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车险商业逻辑正在重构 直销模式或实现去中介化_保险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保险 >
 

新能源车险商业逻辑正在重构 直销模式或实现去中介化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22-08-04 11:14:32
字号:

“今年新能源汽车保险整体涨价幅度在20%-30%之间。因为新能源车险的赔付率高,保险公司不赚钱,一些保险公司不太愿意承保,所以新能源车的保险很难买,目前和我们合作的险企主要是太保、人保和英大。”一位在别克汽车公司负责微蓝纯电车销售的员工向《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去年12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正式发布《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专属条款(试行)》(下称“新能源车险”),将新能源车的电机、电池、电控“三电”系统正式纳入保障,并进一步覆盖了车辆行驶、停放、充电及作业等场景,充分保障新能源车在各种场景的损毁风险。而在此之前,新能源汽车和传统燃油车共用同一车险条款,旧的车险条款对新能源车的电池等配件均未纳入保障,因此车险价格相对较低。

“新能源汽车保险发展前景广阔,但同时也面临一些问题和挑战。新能源车险出台后,部分车主的保费有明显上涨,主要原因在于新能源车的出险率明显高于燃油车,理赔成本高,加之维修和定损环节也有很多需要规范的地方,所以保险公司也面临较大的压力。”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要解决新能源车险当前所面临的痛点,就需要和直保与再保公司合作,提出综合风险解决方案。

是机遇也是挑战

据公安部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到1001万辆,占汽车总保有量的3.23%。2022年上半年,新注册登记新能源汽车220.9万辆,较2021同期增长了100.26%。中再产险根据新能源车渗透率推算,2030年,中国新能源车保费收入将突破2000亿大关,未来更将是一个万亿级别市场。目前占比仅4%的新能源车险,未来也将占据车险市场半壁江山。

然而不同于传统车险,基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保险公司相对缺乏新能源车险的相关数据,由此也对产品的精准定价、设计造成困难。

“去年保费交了1600元,今年就涨到2800多元。而且保费上涨了,保额却下降了,比如机动车损失保险去年保费1042元,保额16万。今年这个险种保费涨到1500元,保额却只有14.7万。我们新能源车主群里,大家的保费普遍都上涨了千元。”一位威马汽车车主向《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上述别克微蓝电车销售人员表示:“新能源车保费上涨一方面是因为新能源车起步较快,大部分车主的驾驶习惯还没有调整过来,导致事故率、出险率高。另一方面,新能源车容易碰撞的部位传感器多,维修易损部位的成本也较高,而且,新能源车产量还没跟上来,零部件成本没有摊薄,另外电池价格上涨,这些因素都促使新能源车的维修成本不断上升,导致险企赔付率高企。”

的确,有险企理赔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新能源车的出险频率和赔付率高,险企不赚钱,所以这块业务做的也不多。”

“车险费率要能够反映被保险车辆的风险状况与市场供求,新能源车的风险比燃油车更大是新能源车险费率上涨的主要原因。”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新能源车险条款的保险责任与燃油车主体框架比较相似,但是新能源车的车损险保险责任范围和保障程度都比旧的燃油车车损险都有明显提高,因此也会反映在费率上比燃油车高。另外,受供应链危机影响,今年部分车辆零配件供给价格大涨,特别是进口车辆。这会吏车辆修理成本上升。

李文中认为,新能源车的风险更大,但是保费增加的幅度有限。而且,监管要求新能源车险的附加费用率控制在15%以内,按照现阶段我国财险公司的经营水平和相关费税制度,保险公司经营新能源车险的亏损压力是非常大的。

熊猫保险科技创始人&CEO王刚亦指出,保险公司承保新能源车不赚钱核心还是新能源车理赔成本相对较高(电池维修、配件价格和工时、保障范围增加等),造成保险公司的综合成本率高于100%,造成基本不挣钱的事实。

车车科技创始人、CEO张磊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发力新能源车险业务,险企依然面临不少挑战。在风险判断、产品设计、定价标准等方面,各家险企认知不同,经验数据也相对较少。新能源汽车的技术路线不同,其技术迭代、数据流通、后续维修网络甚至车辆残值管理等方面复杂程度更高,也都考验着险企的运营和理赔等能力。

