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长安、方正富邦绩差产品,今年豪赌单一行业仍未摆脱垫底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东吴、长安、方正富邦绩差产品,今年豪赌单一行业仍未摆脱垫底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1-11-15 09:27:20
字号: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从近期披露结束的基金三季报来看,排名靠后的权益类基金普遍在重仓的行业和标的股选择上,与年内市场热点频繁轮动的行情不契合,或者是重仓押注单一行业选错了赛道,或者是追涨热门板块择时选择不当。相对来说,前一种的情况更多。

今年仅剩不到两个月时间,内地公募基金的年度排行榜初露端倪:截至11月10日收盘,崔宸龙所管理的两只基金年内涨幅翻番,而东吴、长安、方正富邦、东方旗下的部分产品净值增长率下跌已经超过20%,首尾的业绩差超过120%。

从主动权益排行榜的末端来看,在股票型基金中,东吴双三角和银河龙头分别排在主动权益产品的最后两位。在混合型基金中,光大阳光生活、方正富邦创新动力、长安裕盛、长安鑫禧、东方新兴成长则是排在主动型中的后五位。从今年绩差的主动权益来看,其中不仅有连年业绩不佳的产品如方正富邦创新动力,而且也有去年业绩出色但今年滑落谷底的东方新兴成长。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上海某券商基金分析师王晓明指出:“今年新能源板块行情几乎贯穿全年,所以今年以来涨幅较大的板块大多集中布局了新能源板块,尤其是产业链上游资源品受益于强需求和紧供给,涨幅尤其大。而排在后面的基金,大都在期间进行了比较失误的行业或者个股择时。”

后彭敢时代东吴双三角业绩加速下滑 

基金经理豪赌医药股失利 清盘危机来袭 

此前几年,内地公募基金圈中经常上演相似的桥段:某只规模袖珍的迷你基金清盘警报拉响,在任的基金经理孤注一掷豪赌单一热门行业,年终成功实现规模和业绩腾飞,甚至拿下状元,比如前年的广发双擎升级和刘格菘。这样的故事让更多规模不济的基金效仿,可惜传奇并不能每年都发生。

东吴双三角就是这样,该基金今年经历了一次基金经理的大变更。2021年年初时,该基金原来的明星基金经理彭敢和搭档胡启聪双双离任,接力棒交给了徐嶒。这位任职超过6年的基金经理目前管理公司的四只产品,或许原本公司是希望他独立担纲,但很大程度可能和年内业绩不佳有关。7月底,东吴新增了毛可君来一起管理这只产品。

尽管当前是双基金经理共管,但产品的业绩也不见起色,A类份额截至11月10日所实现的净值增长率约为-22.08%,在万德的542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540位。为何业绩能跌至倒数第三呢?记者发现这和基金经理年内投资思路大转变,十大重仓股完全押宝医药板块有关。

爱方财富研究员杨超也表示:“对于东吴双三角这只基金,行业持仓过于集中明显是造成今年回调较大的原因。2021年二季度,该基金按申万一级分类在医药生物板块上的建仓高达65%,二季度有所减少,但也有59.6%。这个板块今年行情不佳,6月30日以来在申万行业指数中跌幅居前,今年至今下跌18.77%。”

具体说来,今年一季报时,基金十大重仓股还是腾讯、美团、金山、猫眼娱乐、阅文集团的港股互联网科技巨头,内地重仓的也是用友网络、东方财富、金山办公等等科创板和创业板中的股票,彼时尚未见一只医药重仓股的身影。但到二季报,十只重仓股全部被更换,而且新进的股票完全来自于医药行业,且医美龙头股爱美客、贝泰妮、华熙生物全部进入。而到三季报,基金经理在依然保持全数重仓医药股的同时,逆市加仓贝泰妮和药明康德,两只标的的持仓市值占资产净值比均超过了8%。

对此,基金经理在季报中解释:“本基金看好医疗服务和医疗美容行业的中长期强劲需求和高景气,三季度持续配置了医药外包服务CXO、医疗服务和医疗美容公司,四季度将继续基于产业趋势的深度研究,沿着高景气主线,努力持续挖掘业绩增速与估值相对匹配的公司作为重点关注对象。”

不可否认的是,医药股今年并非二级市场行业风口,这其中一方面有包括集采等政策影响的因素;另一方面也有前几年快速上行后杀估值技术性修复的因素。在该基金三季报的十大重仓中,迄今年内表现最好的还是医美龙头爱美客,但该股年内的涨幅也仅在56%左右。

需要强调的是,从基金契约看,产品对投资目标的描述是“主要投资于注册地、办公地点所在地或主营业务所在地在长江三角洲地区、珠江三角洲地区或直接受益于上述两地区经济发展的上市公司股票”,这类公司应该不仅局限于医药行业。《红周刊》记者注意到, 该基金今年下半年新增聘的基金经理毛可君似乎擅长于医药,因此推断双基金经理中起主导作用的大概率是毛可君了。

豪赌科技成长或择时有误 

方正富邦创新动力高换手效果不佳 

与东吴双三角目前双基金经理搭档类似,方正富邦创新动力也是俩人共管,但是截至11月10日收盘,该基金的A类份额今年的净值增长率约为-26.98%,C类份额今年的净值增长率约为-27.16%,均在同类产品中排在倒数前列。

杨超指出:“该基金在2013年、2015年、2018年、2019年均跑赢了沪深300指数,其中表现最好的是2015年,当年收益69.81%。表现最差的是2016年,当年亏损25.84%。2020年虽然收益取得了17.54%的正收益,但是远低于同类平均水平(41%),也没跑赢沪深300(27.21%)。由于该基金的投资主题设定极为宽泛,比较少受限于市场板块的轮动,但是基金业绩起伏如此之大,从逻辑上推断,极有可能的原因是在于基金经理。”

天天基金网显示,该基金的现任基金经理是吴昊和李长桥,但问题在于同样是由这两位基金经理搭档来管理,他们管理的方正富邦科技创新今年到目前的净值增长率已经超过55%。为何两只产品会有天壤之别呢?

