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德基金昔日投资总监离职,主动权益团队“换血”前景存疑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诺德基金昔日投资总监离职,主动权益团队“换血”前景存疑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1-10-25 09:21:14
字号: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四季度内地公募基金经理“变动潮”再起,除去引发轰动的董承非离职外,记者注意到也有昔日担任过公司投资总监和总经理的基金经理离职,此君就是上海诺德基金胡志伟。而他的卸任还分成了两部曲:9月30日时他先卸任了诺德消费升级,10月15日他卸任了惟一在管产品诺德品质消费。

天天基金网的数据表明,胡志伟在诺德基金期间一共管理过5只产品,不过任职回报却乏善可陈,但是他却担任过公司的投资总监和总经理等职务。根据公告,胡志伟将不再转任公司其他职务。在他离开后,公司的主动权益掌门团队仅剩下朱红、罗世锋、郝旭东等大约8位基金经理。其中罗世锋和郝旭东凭借前几年优异的成绩较为受人关注,但是两人今年的业绩却双双坠落。

再从公司的股东情况来看,清华控股从2007年时的持股21%到2015年7月16日时持股51%保持迄今,其已经维持第一大股东地位超过6年,也是内地公募中少见的具有高校背景的公募基金公司。但是,从近些年的发展和投资方向来看,如何利用清华大学的工科优势在科技成长领域施展一番拳脚,诺德基金似乎还没有探索出一条有效的道路。

胡志伟离职掌门队伍精简 

前海开源谢屹能否完美接替? 

Wind资讯数据显示,胡志伟最后卸任的两只基金,诺德消费升级目前由他的长期搭档朱红独自来管理,而诺德品质消费则交给了由前海开源基金转投而来的谢屹。那么,如何分析胡志伟离开对公司的利弊呢?由于消费升级长期是两人配合管理,可以就品质消费为例来分析。

 

记者注意到,该基金成立于今年2月10日,目前仅仅发行过一份基金季度报告。从6月30日时所披露出来的基金持仓来看,记者发现胡志伟的思路基本偏重于防守,原因有两点:首先是十大重仓股的被持仓占比相对平均,第一大重仓股建设银行占比约为3.98%,仅比第十大重仓股金博股份高出大约1个百分点。其次是他所选择的标的股整体偏防御属性,比如银行股江苏银行、建设银行和消费类的老牌公司格力电器、伊利股份等,基本都不属于今年以来轮动的热点行业板块,而相似的场景实际也出现在诺德消费升级的二季报中,只不过后者重仓中还有来自于券商和保险中的部分标的。

如果从正向的角度理解,胡志伟在基金契约限定的范围中严格选股,但是其实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他的能力圈相对单一,具有其局限性。在诺德品质消费的二季报中,记者发现当时基金经理似乎对业绩表现比较满意:“以控制风险为首要目标,布局汽车、地产后周期和金融等三个核心的可选消费方向,有限度地参与港股投资。净值保持平稳,略有盈利。”

尚不清楚其如今的卸任是否和今年业绩不好有关,再看两只产品的现任基金经理,消费升级的现任基金经理朱红岗位任职时长超过7年半,但是其在管的三只产品在半年末的合计规模约为4.86亿元,平均单只产品的规模仅为1.62亿元,同时其管理时间最长的诺德灵活配置,今年到目前的净值增长率尚下跌大约1个百分点。因此,他独自管理该基金的前景似乎并不被人看好。

对比而言,让业界颇感兴趣的是诺德品质消费的继任者谢屹。数据显示,作为此前前海开源的明星基金经理,他不仅担任过公司的执行投资总监,而且一共管理过8只前海开源的公募产品,这其中包括军工、高端制造等多条赛道,甚至还有前海开源鼎安债券这样的债基,似乎可以说谢屹是全覆盖的全能型选手。从前东家的多只产品任职回报来看,他实现翻番的产品就是大安全混合和周期优选混合,或许消费并不属于其擅长的赛道行列。

从这个意义上推断,或许品质消费的重仓股接下来会乾坤大挪移般的变化,只是不知道调仓完毕后是否会和市场热点合拍。从谢屹以往管理的产品来看,他通常会严格按照主题型基金的赛道属性来选择股票,而在新东家的开山之作却是一只界定宽泛的偏全市场基金,他的多行业搭配尚难判断收效究竟如何。

业绩或存昙花一现之嫌 

郝旭东、罗世锋今年成绩双双坠落 

引进谢屹某种程度上或许也和公司力捧的权益干将今年业绩凋零有关,记者发现,前几年间或有出色表现的郝旭东、罗世锋,今年两人双双业绩大跳水。问题出在哪里了呢?

