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商行巷战26年:资产总额超40万亿,在大银行夹缝中“抢饭吃”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城商行巷战26年:资产总额超40万亿,在大银行夹缝中“抢饭吃”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2021-10-26 10:11:33
字号:

城商行合并重组大潮仍汹涌向前。

日前,银保监会发布公告称,同意辽沈银行吸收合并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按计划,辽沈银行还将继续吸收合并省内其余十家相关城商行,组成大型城商行。

地方城商行大合并此前多有先例。2020年以来,城商行合并重组这一幕相继发生在四川、山西等地,合并成立省级城商行已成城商行发展新趋势。

回顾20多年发展历程,城商行一直都是在合并中发展壮大。

自1995年第一家城市商业银行——深圳城市合作银行(现为平安银行)成立至今,城商行已走过26个年头,走过了重组改制、引进战投、异地扩张、转型发展和上市等历程,如今又掀起合并重组浪潮。

20多年来,城商行完成了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问题银行到城市名片的蜕变,凭借植根地方的地缘优势以及与中小企业密切联系的亲缘优势,走出了一条差异化、特色化的商业银行发展道路,与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以及外资银行错位竞争,有效地填补了金融服务的空白,成为了支持地方经济建设、促进普惠金融发展的主力军,也是中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2020年年末,城商行资产总额超过40万亿元。

大浪淘沙,各地城商行生存境遇各有不同,有的城商行资产规模过万亿,有的成为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有的城商行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叠加大型银行持续推进小微业务客群下沉,城商行“腹背受敌”,身陷夹缝之中。当下,如何主动适应新形势,破解发展瓶颈,考验着城商行的经营管理智慧。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中长期看,还是需要关注多元、差异化经营,不同类型、区域的城商行都具有自身优势,应依托自身特点,提供区域适销对路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解决客户痛点、难点,提升服务质量。

生于忧患的城商行

城商行脱胎于城市信用合作社(下称“城信社”),实际上是当年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产物。

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许多城信社由于内控缺失、经营违规、管理混乱,风险问题日益突出。截至1994年底,全国城信社数量高达5200家,不少机构的不良贷款率超过50%。

为化解风险,各地将城信社合并起来,转制为城市合作银行(1998年整体更名为城商行)。1995年,随着深圳城市合作银行成立,城商行在中国金融舞台上正式启航。

城商行“继承”了城信社的不良资产,背负沉重历史包袱,起步不易。不过,多数城商行不辱使命,走出了一条自我积累、自我消化、自我发展的革新之路,一边完善管理体制机制、拓展市场;一边处置历史遗留问题,数千家高风险城信社,有效化解了经济转轨过程中积累的历史风险。

2005年,是城商行发展的关键节点。这一年,上海银行获批成立全国城商行的第一家异地分行,拉开了城商行跨区域经营的大幕。

2006年,银监会下发《城市商业银行异地分支机构管理办法》。之后,全国各地的城商行沿着“更名-跨区域扩张-上市”三部曲模式,开始跑马圈地。

数据显示,从2005年到2018年,全国31个省及直辖市的城商行法人机构数由113个增加至134个,营业网点数由7333家增加至16846家,平均每个县区(地市)约5家网点。

城商行上市步伐始于2007年,这一年,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和北京银行相继登陆A股。至今,已有16家A股上市城商行,13家港股上市城商行。

然而,城商行高速发展同时,其治理结构、管理水平赶不上扩张的脚步,风险渐露。2010年齐鲁银行骗贷案爆发,这也引发了监管层的担忧,从2011年开始,政策不再鼓励异地扩张。

跨区域经营,是城商行与大型商业银行的一场正面较量。城商行自组建以来,就将服务地方经济、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城市居民作为基本市场定位。不过,在跨区域经营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大多数城商行新设的异地分行,普遍采取低成本方式争取大客户,且业务同质化严重,导致城商行市场定位的错位,并加剧金融资源的不平衡分布。

为此,监管层密集喊话城商行回归本源,扎根当地,不能再全国各地到处跑。

2013年2月,银监会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金融机构服务工作的通知》中明确:允许城商行在辖内和周边经济紧密区申设分支机构,但不跨省区。至此,城商行跨省经营浪潮正式告一段落,转而在省内跨区域经营。

“城商行要不忘服务地方经济的初心,甘做服务本省、本市、本地的本土银行;不忘深耕普惠金融、服务小微企业、服务社区居民的初心,甘做小而美的精品银行;不忘差异化经营、专业化发展的初心,做错位竞争的特色银行。”2016年9月,时任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2016年城商行年会时指出。

当下,大多数城商行也在逐步回归本源,不再热衷与大型银行争地盘、抢存款,没有重蹈城信社的覆辙,深耕当地业务,坚持特色定位、做强特色业务,成为各城市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重要“生力军”。

大行压境,内部分化加剧

历经20多年洗礼,城商行早已脱胎换骨。截至2020年年末,城商银行总资产40.07万亿元,在商业银行中占比约15.5%,成为了中国银行体系重要组成部分。

分化也在城商行的成长中逐步加剧。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8家上市城商行总资产超过1万亿元,分别是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徽商银行、杭州银行、盛京银行,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地区。

