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发文 消费金融、汽车金融拨备覆盖率获准降至130% _互联网金融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监管发文 消费金融、汽车金融拨备覆盖率获准降至130%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11 10:33:00
字号:

原标题:监管发文 消费金融、汽车金融拨备覆盖率获准降至130%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促进消费金融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正式下发,两家消金机构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已经收到该《通知》。

《通知》对消金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的监管政策进行了“松绑”,适当降低了拨备监管要求,消金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向属地银保监局申请将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30%,汽车金融公司可以申请将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5%。

另外,《通知》还支持两类机构通过银登中心开展正常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且可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二级资本债券补充资本。

拓宽市场化融资渠道

首先是适当降低拨备监管要求。《通知》要求要做实资产风险分类、真实反映资产质量,实现将逾期6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以及资本充足率不低于最低监管要求的前提下,消金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向属地银保监局申请将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30%,汽车金融公司可以申请将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5%。

目前来看,消金行业的平均拨备覆盖率是要远高于130%这一水平的,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今年8月发布的《中国消费金融公司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在该报告发布前,消金行业的平均拨备覆盖率已经提升至186.34%,并且已有近半数的机构将资产划入不良的标准从逾期90天调整至60天。

《通知》还允许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拓宽市场化融资渠道。支持两类机构通过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以下简称银登中心)开展正常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

从2014年1月起施行的《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规定,消金公司有以下几个融资渠道:接受股东境内子公司及境内股东的存款、向境内金融机构借款、经批准发行金融债券、境内同业拆借等。随着融资渠道拓展,发行ABS(资产证券化)也成为消金公司的融资渠道。

据了解,目前消费金融公司更多是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ABS。《报告》显示,截至今年2月末,消费金融公司总计发行了24单ABS共535亿元,近三年发行规模分别为139亿元、140.5亿元和185.4亿元,发行规模持续增长。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向记者表示,《通知》允许适当降低拨备,能够通过监管指标的宽松来减缓消费金融公司面临的资本压力,能够从源头上调动持牌消金做实资产分类的主动性与积极性,对增强行业整体的风险抵御能力、提升持牌消金做实资产分类水平构成重大利好。

另外,她认为获准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能够增强消费金融公司的流动性,为探索更多资产处置方式提供了优良路径,也能提升消费金融公司的风险对冲能力

可发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

《通知》还增加了两类机构的资本补充方式。

《通知》支持符合许可条件的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二级资本债券,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增强抵御风险能力。发行二级资本债券应符合《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对二级资本工具的合格标准。

一般而言,商业银行总资本包括了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二级资本工具则包含了:(一)二级资本工具及其溢价;(二)超额贷款损失准备;(三)少数股东资本可计入部分。

记者注意到,《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我国的消费金融公司已发展到26家,注册资本为433.4亿元,目前国内的消金机构注册资本金差异较大,从最低的3亿到80亿不等,其中注册资本金最大的为捷信消金,注册资本为80亿元人民币。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记者表示,整体来说,此次政策利好行业,比如政策中包括了降低拨备监管要求、拓宽了消金公司的融资渠道等。但黄大智表示,政策在落地过程中或对消金公司存在一定的考验。比如,拨备覆盖率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消费金融公司的融资能力,此外,消费金融公司或许会同中小银行一样面临发债难等问题。不过黄大智认为,在小贷行业面临严监管趋势下,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机构布局消费金融板块。

苏筱芮则表示,《通知》让持牌消金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增强抵御风险能力,疫情期间消费金融公司受到较为严重的冲击,然而其客群相对而言较为下沉,且风险抵御能力又不如传统商业银行,亟待政策的甘霖以缓释底层风险。

《通知》的颁布也不由得让人联想到近期网络小贷的强监管政策,为何两个行业的监管待遇有“天壤之别”?11月2日,银保监会和央行共同发布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这无疑给网络小贷行业加了一道紧箍咒,《意见征求稿》的出炉也直接导致了蚂蚁集团的A+H暂缓上市。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网络小贷新规出台之后,用互联网小贷牌照做消金,已经不如拿消金牌照合算,并预计后续市场实力玩家更倾向于选择消费金融牌照,而不是以网络小贷牌照入场。为何监管一面对网络小贷严监管,而又一面对消金机构松绑呢?

苏筱芮表示,《通知》的颁布与网络小贷新规政策的出台具有一定的连续性,或将机构从网络小贷业态引向更为系统规范的消费金融业态,长期来看,各机构从网络小贷牌照到消费金融牌照的迁移势在必行。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