是重构也是竞争

新能源车险保费会不会继续上涨?张磊认为,新能源车险保费上涨的情况不会长期存在。原因在于,一方面,通过更多的数据积累,未来新能源车险产品将会更具适用性。另一方面,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提高、大数据精准定价、车企参与理赔闭环,新能源车险高赔付率的问题也可以解决。同时,从燃油车切换到新能源汽车,当车主驾驶新能源汽车更加熟练,习惯新能源车的驾驶之后,也能适当降低赔付率。

“从我们最近的运营数据来看,价格的涨幅情况相对平稳,有一些新能源车的赔付率已经基本上降到了和传统燃油车差不多的水平。随着车主更了解新能源汽车的特性,驾驶更熟练以后,相信保费会进一步下降。”张磊说道。

王刚分析称,新能源专属车险上涨还是下跌,核心取决于车型和车主的历史赔付情况,由于新能源车险去年年底才推出,保费也是和旧条款和上年的价格相比,所以有些车型普遍微涨,因其保障范围也有所增加。

因此,他认为,新能源车险保费后续是否会持续上涨需要看新条款运行一年后的满期赔付率在不同车型的具体情况才能确定,保险公司的定价会和赔付成本挂钩,所以今年年底才会有相对准确的阶段结论。

那么,如何破解车主抱怨保费上涨,险企又直呼不赚钱的局面?“短期内最有效的解决之道是车主安全行驶,尽量不出事故,保费会逐年降低;另外,新能源车的保有量逐步增加,配件和电池维修成本大幅降低,保费才会有降价的空间。”王刚说道。

张磊则认为,险企必须加快新产品的研发设计,才能更快积累经验数据,以互联网模式的“小步快跑,快速迭代”为参照,在此过程中不断改进产品和服务,顺应未来新能源汽车占据市场主流的趋势,再保公司的参与也更为重要。

朱俊生也持相似观点,他认为要解决新能源车险当前所面临的痛点,就需要和直保与再保公司合作,提出综合风险解决方案。过去,车企负责生产,经销商负责交付、维修、增值服务,车企与经销商之间存在用户信息争夺、左右手互博的问题。如今新能源汽车也带来了直营模式的兴起,正在重构车险商业逻辑,即车企完全掌握了订车、交付、投保的权利,车企可以从单纯的车辆制造走向销售、售后服务、金融服务、理赔维修、二手车置换一站式服务。

事实上,近几年,新能源造车新势力也在不断破圈,延伸产业链,拓展业务空间。小鹏汽车、特斯拉、蔚来、比亚迪、理想汽车均已进军保险中介市场。其中,蔚来汽车此前推出的“服务无忧”套餐就是保险、保养和维修为一体的服务打包产品。新能源车企通过布局保险,借助自身的信息优势,降低自家车险的保费,无疑也将增强市场竞争力。

但车企直销保险,也将与险企形成竞争关系。由于用户一般掌握在4S店、维修厂、中介机构手中,车险业务去中介化一直是财险公司的梦想,但现在这个愿望若被新能源车企实现,无疑对保险公司的车险业务产生较大冲击,毕竟新能源车企的最大优势就是拥有大量的用户数据,可以定制个性化车险。

不过,朱俊生也强调,新能源车的风险环境更复杂,例如其安全性和可靠性存在不确定性;火灾风险数据和信息有待积累;电池寿命与性能对理赔的挑战;环境影响导致的责任与声誉风险;供应链与产品召回风险;网络安全风险。这些都要求保险提供综合解决方案,需要直保公司和再保公司合作共同努力。

具体而言,一是深入研究风险特征。加强碰撞试验,深化车辆耐撞性、可维修性及维修经济性研究,完善汽车安全指数研究等。二是加强科技应用。数据科学的发展推动定价的创新,探索机动车里程保险(UBI)等创新产品等。三是拓展财产保险。如高压电池火灾、爆炸引起的财产损失,电池过度充电或电源连接问题引发火灾,导致财产损失。四是拓展责任保险。如产品责任险、职业责任险、雇主责任险、网络安全保险。

(编辑:韦璐)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