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蔡嵩松今年业绩遭遇滑铁卢,诺安基金亟须寻找下一张权益王牌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顶流蔡嵩松今年业绩遭遇滑铁卢,诺安基金亟须寻找下一张权益王牌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2-05-06 09:26:21
字号:

红周刊 | 曹井雪

对于诺安来说,尴尬的是当蔡嵩松业绩大幅褪色时,或许无人能挺身而出。

尽管本周后半周市场反弹,但是整体看股市前四个月的表现并不乐观:上证指数年内下跌16.28%,深圳成指的跌幅也达到25.82%,创业板指月线五连跌,年内跌幅达到了30.20%。受此影响,权益类基金正收益者寥寥无几。

市场非理性的下跌中,豪赌单一赛道的基金经理就尝尽苦头,比如因网红基金经理蔡嵩松而颇受关注的诺安。Wind资讯数据显示,在公司旗下现有的37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年内回撤幅度超过20%的就达到了30只之多。不仅如此,由蔡嵩松亲自管理的诺安创新成长,截至4月28日收盘,年内净值下跌逼近48%,这一数值垫底内地公募主动权益类产品。

持续重仓半导体 新进看好数字经济

蔡嵩松业绩再度大幅震荡

在“顶流”基金经理中,蔡嵩松一直是颇受争议的一位,他管理的诺安成长长期单一重仓芯片半导体,因此产品的业绩随着半导体板块而大幅波动。截至4月28日,年内诺安成长净值下跌约为36.21%,同类产品排在后一百位。在他在管的三只基金中,诺安和鑫和诺安创新驱动两只基金业绩表现更为逊色,两者年内的跌幅分别为38.61%和47.78%。

特别是诺安创新驱动,年内的收益率在全市场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暂时排名垫底。从基金一季报来看,产品跑输基金经理管理的另两只产品大约10个点。分析业绩落后的原因,或许与产品年内押注数字经济相关概念股脱不了干系。

从重仓股来看,计算机板块的卫士通、旗天科技、数字认证等被基金经理选中,区别于去年末基金经理对机械板块的青睐。根据一季报,他看好数字经济的原因,主要源于年初国务院发布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以及数字经济被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等政策东风的影响。其中,东数西算、数字人民币、网络安全、行业信创等都被其关注看好。

但是根据过往新能源、5G等成长板块的投资规律来看,新的投资概念出现后往往会有从概念炒作再到业绩兑现的较长过程,数字经济主题 也不例外。

如是分析,诺安创新驱动寻求左侧布局或许还未见效。这一板块虽然长期发展前景可期,但是相关标的去年涨幅着实可观,例如一季度新进重仓的卫士通,2021年的全年涨幅超过了200%。而在今年宏观经济压力较大的情况下,这类较为依赖未来想象空间的成长类标的,因短期的估值透支而被机构战略性放弃。截至4月收盘,卫士通年内的跌幅已经达到了43.06%,接近腰斩;此外,科蓝软件的年内跌幅也超过了40%。究其原因,虽然卫士通财报数据亮眼,特别是首季营收实现翻倍,但是财报公布后却股价连续大幅下挫,或许只能用利好出尽解释了。

不仅较早布局数字经济的概念热点,而且基金经理也将股票仓位维持在90%以上,而且前十大重仓股占基金净值的比重也达到了54.65%,其中卫士通的占比为9.39%,体现了基金经理对其信心满满。但是在重仓标的的下挫中,过于集中的配置也成为压垮组合业绩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仅是创新驱动,蔡嵩松高仓位的风格贯穿了全部基金。比如作为灵活配置型基金的诺安和鑫,他同样也是高仓位征战股市。根据一季报,3月31日时该基金的股票仓位约为92.71%,近7个季度以来,其股票仓位皆超过了9成。让人质疑的是,首季重仓股中只有圣邦股份等三只年内跌幅不足20%,包括持股超限的头号重仓卫士通等,基本年内股价下跌都超过了40%。

除了诺安成长是偏股混合型基金外,另外两只都属于灵活配置型基金。但基金经理似乎没有发挥仓位的灵活性,反而一直保持高仓位运作。从积极的角度说,这体现了基金经理较为一致的重仓思路,但也体现了基金经理墨守成规。《红周刊》查阅了两只产品的一季报,发现基金经理在季末没有配置债券,这是否有违契约呢?

