风险仍是不可忽视的事实。

“虚拟货币投资风险极高,从来都不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虚拟货币投资者刘先生感慨。

(编辑:文静)
关键字: 比特币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