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圈”的基金 “迷失”的基民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出圈”的基金 “迷失”的基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03-16 18:25:00
字号:

许楠楠/文  徐楠/编辑

太快获得的投资收益不一定会让入场者敢于承担更大风险,他们反而会因巨大的振幅而变得尤为脆弱。

基民狂热地将基金经理塑造成点石成金的偶像,但在骤然回撤的基金净值面前,基金业“不得不”用过去几乎未曾用过的道歉信,来接纳新基民的质疑。

对双方而言,基民们实现财富自由的梦想戛然而止,却也让基金公司意识自身责任重担的真实分量。而当理性投资的原则以一种难以忘却的形式根植于行业。未来的细水长流才有沉淀可能。

高峰与悬崖

在不知是第几次按住自己“加仓”的想法后,高倩最终下定决心,选择将手中持有的基金划分为两类——收益为正的先赎回,视后续行情转好再入场;对于“重亏”的基金,让他们自生自灭。“没准哪天回来,能够给自己一个惊喜。”

去年8月,在第N次听到同事买基金赚“大钱”的消息后,高倩“真的忍不住了”。原本只选择在银行购买“保本”理财的她,决定拿出6万元决定买基金。一向谨小慎微的自己,甚至为了保证赚钱,特意在入场前,花费了2000元,在线上突击学习了投资基金有关方面的课程。而一再确认自己已经掌握挑选优质基金的能力后,她购买了自己的第一支基金——“长城健康生活”。

2000元学费并没有白花。

起始不久,高倩的投资就有了明显回报,除去在封闭期间,这只基金出现过短暂的波动。到了今年2月,6万元的投资最多已赚到1.2万元。如此高收益,让高倩彻底迷恋上了基金,也逐步“重仓”基金。

“哪会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输入密码,看看APP上不断上涨的数据,再看看还有哪些有潜质的新发基金。”高倩回忆道,“为了抢到能够赚钱的基金,每周的必修功课就是关注究‘明星’基金经理的新闻和所在公司的新产品。”

事实上,去年投资基金,赚钱的不仅是高倩,应该是绝大多数的基民。自2020年1月起,基民普遍“跑赢”股民成为了常态。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市场指数型基金总规模约为1.3万亿元,同比增长近3900亿元,增幅高达41%。此外,还有110只权益基金,在去年实现收益翻倍。

业绩实现大丰收,加之诸多如同高倩一样“新手”的加入,也推升了公募基金整体规模。Wind统计显示,2020年四季度末公募基金整体规模超过20万亿元,创下公募基金的历史纪录。

与此同时,2020年年内新成立公募基金规模达到3.12万亿元,新成立百亿级爆款基金数量超40只,一日售罄已经成为当时行业的一种常态。标榜“明星”、“爆款”的百亿级基金,人均配额可能只有几百元。

收益的激增也加剧了基金行业整体的“疯狂”——有人在微博上,为张坤建立了粉丝后援会,自称“iKun”;更甚至,基金开始尝试更多的“打法”,不仅邀请“脱口秀”演员参与到直播,更传出基金经理将参与综艺节目……

热度总是短暂的,基金的“疯狂”也让整个行业不得不正视热度所带来的问题,试图降温。

去年8月28日,公募基金销售新规正式发布,并于当年10月1日起执行,此次销售新规的修订,是从保护基金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对存在的一些短期业绩宣传、搞饥饿营销的基金销售套路进行明文禁止,也对基金销售机构的一些诸如事宜进行规范。

今年年初,有关部门也公开表示,公募指数基金发展较快,在发挥资产配置工具属性、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服务财富管理、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个别指数基金也暴露出忽视标的指数质量等问题,需相应完善风控机制。

1月下旬,《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指引第3号——指数基金指引》发布,并于2021年2月1日起实施。在颁布的《指引》中,也明确要求,加强指数基金产品注册及投资运作监管,推动指数基金高质量发展,并对基金管理人专业胜任能力做出定性规定。此外,该《指引》还针对指数成份股数量、前五大权重标的占比等细节做出明确限制。

