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团取暖”中小银行重组提速,“1+1>2” 如何实现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抱团取暖”中小银行重组提速,“1+1>2” 如何实现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21-12-09 08:44:26
字号:

又一银行重组迎来新进展,12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中原银行近日发布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审议批准了吸收合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及焦作中旅银行的相关议案。中原银行拟向目标银行股东发行约133.25亿股内资股,以清偿潜在吸收合并的总代价约285亿元。近一年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已演变为行业趋势,今年以来,已有重组后的山西银行、辽沈银行相继开业,重组合并不仅可以提升自身能力,增强竞争优势,同时也为银行良好经营奠定了基础。不过,下一步如何实现股权结构优化、降低潜在风险、提升经营效率才是需要面临的问题。

图片来源:中原银行公告

又一银行重组迎进展

对价285亿元!中原银行拟将河南省三家城商行并入其中。12月7日,中原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批准了吸收合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及焦作中旅银行的相关议案。

具体来看,中原银行拟向目标银行股东发行约133.25亿股内资股,以清偿潜在吸收合并的总代价约285亿元。完成潜在吸收合并后,中原银行将承继各目标银行的所有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约以及其他权利及义务。同时,中原银行还在公告中表示,计划以初步代价不低于人民币90亿元向潜在买家出售若干信贷资产及其他金融资产。

这是自今年10月27日宣布拟吸收三家城商行后,中原银行首次公布细化方案。

中原银行成立于2014年12月23日,是在河南省开封、安阳、鹤壁、新乡、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南阳、商丘、信阳、周口、驻马店13家城商行基础上设立的省级法人商业银行,总部设在河南省郑州市,2017年7月19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截至2021年9月30日,中原银行资产总额达7311.52亿元。

从三家拟吸收合并的银行资产规模来看,截至2021年9月30日,平顶山银行资产总额达1176.1亿元,焦作中旅银行的资产总额为940.06亿元;截至2020年末,洛阳银行的资产总额为2759亿元。

若此次吸收合并成功,中原银行总资产将超过万亿元,不过,对于上述事项,中原银行在公告中称,还需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截至目前并未与相关方就潜在吸收合并、潜在出售事项签订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 

零壹智库分析师李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处于同质化竞争的中小银行,往往最早面临连续亏损的窘境,它们首先要考量“怎样才能活下来”的问题,尤其疫情考验了银行业的科技能力与战略转型成果,因此合并潮是必然趋势。中原银行目前最显著的标签就是“开业6年、上市3年”,借助10余家地方法人银行的资源禀赋,跨越了起步期的客群与产品开发阶段,通过科技研发投入来加速转型升级。本次合并三家城商行若能顺利进行,该行资产规模将超万亿,处于城商行的头部地位。

针对合并重组一事的最新进展,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致电中原银行、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及焦作中旅银行进行采访。焦作中旅银行相关人士表示,“具体内容以政府要求为准”,平顶山银行相关人士表示,“暂时不便接受采访”,中原银行、洛阳银行电话均无人接听。

“抱团取暖”共抗风险

今年以来,中小银行改革愈发呈现抱团取暖之势。4月2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了《关于筹建山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设立山西银行,银行类别为城市商业银行,股东资格由山西银保监局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审批。

4月26日,山西银行获得开业批复,注册资本约为239.96亿元。4月28日,山西银行正式开业,上述5家银行的法人资格自行终止,其全部资产、债权、债务、业务和人员由山西银行承继。

在山西银行开业不久后,5月21日,银保监会发文同意在辽宁省沈阳市筹建辽沈银行,银行类别为城市商业银行,发起人股东资格由辽宁银保监局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审批。6月9日,辽沈银行正式开业,并于当日办理首笔存款开户业务。开业之后,辽沈银行又吸收合并了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并承接上述两家银行清产核资后的有效资产、全部负债、业务、所有网点和员工。

重组合并不仅可以提升自身能力,增强竞争优势,同时也为银行良好经营奠定了基础。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分析认为,从行业与地方经济看,部分中小银行吸收合并,有助于减少同业低效率竞争,减少个别中小银行风险外溢,夯实行业发展基础;同时,银行稳健经营有助于提升金融服务地方经济能力。

“近年来,出现部分银行兼并重组的案例,”周茂华进一步指出,随着市场竞争加剧、监管环境变化等,部分中小银行兼并重组,抱团取暖;其次是银行想通过市场化兼并重组,达到1+1>2,有效化解风险,理顺股权结构,加快健全制度,完善内部治理,提升经营水平。但需要关注的是,如果中小银行重组后人员与管理不能有效整合,就难以实现股权结构优化、降低潜在风险、提升经营效率等目标,只是虚增规模,可能出现“1+1<2”的情况。

正如李薇所言,不容忽视的是,中小银行的合并重组也面临一定挑战,必须考虑每家机构的组织文化、产品体系、风控审批机制以及科技系统搭建等因素,使新成立的金融机构能够做到内部协同,重塑品牌形象与提升综合竞争力,并非每家重组后的中小银行都能在短期内实现。

“1+1>2” 如何实现

近一年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已由零星案例演变为行业趋势,随着合并大幕的逐渐拉开,网点裁撤、人员调动、股权优化都将是后续要面临的难题,如何实现“1+1>2”才是重组的意义所在。

在李薇看来,在发挥资源整合优势与运营效率提升方面,重组之后的银行必须进一步提升科技赋能实力,以数字化手段来弥补中小银行短板,推动敏捷组织变革,数字化转型包含营销、风控与生态平台建设等诸多方面,通过借力和整合,打造特色化、个性化创新业务。

“未来中小银行发展方向是明确的,就是股权清晰、内部治理完善、主责主业、深耕区域市场,与大型银行进行差异化竞争策略。中小银行兼并重组后,银行规模与资本实力均有提升,银行应确保新组建的银行继续深耕区域市场,服务区域实体经济薄弱环节与新兴产业,加快培育自身竞争优势。”周茂华如是说道。

(编辑:钱晓睿)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