首先看去年业绩出色的罗世锋,作为根红苗正的清华大学毕业硕士生,他目前在基金经理的岗位任职已经接近7年,现任基金资产的总规模达到93.45亿元,其管理时间最长的诺德价值优势,目前的任职回报已经接近3.5倍,该基金去年在同类产品中高居第三位。但是,今年到目前的表现判若两人,截至10月21日收盘,该基金在2021年的净值增长率仅为-0.51%,同一时间段他管理的诺德周期策略,其实现的净值增长率约为-2.72%,两者双双坠落“神坛”。

我们以诺德价值优势为例,对比分析去年的三四季报和今年的一二季报,记者发现有半数的基金和去年12月31日时保持一致,它们分别是海大集团、隆基股份、泸州老窖、欧普康视、迈瑞医疗,基本为各自细分赛道的龙头或者次龙头股票,但是它们毕竟在此前有过表现,今年遭遇机构的特定时段杀估值行情,2021年到目前整体表现平淡,其中表现最好的“光伏茅”隆基股份年内上涨也不到30%。

再看他在今年以来更换的重仓股,从后视镜的角度看,无疑最为失败的股票是五粮液和广电计量,两者在近三个月的股价回调都超过了20%。相比投资者非常熟悉的五粮液,广电计量的名字比较陌生,该股在此前两年大幅上涨后,今年该公司的股价出现明显回调。但从公司的基本面来看,这家独立的第三方计量检测机构在二级市场还是有其独特性,并且广发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邱璟旻的多只产品重仓其中。该公司在二季度的定增还吸引了高瓴、高毅在内的多家知名机构。

在基金总结中,他强调了自己成长价值的选股思路:“在行业配置上,本基金重点配置在食品饮料、医药、家电等行业的低估值价值股,同时在清洁能源、先进制造和消费电子等成长前景较为确定的行业上也配置了一定的权重。”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分析:“罗世锋所管理的周期策略和价值优势,从今年初到现在发生的两次最大回撤都是在2021年2月10日至2021年3月9日;单位净值回撤达25.74%和24.99%。其次比较大的回撤是发生在7月1日至9月5日,两只基金回撤分别达到18.35%和18.96%。巧合的是,2月10日至3月9日是科技制造行业发生较大回撤的时段,制造指数同期发生了13.23%的下跌,而7月1日至9月5日是大盘价值指数发生回调较集中的一个时段,同期下跌5.3%,最大回撤达12.00%。”

对比来看,郝旭东似乎更加稍逊一筹。天天基金网的数据表明,在有他管理的五只基金中,除去一只今年成立的新品外,其余四只基金中目前惟一正收益的是一只增强收益债券基金,他管理时间最长的诺德成长优势成为今年业绩的最短板,目前该基金所实现的年度净值增长率约为-7.61%,而该基金在具体实操中暴露的问题明显比价值优势多。

具体说来,从今年前两季的重仓股来看,基金经理似乎整体的策略从进攻转向了防守,一季度的前三大重仓中包括了万科和阳光城两大地产股,而二季度的重仓中更是罕见地将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列为头两号重仓,6月30日时两大国有银行股的占比分别为8.11%和7.91%,这和后面的重仓股拉开了明显的差距,当时第三大重仓股美的集团,其占比仅仅约为4.36%。