为了避免基金“娱乐化”,今年3月3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公募基金行业投教宣传工作的倡议。提出公募基金要“发挥专业价值,审慎合规开展投教宣传活动。严禁娱乐化,不得与国家相关精神、社会公序良俗相违背,各机构不得开展、参与娱乐性质的相关活动。”

然而,真正让基民感受到“降温”,来自于更为直接的收益下滑。

“从赚了1.2万元,到现在净亏损3200元。”高倩如今看到APP中的“长城健康生活”时,心情已不知从时变成了“为何这只基金的管理费会收这么高!?”

更另她焦急地是——这并不是一个产品出现了问题。她手中持有的“军工、医药、大健康、光伏、大数据、新能源”等相关基金,几乎无一例外出现亏损。

自今年2月下旬起,已经“重仓”基金的高倩“不得不”对持有的一些场内基金“加仓”,以求降低损失。

加仓后,换回的只有更大的亏损。

基金的降温,是高倩始料未及的。对于行业的冲击也是立竿见影。

首当其冲的便是新基的发行遭遇了瓶颈。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今年3月以来,已有20只基金为了“保发行”延长募集期。以华富中证证券公司先锋策略ETF为例,这款产品于3月9日开始募集,原定认购截止日为3月22日。由于募集进展不达预期,该基金在3月13日公告称,决定将募集期延长至6月8日。

另据不完全统计称,春节假期结束以来,已有近70只公募基金发布暂停或限制申购业务,以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货币市场型基金为主。其中,包括不少知名公募基金,如张坤掌舵的易方达中小盘混合,冯波管理的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

这一系列的举动,让业内普遍认为,一方面是前期一路走高的热门抱团品种纷纷展开明显调整,个别行业估值偏高存在调整可能,抱团“基金”可能出现阶段性瓦解。另一方面,则是期望通过限购,保护现有基金持有人利益,对基金规模进行有效控制。

但对于高倩来说,“限购”这一举措来的太晚了。在经历“无数”次思考后,她选择了放弃,将收益仍然为正的基金赎回。而像“长城健康生活”这类的“重亏”基金,则选择了长期持有,直到“收益回正”的情况下赎回。

逃离与等待

有人选择逃离,也有人选择等待。

“以前,看着基金收益率走高,总是抑制不住‘买买买’的欲望,毕竟有基金收益兜底。”自认“资深”的基民董文开着玩笑说道,现在虽然还是抑制不住“买买买”,但提到基金,自己就想变成一只“鸵鸟”。

在她看来,自己虽然对于目前的波动并不太在意,但“有谁愿意看赚到的钱变少呢?”所以干脆当选择当“鸵鸟”——自己看不到,心理自然也就好受些了。

事实上,自2月下旬以来,基民损失严重。而无论不管是明星基金产品,还是新发基金,都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下跌。甚至一些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基金“老司机”也“翻了车”。

今年,成立于2月9日的汇安均衡优选混合,截至目前已亏损超20%,成为今年以来“最惨”的新发基金代表之一。

这也在公募基金的历史行上,出现了十分罕见的“致歉信”。3月4日,在汇安基金官方订阅号发布《你的信任,我们始终牢记于心》的文章中表示,“春节期间资源品价格上涨导致通胀预期抬头,恐慌情绪蔓延,市场波动突然加大,基金的净值出现了较大的回撤……并向所有因此而关注汇安基金的朋友们、以及产品的投资者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不只是汇安,农银汇理基金一位90后新晋女基金经理刚上任10个交易日,其管理的两只基金净值跌幅就均超过20%。

这并非是偶然。

在两只“领跌”的基金背后,有着同一个共性——“抱团股”。近期,作为“抱团风向标”的白酒股、医药股、军工股重挫明显。随着贵州茅台、迈瑞医疗、爱尔眼科等股价下滑,多数“抱团股”基金近20日内跌幅超20%。

