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任“掌门人”挥别,这家港股上市银行数字化转型之路会顺利吗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首任“掌门人”挥别,这家港股上市银行数字化转型之路会顺利吗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21-08-27 08:19:28
字号:

继监事长辞任后不久,中原银行首任“掌门人”因工作调动离职。8月25日晚间,中原银行发布公告称,由于工作调整,窦荣兴辞去该行董事长一职。窦荣兴是中原银行成立的首任董事长,一直担任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在其任内,中原银行完成港股上市,并全面启动数字化转型,窦荣兴在任期间也曾多次提及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话题,如今管理层换帅,中原银行下一步该如何走,引起市场关注。

公告截图

首任“掌门人”辞任

继8月15日中原银行监事长郝惊涛由于工作变动离任后,该行首任“掌门人”窦荣兴也因同样原因宣布辞任。8月25日,中原银行对外披露,由于工作调整,窦荣兴辞去中原银行执行董事、董事长及本行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职务。在新任董事长到位前,由副董事长代为履行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权以及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职权。

公开资料显示,中原银行成立于2014年12月,由鹤壁银行、开封商业银行等13家城商行通过新设合并的方式共同组建。2017年7月中原银行正式登陆港交所,刷新国内金融机构从成立到H股上市最快纪录。

而作为中原银行首任“掌门人”的窦荣兴,自该行成立时,就一直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陪伴中原银行完成转制改造走向上市。窦荣兴任职期间,中原银行业绩总体表现良好。从数据来看,2018年至2020年该行总资产为6199.76亿元、7094.17亿元和7570.14亿元,同比增长18.88%、14.43%、6.71%;实现营收167.46亿元、189.35亿元和193.82亿元,同比增长31.29%、13.07%、2.37%;实现归母净利润为24.15元、31.64亿元和33.01亿元,同比增幅为-37.10%、31.03%和4.33%。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首任董事长窦荣兴对中原银行发展构架了稳定的基础,推动中原银行完成了稳定高速的发展阶段,完成了上市的重要一步,给中原银行后续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次离职对于中原银行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

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也认为,中原银行的人事变动属于正常现象,董事长任期已满5年,任职期间主要使命基本完成,帮助中原银行完成转制、改造,稳定市场份额,形成一定新发展,使中原银行基本处于良好发展状态。

股权倒手频繁,2亿股股权即将登台拍卖

首任“掌门”因工作调整辞任的同时,中原银行大笔股权也即将登上“拍卖台”。阿里司法拍卖网显示,中原银行2亿股股权即将于8月30日至8月31日进行司法拍卖,起拍价为4.14亿元,每股折合2.07元。而持有人则是中原银行第二大股东河南盛润控股集团。该集团共持有中原银行7.5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3.75%,此次拍卖的2亿股股权是因其未能偿还逾期债务,而被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中原银行有多笔股权拍卖记录,根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数据,中原银行已有602笔拍卖或变卖股权。在今年拍卖的12笔股权中,除前述所提到的2亿股股权外,还有两笔大额股权被拍卖:分别为6月9日拍卖的2144.53万股股权和2月19日拍卖的8333.84万股股权,两笔股权最终分别以每股0.86元、每股0.82元成交。

谈及中原银行频繁股权拍卖原因及影响,廖鹤凯表示,中原银行频繁股权拍卖的原因是经济结构调整导致了部分股东经营出现问题,进而导致股权被拍卖。大额股权拍卖可能会影响中原银行股东结构,另外,如有股东关联贷款,在相关股东经营状况不佳的情况下,可能会影响银行的不良率。但因为对实际控制人影响有限,不会对中原银行日常运营产生太大影响。

不过,结合市场行情来看,廖鹤凯认为,中原银行此次2亿股股权拍卖成交的几率不大,与目前公开市场价格差距过大,需要大幅折价才有成交的可能。

王剑辉也认为中原银行2亿股股权拍卖并不具备很强的吸引力,拍卖的情况还有待观察,但在市场弱化的情况下,困难可能会比预想的要多。数据显示,截至8月26日收盘,中原银行港股股价报1.12港元/股,较该行2.45港元的H股公开发售价格跌去约54.3%。

下一步该如何走

由河南省内13家城商行合并而来的中原银行在成立之初就提出“打造面向未来的科技银行、数据银行”的口号。2018年,中原银行全面启动数字化转型战略实践,在窦荣兴任职期间,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话题频频被提及,2020年4月,在《中小银行的数字化转型路径与实践》一文中,窦荣兴讲述中原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实践和成效,提到中原银行已完成组织敏捷的“第一步”,敏捷组织已涵盖全部零售条线以及部分公司条线,共计10个部落、近60个敏捷团队。正在进行全面深化数字化能力建设的“第二步”,并表示中原银行将开辟属于中小银行的转型发展新路径。

如今管理层换帅,会否影响中原银行数字化转型进程?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商业银行的战略转型不会因为某一个领导的离任而受到影响,从历史经验来看,实际上人事调整对于商业银行的转型发展反而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王剑辉进一步分析指出,数字化转型是中小银行发展的必由之路,新领导上任后会沿着数字化转型方向在已有的基础上谋求新发展,通过科技手段、新的盈利模式维持现有的市场份额并取得新的增长。

在资产质量及内控管理方面,根据Wind数据显示,在港股上市银行当中,中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处于高位,2018年至2020年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44%、2.23%、2.21%;拨备覆盖率略呈现下降趋势,2018年至2020年中原银行拨备覆盖率为156.11%、151.77%、153.31%。同时因“内控先行”执行不到位、个贷业务流程调整不审慎、审批系统对风险审查评估不到位,该行今年7月2日被河南银保监局处罚150万元。王剑辉认为,中原银行的业绩表现虽然比较稳定,但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水平有待改善。

王红英则表示,从历史的经营业绩来看,中原银行处于稳健中发展的状态,尽管因为合规受到一些处罚,但整体风控管理比较到位。地方银行的发展主要受区域经济的影响,考虑到河南省在全国各省份经济发展的中上游状况,随着中国经济产业转移,从长期来看,中原银行应该说是有比较好的发展预期。

对于中原银行未来发展,王红英建议,中原银行首先在经营方面应做好风控合规,其次可以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和农业的信贷支持力度,同时,一些产业也在向河南等地区转移,中原银行可以为这些转移产业提供多元化的金融支持,最后,近年来,河南省会外向经济发展出现提速,中原银行可以借鉴沿海地区城商行的经验,为推动外向经济提供综合金融业务支持。“长期来看中原银行还有较大的上升空间,网点布局上还有待进一步优化,科技投入上要持续加速。”王剑辉分析道。

8月26日,北京商报记者就管理层变动、数字化转型发展进程尝试联系中原银行,截至发稿之时尚未得到回复。

(编辑:钱晓睿)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