庄正分析:“他今年重仓的制造业、文体娱乐 和房地产业存在疑问。文体娱乐 和 房地产业 这些板块走势较为疲软,截至2021.10.20,他重仓的 中公教育 和 万科A这两只票较年初分别下跌了68.61% 和26.31%。而深证交易所编制的制造指数虽然走势较年初还不错,上涨了9.59%,但是很明显他今年在这个板块踩中了一些雷,重仓的 天宇股份 较年初下跌了19.10%,长春高新下跌了 37.19%,中炬高新下跌了49.32%,美的集团下跌了29.47%。”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与罗世锋仅今年成立的新基与人共管不同,郝旭东的情况却正好相反,他仅是独自管理今年成立的新基,而几只老基金均是与其他的基金经理来联手管理,特别是主动权益类新基金,他的搭档都是来自当年私募泽熙旧部的女将郭纪亭。

主动权益类基金仅一只规模破10亿份 

诺德新盛、优选30规模榜垫底 

当然,具备一定知名度和市场号召力的基金经理业绩滑坡,必然会带来产品规模的下降,而对中小基金公司来说,基民用脚投票或许会具有辐射效应。Wind显示,截至6月30日,包括量化的诺德旗下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如果将AC两类份额分开来统计的话,记者发现公司仅有诺德价值优势一只的规模突破10亿份,而这也是要归功于此前罗世锋良好的业绩所积累的口碑。

 

从规模榜单垫底的产品来看,记者注意到诺德新盛、诺德优选30、诺德中小盘成为规模榜最后三位的主动权益产品。记者查阅上述基金的二季报,发现三只基金无一例外地在文字表述中提示了清盘风险,只不过相比其他两只连续60个交易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诺德中小盘是连续20个交易日程度稍轻。其中新盛和中小盘的现任基金经理都是顾钰,而优选30的基金经理则是杨霞辉。

首先看优选30,实际上从分年度的业绩排名来看,从2019年以来,记者发现这只基金基本上一直在业绩低谷中徘徊。今年截至10月21日,该基金所实现的年内净值增长率约为-15.54%,排在同类产品的后三十位之列。记者试图从上半年的持仓中分析问题所在,从基金二季报来看,记者发现基金经理的选股能力明显欠佳,以6月30日时的十只重仓股年内表现来看,目前在二级市场惟一实现股价上涨的就是欧普康视,而长春高新、芒果超媒、安集科技、我武生物、晨光文具、领益智造等多只重仓股,年内迄今的股价跌幅都超过了20%。

再往前倒推一个季度,记者发现了两只年内强势股的身影,它们分别是晶盛机电和宁德时代,两只股票迄今年内的涨幅分别大约为70%和155%,但或许是基金经理恐高的缘故,记者发现二季报十大重仓中就没有两者的名字了。而截至3月31日,基金经理连续重仓持有宁德时代不过三个季度,连续持有晶盛机电6个季度。

从基金经理杨霞辉在今年二季报的表述来看,其谨慎心态制约了业绩的想象空间。他表示:“展望未来一个季度证券市场,是非常关键时期,本基金持谨慎态度。资产价格不便宜。除了蓝筹个股估值相对较低,大多数板块估值很高,相对不具有性价比。”

再来看从业接近4年的顾钰所管理的两只基金,记者发现两只产品中所折射出基金经理的共同问题就是持仓换手率居高不下。以规模最为迷你的诺德新盛为例,如果单看二季度的十大重仓股,记者发现多只标的股开年迄今在二级市场表现惊人,比如建龙微纳涨幅超过210%、中远海控涨幅超过70%、谱尼测试涨幅也超过50%等等,但是对比上一季度的十大重仓,存在的问题就清晰地显现,上述的强势股均是基金经理二季度才重仓的,或许从组合业绩不佳的结果来看,基金经理没有能够吃到涨幅最大的区间。

记者发现,这样的场面也同时存在于他管理的诺德中小盘中,按照6月30日时的十大重仓来看,目前年内涨幅前三的股票分别是东方盛虹、中远海控和朗姿股份,其中排在首位的东方盛虹年内股价也翻了两番,但同样三只标的也未在该产品一季度末的十大重仓股中出现。

在基金经理变更、产品规模提升乏力的同时,一则公司高管的变更或许给诺德基金的基民带来一线希望。9月17日的公告显示,公司新任命了尚栋良来担任副总,他此前曾在嘉实渠道发展部任职,同时担任过万家基金的市场总监,或许他会肩负起改善渠道形象的艰巨任务。

(本文已刊发于10月23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