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报道 | 投诉居高、罚单不断,专业农险公司“出圈”之路不好走_保险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保险 >
 

金融报道 | 投诉居高、罚单不断,专业农险公司“出圈”之路不好走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2-05-25 15:45:00
字号:

韦璐/文

近日,银保监会黑龙江监管局网站公布《关于2022年一季度全省银行保险机构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据通报,中原农险、安华农险等均名列投诉榜高位,黑龙江本土保险公司阳光农险4项投诉量指标位列全省第一。与此同时,财经网还金融注意到,该公司近日罚单不断,车险业务已成为其违规重灾区。而拓展到同类险企来看,类似问题也普遍存在。

有专家指出,由于农业保险业务的市场容量整体有限,专业农险公司开拓其他险种的现象并不罕见。当前保险市场激烈竞争,对于具备商业属性的农险公司而言,要步入规范健康的运营模式,走出地域限制、扩大经营范围是其必须考虑的问题。

专业农险公司投诉指标居于高位

作为产粮大省,黑龙江对农业保险投入了较高程度的重视,而就该省公布的今年一季度的投诉情况来看,专业农险公司的“合规”之路仍然任重道远。

通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黑龙江省财产保险公司亿元保费投诉量中位数为3.46件/亿元,万张保单投诉量中位数为0.48件/万张。而其中,中原农险亿元及万张保单投诉量分别为94.16件/亿元、8.18件/万张,两项指标均远超中位数,居于该省财险公司首位。同期,该公司在黑龙江省总投诉量为9件,同比增长125.00%。

就农业保险纠纷投诉量而言,今年一季度居于首位的阳光农险为16件,大家财险、中原农险分别以8件、7件投诉位居二、三,安华农险和人保财也均接到4件投诉。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三家农险公司中,有两家公司该项投诉量较去年同期出现增长。其中,中原农险同比增长75.00%,安华农险同比增长300.00%;相对的,阳光农险较去年同期却下降56.76%。

同样不如人意的是黑龙江本土保险公司阳光农险。2022年一季度,尽管该公司投诉量、理赔纠纷投诉量、机动车辆保险纠纷投诉量、农业保险纠纷投诉量4项指标的增速有所下降,但投诉量均位列全省第一。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国内唯一一家相互制农业保险公司,也是黑龙江省唯一一家总部法人保险机构。而这家含“农”量较高的公司近期的投诉大头却集中于车险领域。

财经网金融注意到,其2021年年报中披露,当年该公司共受理监管部门转办投诉385件,受理投诉总量为1037件,同比增加126%。其中,车险理赔投诉825件,种植险投诉192件,养殖险投诉1件,非农非车险投诉19件。

进军车险业务罚单、纠纷不断

名为“农险”,痛在“车险”。当前,包括阳光农险在内的部分保险机构正在经历业务转型扩张过程中的阵痛期。

财经网金融注意到,阳光农险自2014年6月以来收录的51份裁判文书中,有35份案由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同时,在其立案信息、开庭公告等司法诉讼项目中,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也占据了绝大部分。不难看出,近年来其在车险领域屡次触碰红线。

事实上,这一现象在专业农险公司中均屡见不鲜。企业预警通据数据显示,在其公开收录的裁判文书中,多家农险公司排在第一的案由就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其中,太平洋安信农险共被收录840份裁判文书,631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文书占其总数的四分之三;而在国元农险被收录的655条裁判文书中,案由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有530条,占比超过了80%。此外,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3月国元农险还因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被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与此同时,长久以来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普遍存在的虚列费用顽疾,也已成为部分进军车险领域的农险公司躲避不开的问题。

对此,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倪一心对财经网金融表示,保险机构虚列费用的现象屡屡发生,很大一方面原因在于保险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保险公司获客日趋困难,为抢占市场份额,公司常常对风险视若无睹;另一方面,保险销售人员职业素养参差不齐,有些销售人员为提升业绩不惜铤而走险。

“这对消费者、对企业、甚至对于整个行业都将产生较大危害。对于消费者而言,增加了投保成本却降低了赔付比例;对于保险公司,财务数据造假和失真会让公司面临处罚风险;长此以往,也将破坏行业规则,加剧行业恶性竞争。”倪一心指出,虚列费用产生的理赔纠纷一般聚焦于定损金额争议、投保信息争议、责任争议问题等。

面对这些争议,首先公司应当加大对于保险销售人员的培训及管理力度,避免销售人员不实宣传,误导消费者;监管部门更应该发挥其监管职能,对于各类险种展开实时监控和核查,扼制保险乱象,整治行业不良风气。

农险做强需走出地域限制

据了解,以“农险”命名的公司在后期经营中“偏离初心”的现象并不罕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何小伟对财经网金融表示,这背后的原因也不难理解。

“农业保险业务的市场容量整体有限,种植业、养殖业很多农业险种的开展都依托于国家补贴。当前,中央财政只针对大宗农产品进行农险补贴,各省也依照自身情况多少不一,如果补贴品种范围、力度较小的话,保险公司可开展的业务也会相应受到限制。因此,险种开拓成为多数农险公司的共同选择。”何小伟说。

此外,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下,农险行业的发展马太效应明显,头部综合性险企凭借行业领先地位挤占了大量的市场份额,其农险业务的开展也对专业农险公司也构成了很大挑战。

数据显示,2021年人保财险农险保费收入426.54亿元,同比增长19.3%;太平洋产险农险业务收入103.63亿元,同比增长19.8%。此外,曾经以农险起家的“先行者”——中华联合保险,尽管已脱去了农险公司的帽子,但其农险保费规模长期位于市场第二位。2020年中华联合保险农险保费收入达106.1亿元,成为全国第二家保费突破百亿大关的公司。

相比之下,专业性农险公司则显得势单力薄。2021年,国元农险、阳光农险、安华农险、中原农险、太平洋安信农险的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35.99亿元、34.42亿元、31.77亿元、20.18亿元、10.71亿元。其中,农险收入最高的国元农险仍不及人保财险的十分之一。

但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业性农险公司往往由各省、地方政府支持发起,具有的国有资产背景,如国元农业来自安徽、安华农业立足吉林,中原农业、太平洋安信、中航安盟则分别诞生于河南、上海、四川。

“由此一来,其本地农业保险业务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农险公司的先天优势。”何小伟指出,另一方面,区域属性也导致此类农险公司业务范围多集中于一个或两到三个省。在全国保险公司遍地开花、综合性险企实力雄厚的市场环境下,这一优势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对于具备商业属性的农险公司而言,想要做大做强,走出地域限制、扩大经营范围是其必须考虑的关键问题。

(编辑:韦璐)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