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报道|上半年银行业净利润普降 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金融报道|上半年银行业净利润普降 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0-08-12 16:35:00
字号:

尽管当前上市银行尚未开启半年报的披露工作,但已有诸多中小银行发布了上半年经营数据。而随着半年报的逐步披露,疫情冲击下银行业面临的压力与挑战也渐渐展露出头角。

当前,一众中小银行的盈利水平回落,资本充足水平依旧承压。财经网金融梳理发现,当前在半年报中披露相关数据的中小银行中,近六成银行的净利润出现负增长,且多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呈现下滑趋势。

银保监会数据也显示,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1万亿,同比下降9.4%。而随着政策指导金融机构普惠让利以及资产质量暴露滞后性给拨备计提带来的压力,未来商业银行的净利润水平仍需保持关注。在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空间有限的背景下,中小银行或更需积极探索外部融资渠道。

二季度银行业资本充足指标下滑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持续承压

由二季度商业银行资本指标的走低可见,银行业尤其是中小型银行,仍面临着资本补充的压力。

8月10日,银保监会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今年二季度末,我国商业银行的整体资本充足率出现轻度下滑,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7%,较上季末下降0.41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61%,较上季末下降0.3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21%,较上季末下降0.31个百分点。

分机构类型来看,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行、城商行、民营银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92%、12.92%、12.56%、14.22%、12.23%。其中,城商行及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相对偏低,且距离10.5%的监管安全红线边际又进一步。

事实上,商业银行资本指标的下滑早有体现。企业预警通App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二季报披露资本充足指标的银行中,已有69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出现了下滑,其中有6家银行已经跌破监管红线。

以广东华兴银行为例,该行上半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71%、一级资本充足率8.71%、资本充足率12.53%。不仅较去年年末分别跌去0.96个百分点、0.96个百分点、1.44个百分点 ,前两项指标更是创下了自2012年以来的最低记录。

同时,乌当农商行二季度报显示,该行上半年合并口径下资本充足率为4.85%、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有1.7%,在当前已披露上述数据的银行中排名末尾。而银保监会对商业银行各级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为: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除乌当农商行外,阳谷农商行、贵阳农商行、荣成农商行、烟台农商行、辽阳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在监管红线之下。

联合资信在相关研报中分析称,农村金融机构整体资产质量较差、信贷资产拨备覆盖水平和资本充足率均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并认为,2020年疫情冲击或将对农村金融机构信贷资产质量产生负面影响,且其盈利能力有限,内生资本能力较弱,农村金融机构面临着较为迫切的资本补充需求。

银保监会7月16日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银保监会农村银行部副主任洪小平在会上指出,中小银行主要监管指标良好,但一些个别地区或个别机构,农村中小银行的资本确实存在缺口。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也在会上指出,在支持让利实体经济力度加大、资产规模持续扩张,信用风险加速暴露的背景下,在不考虑外源性资本补充情况下,城商行资本充足水平未来三年可能会明显下降。

近六成银行净利润负增长  监管发声推动中小银行资本补充

随着银保监会披露2020年二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情况,业界对于疫情冲击下银行业净利润或呈现负增长的猜测成为现实。而对于商业银行而言,补充资本的方式主要包括内生利润留存以及外部募资补充两种。当前,随着盈利水平放缓以及政策支持力度加大,诸多中小银行或应探索补充资本新渠道。

银保监会披露,2020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0万亿元,同比下降9.4%,平均资本利润率为10.35%。商业银行平均资产利润率为0.83%,较上季末下降0.15个百分点。

企业预警通App的数据则显示,截止8月12日16时,在今年上半年可对比净利润指标的120家银行中,有78家出现负增长,其中7家银行净利润降幅超过50%,辽阳银行和延边农商行降幅均超过了80%,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了88.21%和84.96%。此外还有24家银行的净利润增长率在个位数徘徊,两位数增长的银行较为少见。

针对当前非上市中小银行的净利润增长普遍趋缓,且出现了大规模的负增长的现状,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向财经网金融分析称:“上半年银行润增长趋缓甚至负增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这些非上市的中小银行,面向的中小微个人及企业主体更为下沉,受到疫情等大环境的影响也更加严重;另一个是出于谨慎性原则,对未来存在恶化可能的资产加大计提。”

早前,中诚信国际方面也指出:“随着监管政策导向继续强化及LPR形成机制的逐步完善,银行业整体息差水平仍面临较大压力,同时在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下,拨备计提上升,整体盈利能力呈弱化趋势,中小银行表现更为明显,且影响将高于大型银行。”

而在内生不足的背景下,中小银行拓展外部渠道补充资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相对于大型银行而言,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渠道更为狭窄。对此,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除了内源性的利润增长,中小银行还能够通过市场化手段来补充资本,比如优先股、永续债、定向增资、公开发行上市等方式,近期政策层面对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也多有支持,例如国常会允许地方专项债来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等。”

财经网金融也注意到,目前银行中进行IPO、定向增资,发行永续债、二级债等的主体均为以城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型银行,且债券发行主体正在加速扩容。

以永续债发行为例,中国货币网的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已有18家银行发行了规模为3396亿元的永续债,其中有13家中小型银行。而去年全年,在发行永续债的15家银行中,包括5家国有银行和7家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仅有3家。同时,银保监会批复显示,截止目前今年已有22家银行获准发行永续债,超过去年全年的20家,其中中小银行占据17席。

此外,日前有消息称,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2000亿专项债额度已下达。共1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获得该额度,平均每个省份约111亿。公开资料显示,7月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

事实上,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已多次强调推进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重要性。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推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和完善治理,更好服务中小微企业。金融委发布11条金融改革措施,其中包括《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银保监会也曾多次表示进一步推进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日前,央行召开2020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其中再度提及,推动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重点加大中小银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支持力度。未来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或迎更多政策利好。

【作者:王欣宇】 (编辑:黎安)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