“双十”基金经理杨谷业绩平平

惟一在管产品双人共管难突围

在诺安基金权益类团队中,另一位名气较大的基金经理当属老将杨谷了。天天基金网显示,杨谷自2006年2月22日开始担任基金经理,迄今已经超过16年的时间。而彼时他开始管理的产品诺安先锋如今仍在管理,已经累计取得了7倍的收益率,是“双十”基金经理中的一员。

相比于蔡嵩松的激进,历经几轮牛熊的杨谷呈现出的是截然不同的投资思路。从股票仓位来看,该基金在去年末的仓位在9成以上,而今年一季度末则降至不足7成。对此,基金经理在一季报中指出:“新冠疫情、俄乌战争及其次生灾害,暴露了部分大宗原材料供应链的缺陷,不断打乱经济复苏的节奏,加剧逆全球化的局面。2022年一季度,尽管我们在春节前就降低了仓位,但是股价的下跌还是对净值造成了损失。”

对比蔡嵩松,杨谷可谓老江湖,但是横向对比其他公司“双十”基金经理,他的优势似乎并不明显。此前,《红周刊》发布的《公募基金超详“大数据”解析:25只长期高收益、4只“抗跌”产品现身》一文中,统计2021年以来的“双十”基金经理,杨谷也位列其中。不过近10年来,他管理的诺安先锋的年化收益率为12.16%,在25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24位,表现弱于冯波、周蔚文、王宗合以及朱少醒等一众老牌“顶流”。

值得推敲的是,与朱少醒多年独管单一产品不同,杨谷的基金从2020年开始就新增了基金经理张堃共管,究竟是谁在诺安先锋中发挥主导作用呢?《红周刊》注意到,对比基金一季报来看,诺安先锋和张堃独自管理的诺安优选回报重合度颇高, 总共有7只重仓股两者一致。

即便老将新秀共同贡献智慧,基金年内所取得的业绩也只能用平淡无奇来形容。一季报显示,该基金主要在“专精特新”、人工智能、物联网以及新材料等领域进行布局。问题在于,其选择继续持有的表面活性剂材料公司皇马科技、物联网公司大华股份等,在泥沙俱下的市场中也徒呼奈何,年内跌幅都在20%以上。重仓股中年内惟一上涨的标的是迪威尔,但是该股的被持仓占比仅为大约4个点,对组合的贡献也就微乎其微了。

潜力新秀曲泉儒尚欠火候

诺安当务之急寻找下一个蔡嵩松

截至4月28日收盘,诺安旗下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全部沦陷,年内净值悉数为负。而由基金经理曲泉儒参与管理的偏债混合型基金诺安鼎利以及二级债基诺安双利的净值回撤幅度较小,截至4月28日,它们年内净值增长率分别回撤了3.03和4.77个百分点,但是它们并非主动权益类产品。

以逆向+估值为投资框架的曲泉儒,被圈内誉为诺安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但问题在于,一方面其任职年限尚短需要观察,另一方面他管理的基金产品类型相对庞杂,包括了偏债、平衡、灵活三类混基和发起式债基,但其在管的权益类产品业绩分化较为明显:其中诺安汇利回撤幅度达到27.72%,而诺安平衡净值回撤幅度为23.31%,即使是回撤幅度最小的诺安新动力净值也回撤22.27%。

以暂时业绩相对最好的诺安新动力为例,基金经理在一季报中指出:“我们认为 2022 年市场的关键词是边际变化和价值回归,结合中期景气度和长期空间,考虑各行业边际变化,结合估值历史分位数情况,机会可能出现在价值回归和景气度边际变化的过程中。”由此,基金经理基本对年内的市场表现有较准确预判。

但是从后视镜的角度分析实际持仓,该基金虽然也加仓了杰瑞股份、招商轮船、迪威尔这类年内上涨公司,但是其加仓幅度较为保守,例如杰瑞股份较上期增加了44.75%。但是下跌幅度较大的医药板块却成为基金经理加仓重点,贝达药业加仓幅度达到了315.47%。此外曲泉儒还新进重仓了恒瑞医药,而它们迄今年内的跌幅都超过了30%。自上而下研判大势准确,但自下而上选股能力略显不足,这也导致曲泉儒的业绩至少暂时未能逆市突围。

再看公司其他的权益类基金经理,例如韩冬燕、李玉良、杨琨等人,今年在管产品也基本灰头土脸,风险管理方面的不足一一暴露。客观来说,蔡嵩松效应对公司规模的贡献度或已触碰到天花板,其他的权益老将新秀规模贡献能力彰显不足。这种畸形发展背后的隐忧是,一旦蔡嵩松未来选择离职或业绩持续大幅滑坡,诺安的效益会受连带影响,这是摆在公司领导层面前的一道现实难题。

(本文已刊发于4月3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