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报道|晋商银行失色:两年三换董事长 股价萎靡“后浪”汹涌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金融报道|晋商银行失色:两年三换董事长 股价萎靡“后浪”汹涌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07-28 12:48:00
字号:

山西首家上市银行晋商银行于近期正式迎来一位女掌门,该行原副行长郝强获准出任该行董事长。值得关注的是,这已是晋商银行两年内迎来的第三任董事长。

实际上,自上市之后,晋商银行便屡次因高层大规模变动吸引市场目光。高层的持续动荡,是否会使银行处于飘摇当中?新任掌舵手,又将如何面临净利润增幅缩窄、股价萎靡不振、市值缩水过半等种种考量。

更为重要的是,曾在山西省内一枝独秀的晋商银行,已经迎来一位强劲的对手,去年由省内其余五家城商行合并设立的省级城商行山西银行已经正式开门营业。内外重压下,晋商银行新任掌门人的担子不可谓不重。

两年三换董事长  行长之位仍空缺

自2019年上市后,晋商银行的高层持续动荡。在连续两任董事长因“工作调动”原因请辞后,晋商银行迎来两年内的第三位掌门人。但目前,该行的行长以及高层仍大面积缺位。

日前,晋商银行公告及银保监会批复显示,山西银保监局已批准郝强关于晋商银行董事及董事会董事长的任职资格。郝强作为该行执行董事及董事会董事长的委任自2021年7月16日起生效。

财经网金融梳理,此次郝强的任职资格正式获批,距离晋商银行前任董事长王俊颷辞任间隔较短。而王俊颷自去年3月正式获准担任董事长至今年4月因工作调动请辞,任职时间不过一年有余。而晋商银行的前前任董事长、执掌晋商银行五年时间的阎俊生,同样是因工作调动请辞,辞任时距离其获选担任新一届董事长的时间不过两个月。

此外,2020年,晋商银行的代理董事长、行长唐一平、副行长容常青陆续离职,另有该行副行长高计亮出任山西银行董事长,另一位副行长王培明到龄退休。目前,该行的行长以及高层大面积缺位。

在此背景下,曾担任晋商银行总行授信审查部总经理,太原晋阳支行党委书记、行长,总行公司金融部(投资银行部)总经理,晋商银行行长助理、董事会秘书,晋商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的郝强被内部提拔为任晋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事实上,往前追溯,晋商银行高管大面积调整已成常态。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2月12日,晋商银行迎来七位新高管,分别是郭振荣、容长青、叶翔、相立军、温清泉、王立彦、赛志毅。同时包括栗建强、张晓东、李建明、杨士华、吕福贞、李为强和上官玉将在内的七位高管退出。

其中,董事栗建强于2019年9月被公开宣判犯受贿罪、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200万元。在栗建强之前,晋商银行前任董事长上官永清已因涉嫌职务侵占等被刑事调查;该行临汾分行原副行长李晓军则因为涉嫌违法违纪被“双开”。

消费金融专家苏筱芮认为,董监高变动是机构锐意进取、谋求发展的一种常态,但过度频繁的变动可能会影响公司战略布局的连贯性,降低决策的执行力度,此外还会增加磨合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此前发布的一则罚单牵出该行多名高管。6月底,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披露的处罚信息显示,晋商银行被罚款92.7万元,具体违法违规事实包括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违规中晋商银行有5名领导层都有责任。处罚公告显示,时任董事王培明、时任首席运营官牛俊、时任运营管理部总经理张锦霞、时任网络金融部项目经理陈原以及时任资产管理部运营经理张含,均存在违规行为,被罚款1万到7万元不等。

股价腰斩近六成  山西银行来势汹汹

或许,此番郝强上任,首要面临的便是晋商银行自上市以来一路走低、萎靡不振的股价,以及来自“后来者”山西银行追赶的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晋商银行于2009年2月28日正式挂牌成立,总部设在山西太原。2019年7月18日,晋商银行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上市之后,该股价持续走跌,目前股价约为发行价四成。

事实上,在上市时,晋商银行公开认购就不太顺利。根据晋商银行2019年7月的发布的公告显示,当时晋商银行公开发售共接获2687份认购申请,认购合共1519.6万股,相当于公开发售初步可供认购总数8600万股的18%。 由于公开认购的结果不尽如人意,晋商银行启动了回拨机制,香港公开发售未获认购的发售股份重新分配至国际发售。重新分配后,国际发售的发售股份数目增至8.448亿股发售股份,相当于全球发售的发售股份总数约98.23%。

7月27日收盘,晋商银行股价为1.4港元/股,较初上市发行价3.82港元/股缩水了近六成。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认为,晋商银行的股价萎靡,与银行业的特点密不可分。“银行是典型的周期行业,所以经济周期对于银行业乃至股价影响相对较大。”

“晋商银行2019年在香港上市,正处于相对调整的经济周期的背景下。此外,从整体的经营情况以及公开的财务数据,晋商银行处于下降的状态。同时,晋商银行的贷款客户主要集中于制造业等重工业,在目前的经济大环境下面临着经营上的挑战。”王红英指出:“另一方面,山西省内的产业结构偏重化工,而在目前绿色经济的风口上,晋商银行的股价也会受到一些影响。晋商银行股价持续下跌,也符合经济周期的调整和产业结构的转型的大背景。”

实际上,自上市当年晋商银行的业绩创下高光时刻后,该行的业绩表现平平。2020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晋商银行的资产总额为2709.44亿元。2020年,晋商银行的营业收入为48.68亿元,同比下降4.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67亿元,同比增长5.6%。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行的净利润增幅有所收窄。

晋商银行在2020年年报中透露,2020年营业收入负增长而净利润正增长的主要原因是资产减值损失从2019年的16.66亿元下降至2020年的14.53亿元,同比下降12.8%。

同时,该行多项盈利指标表现欠佳,截至2020年末,该行平均资产回报率较上年同期下滑0.04个百分点至0.6%,净利差较上年同期下滑0.19个百分点至1.61%,净利息收益率为1.54%,较上年同期下滑了0.16个百分点。

“经济下行背景下地区企业经营压力加大,疫情亦对正常生产秩序产生较大冲击,晋商银行信贷资产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联合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在相关评级报告中指出“同时同业竞争加剧以及存款成本下行空间有限导致晋商银行净息差趋于收窄且处于行业较低水平,整体收益水平不高,随着同业间竞争的不断加剧,其成本控制及盈利能力尚需进一步提升。”

事实上,晋商银行将面临着更为紧张的同业竞争——去年,山西省内五家城商行合并重组成为一家新的省级城商行山西银行。该行官网显示,成立伊始,该行注册资本为239.96亿元,员工7000余名,分行10家,直属支行2家,各类营业网点389个,遍布全省10个地市、23个区、36个县,搭建了连接东西、横跨南北的金融服务网络。

值得关注的是,山西银行注册资本239.96亿元,仅低于四川银行位居全国城商行第二位;初始资产总额接近3000亿元,超过了晋商银行2020年末的资产规模。

而面对山西省内的城商行格局由一枝独秀转变为双雄并列,如何恢复山西首家上市银行的光辉,将成为晋商银行新任掌门人亟待面临的考量。

【作者:王欣宇】 (编辑:王欣宇)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