而聚焦几乎垫底的方正富邦创新动力,三季度末的规模已经仅仅剩下了0.27亿元,季报中也提示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在可见的清盘压力下,虽然其也是重仓以新能源为代表的科技成长类股票,但是似乎缺少了一份耐心和长期持股的毅力。

具体分析方正富邦创新动力今年以来的重仓股变化,记者发现基金经理基本上是逐季大面积更换重仓股标的:从今年的一季报到二季报,基金经理一举更换了8只标的股,仅仅保留了泰格医药和金山办公。再从二季报到三季报,基金经理更是一举更换了9只重仓股,仅仅保留了赣锋锂业。也就是说,前三季度没有一只重仓股能持续三季上榜,而能连续两季上榜的也只有上述这三家公司。

具体从重仓的行业来分析,一季报时银行、白酒等偏价值蓝筹类标的占据了相当的比重,接下来二季度新能源和医药类的股票就开始逐渐进入,第三季度半导体和新能源类的股票基本垄断了重仓股。但是或许跟错过了最佳上车时机有关,记者发现三季报重仓股中包括杉杉股份、东方盛虹、天奈科技、川能动力年内的涨幅都已翻番,并且基金在这四只股票上的合计持仓占比大约为26%,意味着如果能提早布局这几只翻倍股,它们对组合做出的贡献还是会占据一定比重的。

而基金经理在季报中也表示:“在运作过程中坚持以公司基本面分析为主,通过精选个股,主要配置了处于好赛道的优质股票,行业分布以新能源车、半导体等创新板块为主。”

对比看方正富邦科技创新,或许是要感谢基金主题的框定,俩人在这只基金中连续多季重配新能源上市公司获益,而且对于细分赛道的龙头公司持续重仓,比如在方正富邦创新动力中未进前十的宁德时代,就在被方正富邦科技创新连续重仓多季后,在三季度末成为科技创新的第一大重仓股。

当然在表面的对比过后,或许俩人在创新动力的实战中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科技创新两类份额在三季度末合计还有1.66亿元,但创新动力两类份额仅剩下0.27亿元。或许对于类似宁德时代当前这样的价格,即便想要建仓也会“有心无力”。而这同样也体现在方正富邦创新动力的重仓股恩捷股份和比亚迪上,两者都是三季度才新进出现在十大重仓股的行列中,但是很有可能也是跟价格因素有关,两者9月30日时分别仅被持有了0.42万股和0.53万股。

长安裕盛、长安鑫禧双双跌落榜尾 

“百日基金经理”追捧锂矿资源股受挫 

与创新动力对于半导体和新能源相对宽泛的重仓思路对比,长安基金新出道的基金经理袁苇则是更为窄众化聚焦,他将更大的精力对准了盐湖提锂概念股。公开资料显示,今年7月7日他先接任了长安裕盛的基金经理,9月22日时他又接任了长安鑫禧的基金经理职务。

但两只基金年内到目前业绩几乎垫底,特别是先接棒的长安裕盛两类份额,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下跌均超过了25%。

从基金重仓股的逐季变迁来看,记者发现,三季度与上半年相比还是思路迥异:前两季度基金重仓的主要是茅台、伊利、招行等核心资产中的标的,但是到了三季度却似乎将此前的思路彻底否定,不仅将十大重仓股全部更换,而且重仓的标的也变成了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盛新锂能等一众与锂矿资源有关的标的股,同时前六大重仓股的占比都超过了8.5%。

以当季的第一大重仓股天华超净为例,当季基金新进3.47万股,持仓市值占净值比达到了9.82%。不过天华超净在今年的前三个季度实现连续大涨过后,第四季度到目前股价已下跌了大约14.3%。虽然公司三季报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22亿元和5.5亿元,同比去年增长均实现翻番,但或许和公司的主业关系不大,很大程度还是源自于涉锂身价倍增。9月份天华超净公告称,公司与四川省宜宾市江安县人民政府拟签订项目投资协议书,预计总投资约23亿元。再往前推到今年的4月份,公司还与宁德时代一起参与了定增募资,而募资的投向恰好也是电池级氢氧化锂项目。

而天华超净还只是全数更换后十大重仓的一个缩影。根据《红周刊》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在第三季度该基金的十大重仓股中,都和锂或者钴等新能源上游原材料个股有一定关系。这样的调仓思路从好的一方面说颇具魄力兵行险招,但从不好的一方面说似乎难逃投机取巧的嫌疑。

《红周刊》记者查阅三季报,发现当季的股票仓位已经高达91.70%,似乎可以得出基金经理重仓押注单一行业的结论。但是,基金经理并没有对这样颠覆式的调仓做出过多解释:“未来仍将持续重点关注供需两旺的电动车和新能源行业,重点布局产业链上基本面与价格阶段性低估且背离较大的细分领域。”

这样孤注一掷的调仓通常来自于出道时间不长的新人,现任基金经理袁苇目前累计的任职时间仅仅是127天,用一位经验缺失的新秀来管理两只面临清盘风险的迷你基金,或许也是并不以权益擅长的长安基金的一次“赌博”,但至少到目前来看效果并不理想。当然,这也反映出了公司在权益领域人才储备上“捉襟见肘”。

整体来看今年到目前绩差的产品,王晓明强调:“以上今年业绩落后的基金经理大部分并不是选股出现问题,更多的是今年持续出现了决策失误,那么往后看对他们的业绩能否反转也要打个问号。”

(本文已刊发于11月13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