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降薪争议:国有大行人均薪酬下滑明显 城、农商行分化严重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银行降薪争议:国有大行人均薪酬下滑明显 城、农商行分化严重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20-09-28 08:49:22
字号:

原标题:超越工农中建,这家农商行半年人均薪酬37万!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一直以来,银行被外界视为“最赚钱”的行业,银行人收入也饱受关注。

疫情原因,上半年银行资产质量承压,且经营情况整体不佳,随之关于大行降薪的传闻屡屡不断。

尽管工农中建4家银行曾回应称没有降薪计划,但关于“银行到底降没降薪”这一问题仍吊足大家胃口,随着上市银行半年度报告披露完毕,真相也呼之欲出。

但在银行年报中又未详尽披露员工薪酬的具体信息,所以,记者在统计各家银行员工薪酬时,选用的指标为:(期末应付职工薪酬-期初应付职工薪酬)+支付给员工以及为员工支付的现金,包括员工人数(不包含派遣员工)在内的所有数据口径均为并表前数据。通过上述公式统计得到的银行全年员工薪酬支出中,包括了不少除薪酬以外的支出,例如五险一金等等。

每经记者据此统计,上半年33家A股银行支付的员工费用合计约3540亿元,较去年同期约增加22亿元,同比增长约0.6个百分点。而厦门银行、紫金银行、江阴银行因未公告相关数据,未统计在内。从不同性质银行来看,股份行表现依旧亮眼,上半年招行人均薪酬高达34.3万元;大行整体表现平平,人均薪酬维持在11万~15万元之间;而城商行、农商行差异较大,人均收入10万~35万元不等。

1

国有大行人均薪酬下滑明显

此前,关于银行降薪的传闻在社交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传闻直指中信银行降薪20%、建行降薪30%。虽然后续中农工建四大行回应称没有降薪计划,但据财报数据显示却并非如此。

从人均薪酬来看,六大行上半年最高的交行为13.06万元,中行以11.07万元垫底。而传闻降薪30%的建行为12.1万元,人均薪酬同比减少7500元,降幅5.86%。此外,邮储、农行、工行人均薪酬分别为11.93万元、12.45万元、11.42万元。

另外,从员工平均薪酬增幅来看,上半年农行微增0.24%,人均薪酬同比上涨300元;交行下降7.73%,人均薪酬同比减少1.09万元;中行下降5.6%,人均薪酬同比减少6500元;工行下降1.37%,人均薪酬同比减少1600元。

从上半年国有大行员工费用支出口径来看,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的相关数据显示,交行同比降幅为7.49%,中行同比下降5.48%,建行、工行同比分别下降5.86%、2.35%。邮储银行因2019年中报仅公布了集团口径相关数据,本行口径暂无可比数据。

股份行逆势而起招行人均34.3万元

与六大行情况截然相反的是,股份行似乎受疫情冲击并不大,上半年人均薪酬普遍逆势上升,整体上看,股份行的员工薪酬比六大行高出近一倍。

传言中降薪20%的中信银行,薪酬不降反升,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增长4.04%至23.38万元。而股份行中的佼佼者——招行,上半年人均薪酬为34.3万元,同比增长9.84%。作为优等生的平安银行,人均薪酬为29.82万元,虽然同比减少了3.04万元,仍在股份行排名第二。

此外,光大银行、浙商银行人均薪酬也居股份行前列,分别为28.14万元、27万元。而华夏银行以人均17.07万元垫底,也是唯一一家人均薪酬未超过20万的股份行。

就员工平均薪酬涨幅而言,光大银行由22.88万元上升至28.14万元,同比增幅为22.98%,在记者统计的所有上市银行中涨幅第一。紧接着是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同比增幅为11.69%和9.84%。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浙商银行却出现下滑,同比分别下降9.24%、0.76%、10.43%。

