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报道|“抱团取暖”共抗风险 中小银行迎来兼并重组潮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金融报道|“抱团取暖”共抗风险 中小银行迎来兼并重组潮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0-09-25 18:04:00
字号:

2020年,中小银行逐渐成为监管重点之一。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防范中小银行风险、完善中小银行治理、推动中小银行改革之声屡现。当前,受历史遗留问题及现实运营差异的共同影响叠加疫情冲击,中小银行面临着风险或将进一步暴露的挑战。

在此背景下,年内多地传出了中小银行或进行兼并重组、或参股投资同类机构的消息,中小银行通过兼并重组共抗风险渐成行业趋势。分析人士认为,中小银行在兼并重组过程中不能简单粗暴的进行“拉郎配”,在此过程中仍有诸多问题需要关注。

年内多地推进中小银行合并重组  

公开资料显示,年内监管层针对中小银行兼并重组事项屡次发声,表示年内针对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的工作力度较大,部分中小银行改革重组工作正在推进过程中。据财经网金融了解,日前多地传出中小银行兼并重组的最新消息,同时银保监会官网年内已披露多起中小银行参股投资其它体量相当的银行机构的批复,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大潮将至。

日前,据银保监会官网显示,银保监会同意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设立四川银行。同时,山西省内多家城商行目前也在进行合并重组事项,消息称山西省内的5家城商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长治银行、大同银行将合并重组为一家城商行,名称可能为山西银行,且有望于年底挂牌。若上述合并重组事项落地成功,山西省内6家城商行将大幅缩减为2家。

除去上述城商行之外,同为中小银行的农商行也在合并重组的队列中。据了解,经银保监会及江苏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批准,徐州市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徐州农商行”)于日前召开创立大会暨股东大会第一次会议,徐州农商行正式创立。公开信息显示,7月28日,江苏银保监局同意徐州淮海农商银行、徐州铜山农商银行、徐州彭城农商银行三家农村商业银行新设合并,筹建徐州农商银行。此外,江苏省内两家上市农商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此前先后宣布入股徐州农商行。

除此之外,7月23日,陕西银保监局同意陕西榆林榆阳农商银行和陕西横山农商银行以新设合并的方式发起设立陕西榆林农商银行,并承继陕西榆林榆阳农商银行和陕西横山农商银行的债权、债务等;8月3日,福建邵武农商行获批筹建。根据福建银保监局批复,福清汇通农商行、平潭农商行分别参股福建邵武农商行2000万股,占福建邵武农商行股本总额比例均为6.73%。

监管方面对于中小银行兼并重组工作也颇为关注——今年4月份,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曾明确表示,今年会陆续看到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较大,特别是进行市场化重组方面的力度和措施会比较多。7月份,银保监会召开的线上媒体通气会上,有关人士也介绍称,银保监会支持部分省份因地制宜,对辖内部分城商行采取联合重组方式深化改革、化解风险,目前有的省份辖内中小银行改革重组正在有序推进。

“从上半年密集的监管发声中可以判断,未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会成为业内潮流。”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向财经网金融如此表示。

在其看来,监管持续推进中小银行合并重组事项,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历史原因方面,中小银行在过去发展中积累了不少风险,一些存量资产处置的担子较重,而回顾过去,监管围绕大型银行的不良化解做了很多工作,但中小银行这块还存在短板。现实原因方面,随着历史包袱的堆积以及宏观环境的下行,部分中小银行的底层风险逐渐暴露出来,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即将收官的当下,推动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具有现实意义。”

中小银行包袱犹存 重组助力风险出清

事实上,当前中小银行仍存在历史包袱待解、股东乱象亟待治理等问题。而随着风险的持续暴露,兼并重组或将成为其化解上述问题的重要手段之一。

《中国上市银行分析报告2020》指出,由于历史原因、宏观环境变化以及自身管理能力等原因,近年来中小银行暴露出许多问题,主要体现在股权结构混乱、通过他人违规代持股权、逃避监管审查、大股东违规干涉银行业务经营、内部人控制等方面。部分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银行可能面临重组、兼并和接管。

苏筱芮也向财经网金融分析称,当前中小银行存在一些风险:一是经营风险,部分中小银行不去聚焦主业,盲目追求扩张速度和规模,在经营过程中偏离了轨道;二是股权风险,部分中小银行内部股权管理工作形同虚设,甚至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三是财务风险,部分中小银行在资本结构、收入结构健康程度堪忧,流动性管理水平低下,导致危机潜藏。

事实上,股东违法违规事件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屡见不鲜。早前,银保监会曾首次向社会公开银行保险机构的38名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其中便涉及多家银行机构。

而联合资信发布的《晋城银行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显示,该行第一大股东中融新大集团(持股比例9.58%股份)出现一定程度债务危机,且中融新大持有晋城银行股份已全部被质押。公开信息显示,今年7月,中融新大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公司。董事长王清涛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被限制高消费行为。

日前,裁判文书网所披露的一桩旧案也再度揭开中小银行股东乱象的一角。延边农商行的一名股东套取银行贷款后成为银行股东。据裁判文书披露的细节,2016年12月至次年3月,玄盛资本实际控制人陈某在延边农商行的“帮助”下,虚构财务数据从该行贷款3亿元,并入股该行成为第二大股东,玄盛资本仅实际耗用3750万元自有资金,就取得了延边农商行1.35亿股股权,并获得股权分红2025万元。

“推进中小银行进行合并重组可以帮助中小银行化解历史包袱、优化财务体系,在加强公司治理和股权管理方面也具有促进作用。”上述人士表示。

“拉郎配”风险及伴生问题仍需警惕

尽管兼并重组是中小银行抵御风险的一条可行之路,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小银行兼并重组并非简单粗暴的“拉郎配”,相关各方需要各司其职、协调发展,才能够产生“1+1>2”的效果。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曾在第二届小微经济发展论坛上提醒,中小银行在处置风险时不能简单的拉郎配。这样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例如,破坏金融机构体系的完整性,立足本土、小而精的农信社受到打击,出现越来越多大型农村金融机构,转而追求大项目、大客户和跨区经营,不利于农信社下沉重心进行更好的“三农”和小微金融服务。

苏筱芮则认为,地方政府通常起到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固然有行政干预的成分在里面,但也需要注意不能过度干预,而是要引入市场化机制,充分发挥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积极作用。

同时,在合并重组的过程中,中小银行自身也要有所注意——一是要明确发展方向,合并重组涉及到各项资源的整合,并购重组前各家银行的优势与资源不尽相同,需要梳理思路、聚集优势,而不是化作散沙一团。二是要优化人员管理,原有银行的各部门、领导干部、基层员工、公司文化等都存在差异,如何发挥合并重组后的公司架构优势,最大化人员配置效率,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作者:王欣宇】 (编辑:王欣宇)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