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银行的七年之痒:业绩两重天,高管“走马灯”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民营银行的七年之痒:业绩两重天,高管“走马灯”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2021-09-30 18:58:38
字号:

9月24日,在大部分民营银行2021半年报都相继出炉的情况下,辽宁振兴银行的2020年报才姗姗来迟。年报显示,这家2017年成立的民营银行去年净利润亏损达1.65亿元,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与惨淡的业绩相比,振兴银行的高管层也发生巨震。该行近日在官网公告称,辽宁银保监局核准了文远华的振兴银行董事长任职资格,自9月18日起,文远华就任该行董事长,为该行法定代表人,而就在今年5月,监管刚核准了该行行长王峰的任职资格。

作为一家成立不到4年的民营银行,振兴银行一共经历了三任行长和两任董事长,其中每任行长的任职时间仅一年半左右。

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注意到,振兴银行的发展状况并非个例,而是大多数民营银行近几年来的缩影。2014年,首批民营银行开业,发展7年以来,马太效应持续加剧。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末,全国19家民营银行资产总额达到1.28万亿元,其中处于头部的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总资产占比就达51.42%。

而除去几家头部银行,更多的是像振兴银行这样在夹缝中艰难求存的小型民营银行。据统计,去年共有7家民营银行净利润出现下滑;3家民营银行出现亏损,分别为江西裕民银行、辽宁振兴银行和无锡锡商银行。

换帅成风,年内5家民营银行换主要高管

9月17日,辽宁银保监局核准了文远华的辽宁振兴银行董事长任职资格。公开资料显示,文远华曾任建设银行总行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建设银行天津分行副行长、建设银行股权与投资管理部副总经理等职,2014年9月至2016年12月出任天津银行行长。在加入振兴银行前,文远华担任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总裁和董事。

而就在今年5月,辽宁银保监局刚核准了王峰的振兴银行行长任职资格。与文远华一样,王峰同样有过天津银行的任职经历,曾任天津银行行长助理、天津银行首席信息官。除了行长和董事长,辽宁银保监局于今年内还核准了该行多名其它高管的任职资格,包括风险总监、内审部门负责人、董事、独立董事等职务。

据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统计,自2021年开年以来,共有5家民营银行更换了主要领导,除振兴银行外,还有浙江网商银行、四川新网银行、上海华瑞银行和天津金城银行。

9月15日,浙江银保监局核准了冯亮网商银行行长的任职资格,此前冯亮担任网商银行副行长。而原行长金晓龙则升任网商银行董事长,其任职资格于7月20日被浙江银保监局核准。

6月18日,四川银保监局核准了王航新网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王航曾在新网银行大股东新希望集团担任副董事长一职,且早在2016年时就担任过新网银行董事长,后因工作原因辞任。

360数科原副总裁温树海出任金城银行行长。5月21日,金城银行官网公告显示,根据天津金城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并经天津银保监局核准,聘任温树海担任金城银行行长。7月23日,该行董事长高德高因到龄退休辞去董事长、执行董事等职务,在新任董事长选举出来之前,由温树海代为履行该行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责。

去年7月,上海华瑞银行行长朱韬离开华瑞银行,该行行长职位由副行长解强代为履职,直到今年3月15日,上海银保监局才正式核准了解强华瑞银行董事及行长的任职资格。

与传统银行相比,民营银行的高管人事变动非常频繁,业内向来流传着“铁打的民营银行,流水的行长”这样的戏言,行长仅任职一年左右就离职的情况比比皆是。比如之前提到的振兴银行,首任行长喻菁华在2017年10月正式履职,仅一年时间后,该行行长便更换为陶志刚;2017年11月,福建华通银行首任行长郑新林离职,彼时华通银行开业仅为10个月。

一位银行业观察人士告诉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民营银行的高管多来自股东公司,也有此前在传统金融机构就职的专业人士,空降后容易“水土不服”,易在公司发展思路上与其它股东产生分歧,故离职率与传统银行相比较高。

业绩分化明显,业务违规不断

自2014年首批民营银行开业以来,截至目前其数量已增至19家,从各行公布的年报数据来看,业绩分化十分明显,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以首批开设的5家民营银行的经营状况为例,2020年末,微众银行资产总额达到3464.3亿元,同比增长18.95%,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98.81亿元,同比增长33.70%;实现净利润49.57亿元,同比增长25.49%,各方面均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而同批成立的天津金城银行,去年各项营业指标均发生“缩表”。2020年末,该行资产总额为256.44亿元,同比减少16.47%,2020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5.78亿元、0.43亿元,同比减少21.57%、74.71%,净利润在19家民营银行中排名倒数第五。

总的来看,去年共有7家民营银行净利润有所下滑,而除了裕民银行和锡商银行由于开业时间较晚仍处于亏损状态之外,2017年开业的振兴银行去年“扭盈为亏”,由2019年的盈利0.75亿元变为2020年的亏损1.65亿元。 

与两级分化的业绩相比,业务违规却成了不少民营银行的共性。9月1日,上海华瑞银行遭监管“秋后算账”。上海银保监局开出的罚单信息显示,2016年至2020年期间,该行的违法案由多达11条,其中包括未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未经任职资格许可任命高级管理人员、放任借款人将流动资金贷款用于股权投资、违规向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个人住房租赁贷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华瑞银行因此被处520万元的巨额罚款。

除了上海华瑞银行外,还有不少民营银行因也收到监管部门的巨额罚单。3月18日,温州民商银行因贷前调查严重不审慎、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向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固定资产贷款等行为被温州银保监分局处罚225万元。

7月16日,人民银行成都分行披露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新网银行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 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等行为被罚款630万元。而就在今年3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新网银行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案例的通报》,剑指该行贷前调查不尽职、催收管理不到位和与互联网平台合作业务推高了消费者融资成本三宗罪。

与传统银行相比,民营银行多为“一行一店”的模式,吸储依赖线上。今年2月,银保监会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其中规定地方法人银行不得跨注册地辖区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进一步挤压了一些民营银行的生存空间。

追求差异化定位、坚守普惠金融发展理念,这是我国设立民营银行的初衷。目前,在严监管背景下,如何合规地展开业务,如何平稳转型寻求新的发展机会,是当下不少民营银行需要切实考虑的问题。

(编辑:钱晓睿)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