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战疫中的“兴”青年:离开8个月的宝宝,他独守机房60天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科技战疫中的“兴”青年:离开8个月的宝宝,他独守机房60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2-05-25 11:06:02
字号:

3月下旬开始,在严峻的疫情形势下,兴业银行子公司兴业数金组织了一支84人的逆行队伍进驻园区,保障业务研发安全稳定运行。32岁的崔雷涛是其中唯一一个前往外高桥机房的,晚上9点公司发出征召,12点园区封控,崔雷涛在11点到达外高桥机房,开始了近60天的独守生活。

这次的孤独比以往长一些

外高桥机房部署着数以千计的服务器、网络及存储等各类设备,承载着兴业银行研发测试环境的安全稳定运行,关系到数百个系统和开发项目的顺利推进。

作为系统运维工程师,崔雷涛的工作是处理研发测试环境云服务器资源供给、资源变更需求以及使用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同时负责硬件巡检、底层软硬件故障排查和处理。

这不是他第一次独自驻守,疫情之前,他和团队另一位同事每周轮流到外高桥机房驻守,每次两到三天。因为家在60公里之外的青浦,为方便工作,他在浦东租了一个小房子,往来于两个园区。

不同于营销、谈判、交易等场景的跌宕起伏,系统运维本身就像一场苦行,没有生产故障即是“修成正果”。60天里,单台虚拟机的应急处理几乎每天都有,硬件的故障也有过三四次,但崔雷涛都在引起宕机之前就将其修复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崔雷涛轻描淡写地说到。

每天,崔雷涛都要穿过一条冗长、安静的走廊,进入嘈杂的机房进行硬件巡检,故障排查,有突发情况则第一时间进行技术支持。驻守的60天里,崔雷涛说自己反而能更平心静气、全神贯注于每一项工作。对他来说,机房里嗡嗡作响的机器,既是陪伴,也是责任。

暖和的纸皮床

与张江园区不同,市场化运作的外高桥机房没有行内服务保障,初期的生活条件和物资无法一步到位,到了晚上,机房地面又冷又硬,崔雷涛就地取材找了一些装服务器的废弃纸箱垫在地上,笑着说“还挺暖和”。

离开家的时候,崔雷涛的宝宝刚满八个月。作为一名父亲,他本有充足的理由居家办公,享受和妻子、孩子、母亲在一起的天伦之乐。

“团队同事大部分都住在浦西,如果他们来值守,很可能浦东封控结束后没法回家,而我至少还可以回到浦东的出租房休息,于是就主动报名了。”崔雷涛的理由简单而实在。

当晚,妻子给崔雷涛匆匆收拾了一些被褥、衣物和干粮,考虑到这次是封控值守,他的妻子还特地“多准备了一些物资”,但谁也没想到这一别会这么久。

晚上空下来时,崔雷涛喜欢看看纪录片。最近,一部名叫《人间世》的医疗主题纪录片让他印象深刻。

“医护人员顶住巨大的压力甚至误解,竭尽全力抢救病人的精神让我很有触动。其实疫情之下,每个坚持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想去郊游补偿家人

人在浦东,崔雷涛心里最挂念的就是家里的三口人。老妈身体怎么样?妻子上班累不累?小宝宝健不健康?他只能通过每天的视频,和家里人说说话,见见面。“孩子现在只会叫妈妈,不知道再抱上的时候,会不会叫爸爸了?”

丈夫在外,崔雷涛妻子扛起了家里的责任。“她白天在家办公,晚上还要自己带娃。孩子太小,基本是睡不了一个整觉的。”谈起妻子,崔雷涛很心疼,“刚开始也会有些小情绪,但这么多年过来了,她也能理解我的工作,还是在全力支持着我。”

上个月,小宝宝身上突然起了疹子,让60公里外的崔雷涛十分着急。好在妻子及时处理,宝宝身体并无大碍。他特别想对妻子说声“辛苦了”。

外高桥园区不大,崔雷涛每天都会走上几圈。不远处的地铁站和园区有个小门,平日里上班的人们熙来攘往,也有许多卖早点和夜宵的小贩。每每走过,他都想起往日热闹的场面。

“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大家的生活工作都早日回归正常,能带着全家去淀山湖郊游一下,算是补偿吧。”崔雷涛说。

(编辑:钱晓睿)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