城、农商行分化严重

苏农银行人均超37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六大行和股份行人均薪酬整齐划一地稳定在10万—15万元、20万—30万元两个区间,而城商行、农商行人均薪酬差距较大。比如,西安银行上半年人均薪酬仅13.99万元,而苏农银行则高达37.62万元,近乎前者的3倍。

分地区看,江浙沪地区城商行人均薪酬普遍较高,如江苏银行(28.35万元)、南京银行(26.16万元)、杭州银行(25.92万元)、宁波银行(23.37万元)、苏州银行(22.82万元)、上海银行(22.78万元)。而该区域的农商行,除苏农银行外,常熟银行、张家港行、无锡银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分别为16.02万元、17.51万元、14.07万元,普遍低于该地区的城商行。

再看中西部地区的城商行,长沙银行(20.3万元)、贵阳银行(20.17万元)、成都银行(18.4万元)、郑州银行(16.33万元),西安银行以人均薪酬13.99万元垫底。

此外,从员工人均薪酬增幅来看,青岛银行为19.56万元,同比增长9.15%,居中小银行之首。苏农银行、杭州银行、江苏银行同比增长7.21%、6.82%、6.78%。而郑州银行人均薪酬同比下降24.75%至16.33万元,该行也是中小银行中增幅排名在最后的。

综合看来,城商行、农商行人均薪酬差距较大,且收入增长速度不一。苏农银行2019年以人均年薪43.6万元,独霸农商行榜首,甚至超越多数城商行。而西安银行表现一直乏力,去年以人均薪酬29.48万元在13家上市城商行中排名末尾,而今年上半年却依旧垫底。

到底降没降薪?

其实它才是“主因”

一般而言,银行员工的工资是由基本工资+绩效工资+津贴福利三部分构成。不少接受访问的从业人员向记者表示,自己“被平均了”。“平均数”确实很难反应每一个银行员工的真实收入,同一家银行因地域、岗位、部门、层级等不同,也导致了薪资水平千差万别。

比如,一川东北地区国有大行信贷员告诉每经记者:“确实是减少了,但主要是绩效工资减少了。因为疫情影响无法正常展业,业务量下去了。”一西南地区的农商行信贷员也表示:“跟去年同期相比的话,我的薪酬减少了10%左右,因为业绩提成少了。”他说,疫情期间工资还是照常发,但是像业务岗的员工本就靠提成挣收入,但不能下结论说银行降薪。

同时,记者也采访了其他岗位的从业人员。华中地区一城商行风控岗员工表示,虽然他自己本身不做业务,他的绩效工资挂钩支行绩效的平均数,所以自己绩效降了50%左右。此外,东北地区一农商行柜员表示:“我的工资本来就不高,没什么下降空间,主要是固定工资构成,没提成可拿,疫情期间工资也照发,没感受到降薪。”

“我们降了,个人感觉比较科学,更应该叫薪酬结构优化。”一东部沿海地区城商行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他表示,固定工资肯定没降,但因为经营压力加大,绩效的分配更倾向于营销一线,所以一般管理岗位薪水是有下降的,营销人员本来就按业务量来,但因为倾斜政策,同样的业务量拿到更多,这样的策略也比较科学,因为给银行带来创收的主要还是靠业务人员。

他补充道:“银行本就是做业务的,薪水多少与业务紧密相关,如果非得贴上降薪的标签,就是业务难做导致营收及利润下降,报酬自然少了。有些业务不好做但薪酬高,是要留住核心员工,有些业务很好做,薪酬并不高,这是在依据市场水平权衡,以上解决的是系数问题,核心就是看业务。”

事实上,不同性质的银行,因管理方式、薪酬制度、市场资源存在差异,也使行业收入水平差距较大。比如,部分银行资金技术实力强,特殊时期仍可通过电子银行、手机银行等线上方式展业,所以员工收入依旧可观。但结合上述采访可以窥探,大行回应没有降薪计划也无需质疑,疫情原因无法正常展业,部分员工业务提成减少了,这才是构成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吧!

记者|宋戈  肖世清(实习记者)

(编辑:文静)
关键字: 银行 降薪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