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定增搭售不良常态化 个别农商行被限时摘帽“高风险机构”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银行定增搭售不良常态化 个别农商行被限时摘帽“高风险机构”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1-13 11:03:19
字号:

原标题:银行定增搭售不良常态化 个别农商行被限时摘帽“高风险机构”

非上市中小银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已成为业界常态,凸显中小银行面临补充资本和处置不良双重压力。

1月8日,中国证监会披露,湖南东安农商银行、广西陆川农商银行、湖南沅陵农商银行、广东揭阳农商银行申请定向发行。四家农商银行定增,均要求认购新股同时搭售不良资产。

在此之前,已有多家农商银行,甚至城商行定增方案中明确搭售不良资产。

一些非上市中小银行在定增说明书中表示,由于不良贷款占比高,相关监管指标逾越监管红线,甚至被列为高风险机构。

业内人士表示,中小银行风险处置手段有限,农商行定增搭售不良,相当于以溢价核销不良。合规方面存在一定争议,但是实际效果也消化了不良,促进了风险处置。

定增搭售不良资产

定增搭售不良,已成为一些非上市中小银行近年来的常态。

1月8日披露定增的四家农商银行中,湖南东安农商银行定向发行不超过1.5亿股,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3亿元。定向发行价格为人民币1.00元/股;但认购方在认购新股份同时,需另行支付1.00元/股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

广西陆川农商银行本次募股2亿股,可募集资金2.4亿元,其中2亿元计入实收资本,用于增加注册资本;其余部分4000万元用于处置不良贷款,以实现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等主要监管指标达标。

具体是,投资者每出资1元认购1股的同时须另行每股出资0.2元用于购买不良贷款本金及利息;同时投资者自愿委托该行对所购买的不良贷款进行管理、清收和处置;该不良贷款清收后,净回收现金额移交陆川农商银行,由全体股东共享或者对收回购买的不良贷款,在扣除合理成本后全部用作提高本行的拨备。

湖南沅陵农商银行本次股票发行数量为1.2亿股,预计募集资金2.4亿元。定向发行价格为人1.00元/股;但认购方在认购新股份同时,需另行支付1元/股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或弥补未分配利润、补充一般风险准备及增加资本公积。

广东揭阳农商银行向该行第一大股东——顺德农商银行定向发行2.9亿股新股,发行价格为1.00元/股,顺德农商银行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4.4631元/股用于自愿出资购买揭阳农商银行不良资产和抵债资产作为底层资产设立的财产信托受益权。

在此之前,已有多家农商银行,甚至城商行定增方案中明确搭售不良资产。

2020年12月,张家口农商银行发布定增说明书,拟定向发行不超过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亿元。每股发行价格为1.00元,每认购1股新增发股份,需另行出资人民币0.85元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

广东台山农商银行拟定向发行股份不超过1.65亿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465亿元。发行价格为人民币2.10元/股,定向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1.00元/股用于购买不良资产。

安徽舒城农商银行拟定向发行不超过3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亿元。定向发行的股票发行价格为人民币1.0元/股。本次发行,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发行对象须承诺每认购1股另行出资0.80元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

江西芦溪农商银行拟定增1亿股,预计募集资金2亿元,用于充实公司资本金、资本公积和认购不良资产。

城商行也加入定增搭售不良的行列中。

2020年12月,位于山东临沂的城商行——临商银行披露定增说明书,向临沂市财金投资集团定向发行1.6亿股股票,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资本和处置不良贷款,其中拟使用1.6亿元增加实收资本,其余部分用于处置不良贷款。

部分监管指标不满足要求

“中小银行处置手段有限,风险处置手段与大行不太一样。”1月12日,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城农商行定增搭售不良,相当于以溢价核销不良。合规方面存在一定争议,但是实际效果也消化了不良,促进了风险处置。

监管对此也颇为关注。证监会在对江西芦溪农商银行定增方案反馈建议中也表示,申请材料显示,本次募集资金用途除充实公司资本金、资本公积之外,还用于置换不良资产。请公司说明使用募集资金置换不良资产的具体方式,募集资金是否全部计入公司所有者权益;如果募集资金没有全部计入所有者权益,2元/股的发行价格是否与会计处理相符,是否符合《公司法》关于资本充足的要求。请会计师、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对于定增搭售不良,亦是银行无奈之举。上述披露定增说明书的银行,不少最近两年来不满足监管要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2020年7月,一些地方银保监部门曾向地方银行发出通知,要求于存在拨备缺口的机构,实现的利润应全部用于弥补拨备缺口,缺口弥补完之前不得形成净利润。

其中,1月8日披露定增说明书的四家农商银行中,湖南东安农商银行最近两年来不满足监管要求“不良贷款率

东安农商银行称,由于不良贷款占比高,相关监管指标逾越监管红线,本公司在2019年被银保监部门监管评级为5级,2020年3月人民银行评级为九级,并同时被人民银行和银保监部门列为高风险机构,2020年6月末被人民银行列入重点督办的存款保险早期纠正对象。

该行称,不达标的主要原因系公司受经济下行和疫情的影响。为此,该行采取了多项措施:强化自主清收;推动行政清收;加大司法清收;开展增资扩股(按1:2比例补充股本1.50亿元,溢价1.5亿元用于购买不良贷款);将2020年的利润大部分用于提取拨备,核销不良贷款4620.25万元;东安县政府已经同意将以县域内优质资产置换公司不良贷款2.90亿元;提升盈利能力。

湖南沅陵农商银行也表示,由于不良贷款占比高,相关监管指标逾越监管红线,本公司被人民银行纳入投保机构问题名单库,被监管部门列入高风险机构,并限令在2020年12月末以前脱离人民银行投保机构问题名单库以及高风险机构序列。

截至2020年9月末,沅陵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等指标均未达到监管指标值。其中,不良贷款率7.84%,较上年末下降5.61各百分点;拨备覆盖率63.77%,远低于150%监管红线;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6.34%,低于相应监管红线。

截至2020年9月末,广东揭阳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7.26%,较上年末上升0.63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43.60%,远低于150%监管红线。该行称,预计2020年末不良贷款余额能够压降10.83亿元左右,不良贷款率能够控制在2%以内。

截至2020年9月末,广西陆川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6.88%,较上年末增加0.7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9.22%,低于10.5%的监管标准;拨备覆盖率82.46%,低于150%监管红线。该行称,不良贷款率增加主要系本行服务对象主要是“三农”客户及小微企业,农村金融市场面临经济基础薄弱、农产品(6.210, -0.24, -3.72%)的同质性、季节性、信用环境较差等特质性风险,相对于大型企业而言,小微企业的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报告期内,部分存量贷款客户经营困难,2020年又受年初疫情的影响,导致本行产生不良贷款规模及不良贷款率上升的风险,进而对本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需要指出,目前,我国绝大多数银行都加入了存款保险制度。据《存款保险条例》第五条规定,存款保险实行限额偿付,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

2020年11月,央行在部署存款保险标识启用工作的同时,首次披露了受存款保险保障的金融机构达4025家。包括6家国有大行、12家股份股份制银行、144家城商行、19家民营银行、1510家农商行、1634家村镇银行、587家农信社、27家农村合作银行以及多家外资行等。

(编辑:王欣宇)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