纵观全国城商行,北京银行稳居“领头羊”位置,是唯一一家总资产破3万亿的城商行,为3.06万亿元。“千亿”规模的上市城商行有21家,其中锦州银行、长沙银行、中原银行资产规模靠前。

从营业收入来看,截至2021年6月末,北京银行以333.72亿元居首。排名前五的分别为北京银行、江苏银行、上海银行、宁波银行及南京银行,五家银行上半年营收分别为 333.72亿元、307.37亿元、277.05亿元、250.19亿元、202.3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56%、22.67%、9.02%、25.21%和14.09%。

从营收增速来看,2021年上半年,29家城商行中有18家同比正增长,其中有10家为两位数增幅。不过,也有11家城商行出现营收同比负增长,其中厦门银行、青岛银行和哈尔滨银行同比下降10.89%、12.45%、21.76%。

归母净利润增速方面,哈尔滨银行和盛京银行增速下滑,分别为-54.19%和-63.60%,其余27家银行均实现净利润正增长,呈现“冰火两重天”之势。

实际上,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抗风险能力较差的中小企业首当其冲,城商行不可避免会受到冲击。

2020年,盛京银行、锦州银行等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其中盛京银行净利润同比下滑77.3%。位于辽宁省的葫芦岛银行2020年营收下滑超60%,净利润亏损2.78亿元。

葫芦岛银行在年报中表示,2020年,本公司依据发展规划,主动调节资产负债结构,受规模压缩、地区经济形势及市场整体收益影响,同时为帮扶企业复工复产执行相关收息政策,导致利息收入下降,严重影响盈利能力。

此外,近年来出现包商银行腐败案件、锦州银行内部人利益输送、山西省金融系统腐败案等,也暴露了城商行内部的风险问题。目前,部分城商行仍存在风险。据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今年5月份央行及银保监会共对19家城商行开出罚单。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显示,从440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类型看,大型银行评级结果较好,部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存在一定风险。中小银行中,外资银行和民营银行的评级结果较好;城市商业银行的评级结果次之,有10%的机构为高风险机构。

周茂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近年来一些案例看,部分银行风险暴露问题多种多样,有的股权结构不清晰,引发内部治理不完善;经营能力与风控水平不高;部分是因为局部监管缺位、制度不够完善,滋生一些违法违规行为,以及市场、监管和区域经济环境变化影响等。

“从中小银行中长期规范健康发展看,需要加快厘清股权结构、健全制度、完善内部治理,依法合规开展业务,主责主业、深耕区域市场,提升经营和风控能力,拓宽融资渠道等。”周茂华说。

大整合“抱团取暖”

分化加剧、风险暴露的背后,中小银行生存空间被压缩,种种困局下,合并重组抱团取暖逐渐成为中小银行化解风险、做大做强的重要手段之一。

2020年7月16日,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在线上通气会上表示,银保监会支持因地制宜、综合施策,积极推动深化城商行改革和化解风险,支持部分省份因地制宜对辖内城商行采取联合重组等方式,深化改革化解风险。目前城商行改革力度加大,已有省份辖内的中小机构改革重组工作在有序推进中。

2020年8月,山西省五家城商行启动改革重组,包括晋城银行、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中银行和阳泉商业银行将合并成为山西银行。

2021年4月28日,山西银行揭牌开业,新成立的山西银行注册资本近240亿元,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排名居全国130家城市商业银行30多位。

在官宣设立山西银行之后仅3月,2020年11月7日,四川银行宣告成立,其是以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为基础,引入28家投资者,采取新设合并方式设立的四川省首家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四川银行注册资本金300亿元,位居全国城市商业银行之首。

2021年初,辽宁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推进省内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工作。会议明确,通过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合并辽宁省内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5月21日,银保监会迅速批复了辽沈银行的组建,6月9日,辽沈银行正式开业。

如今,辽沈银行继续合并吸收省内城商行。9月29日,银保监会批复同意了辽沈银行吸收合并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并承接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清产核资后的有效资产、全部负债、业务、所有网点和员工。

事实上,合并重组是城商行发展历程中一个必然的趋势,上一轮合并重组始于2005年。

2005年岁末,安徽徽商银行正式成立,合并了6家城市商业银行,7家城信社,成为全国第一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设立的区域性股份制银行。之后,各地先后重组了江苏银行、吉林银行、湖北银行、贵州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晋商银行、甘肃银行等省级城商行。

一名银行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20年以来,疫情加速部分城商行风险暴露,掀起了新一轮城商行合并重组潮,通过“抱团取暖”方式,提高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和市场竞争力,有助于优化公司治理架构,改善盈利能力,这是大势所趋。

“通过这种市场化、法治化的合并重组,有助于实现优势资源互补、推动银行内部改革、加快风险处置和抗风险能力。”周茂华表示,不同特点的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并不容易,仍面临理顺股权结构、完善内部治理、业务板块梳理、发展定位等挑战。

“中小银行必须要有抗拒盲目做大诱惑的能力,扎根在当地,做小、做细、做实。”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在2021年初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

在业内看来,合并重组后的城商行将继续坚守区域定位,进一步回归本源,服务地方经济,为地方和小微企业提供差异化、特色化的服务,加快精细化经营及数字化转型,助力金融供给侧改革。

(编辑:钱晓睿)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