据不完全统计,春节以来,下跌幅度超20%的权益基金共有689只,80%都是抱团基金。其中,不乏张坤、王宗合等几位“顶流基金经理”管理的身。不少基金甚至遇到自成立以来的最大下滑幅度。

面对基金的下跌,摆在基民面前的问题只有两个。一是“ikun”是如何变成“菜坤”,二是“走与不走”。

“肯定不会走。”对于当下的行情,董文也有着明确的答案。但这样的回复,在她看来,也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成分。

董文入场的时间更早,持有基金时间也更长。

2016年,她购买了民生加银优选,虽然目前的收率率相比最高峰时的186%,有所下滑。但在130%收益面前,这些跌幅似乎还算不上是一件大事。

“选择当‘鸵鸟’的另一个原则,也是想照顾一下身边朋友的心情。”董文说道。

在数据面前,或许更能直观的体会到诸如董文一样的基民选择当“鸵鸟”的原因。

据wind梳理统计,目前市场在规模超50亿元,且有两年以上业绩的权益基金有212只,仅1只产品负收益。而从三年期业绩来看,196只产品回报中,194只实现正收益,仅有2只产品为负收益。

在三年期产品业绩中,更有59只收益翻倍。其中,前海开源沪港深优势精选以超200%的回报领涨。而值得一提的是,前海开源沪港深优势精选近一个月跌近19%。

而如果将视野缩放到最近一个月——560只产品中,有505只产品负收益,仅15只为正收益,平均跌超14%。

“市场火热的时候,部分投资者存在跟风买基金的情况。”有市场人士对财经网金融表示,“但赚钱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与其去‘追星’、‘追涨’,不如多学习、多等待一下。”

毕竟公募基金发展至今已有二十三载,资本市场历经多轮牛熊转换。但从过往来看,公募基金有着不错的长跑业绩。

呼吁“等待”的远不止业内人士。日前,支付宝也在深夜发文,呼吁相信专业的力量,给绩优基金经理更长时间进行运作。

与此同时,中国基金业协会也在近期下文呼吁业内坚持长期稳健经营理念,并引导投资者理性投资。市场的成熟需要成熟的投资者,只要坚信长期向好,在低谷中坚守理性投资、科学配置资产,提高风险意识,就能够共享经济增长红利,获得预期回报。

“走与不走,其实还是看个人所处的环境。但基金是投资,不是投机。说个老生常谈的话,理性投资,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董文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严肃与理性

“市场上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密集的道歉信。”基金圈内人士王泽说道。

在基金狂呼过后,最终留下的“结果”,是多家基金公司公众号纷纷“弹窗”,写安抚信,安抚客户的质疑。

这多少有些咎由自取的味道。

“基金经理本是一个以专业性极高、肩负为投资者利益为己任的职务。”王泽说道,“但现在呢?过度的个人包装、‘出圈’的现象愈演愈烈。一些基金经理,不惜毁掉‘羽毛’来提升个人效应。”

另有公募业内人士也指出,投研是基金公司的第一生产力,基金经理的主业就是投研,不少基金经理连路演时间都压缩,就是为了更好的保障主业时间,但确实有部分公司存在过渡包装基金经理的痕迹,过量宣传过业绩,去激发投资者购买的欲望。

一如,兴证全球基金谢治宇在日前写给投资者的安抚信中称,投资这件事相对比较“严肃的”,理性投资是我们投资的重要一部分。

而对于基金公司来说,“严肃”亦是对待投资者利益维护的关键一环。

正如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达里奥在他的《原则》中谈到:成功的关键在于,既知道如何努力追求很多东西,也知道如何正确的失败。正确的失败是指,能够在经历痛苦的失败的过程中吸取重要的教训,从而避免错误的失败,即因为失败而被踢出局。

各司其职,各尽其力或许是在“疯狂的基金”背后,找到属于适合自己投资形式和投资战略的最终答案。

系被访者要求,文中董文、王泽均为化名。文章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 。

【作者:许楠楠】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