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盂县农商行二季度亏损2400万 老赖股东关联贷款不降反升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山西盂县农商行二季度亏损2400万 老赖股东关联贷款不降反升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20-07-31 10:34:53
字号:

华夏时报记者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日前,山西盂县农商行发布2020年半年信息披露报告。该行继前两年营业收和净利润双双负增长之后,今年上半年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截至6月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28亿元,同比下滑16.18%;净利润0.32亿元,同比骤降57.89%。

值得注意的是,盂县农商行今年一季度盈利0.56亿元,较2019年一季度还保持增长状态。综合半年数据看,该行二季度亏损0.24亿元。显然,盂县农商行上半年盈利腰斩主要是受到二季度亏损的影响。

此外,盂县农商行的股东质量也有待提高。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该行第三、第四大股东华通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通路桥)、山西南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娄集团”)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也就是俗称的“老赖”。据天眼查披露,目前两家已经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南娄集团作为盂县农商行的股东,2016年时与该行关联贷款0.95亿元,截至2019年末,关联贷款为1.2亿元。也就是说,南娄集团自2016年成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后,关联贷款不降反升。

对于经营下滑等问题,盂县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盂县农商行按照政府和监管部门的要求,对三农和小微企业减费让利,金额达5000多万元,导致盈利下滑。”

“从三季度开始,盂县农商行将开展百日大营销、百日清非(不良)活动,提高盈利水平。”上述工作人员进一步表示。

二季度亏损2400万

盂县农商行2020年中报显示,该行资产和负债规模在贷款和存款的带动下保持增长。截至6月末,该行资产总额达到187.23亿元,比年初增加3.63亿元;负债总额171.23亿元,较年初增加3.82亿元;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101亿元,增长6.72亿元;吸收存款143.06亿元,增长8.33亿元。

不过,盂县农商行在扩表的同时,营利状况却出现下滑。

具体来看,盂县农商行营业收入主要由利息净收入和投资收益构成。上半年该行利息收入为3.48亿元,同比减少0.43亿元;利息支出为2.56亿元,同比增加0.23亿元。此消彼长,上半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仅为0.92亿元,较2019年上半年减少0.65亿元,降幅41.4%。虽然该行上半年投资收益增长10.17%至1.3亿元,但在利息净收入下滑的影响下,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28亿元,同比下滑16.18%。

盂县农商行在营收下降的同时,其营业支出却在增加。利润表显示,该行上半年压缩了业务及管理费,该项支出为0.93亿元,较2019年上半年减少0.34亿元,降幅26.77%。但占营业支出较高比例的资产减值损失却出现大幅增长,达到0.86亿元,较2019年上半年增加0.45亿元,增幅109.76%。从数据不难看出,即便该行对业务及管理费进行一定压缩,但资产减值损失支出的大幅上升导致整体营业支出上升5.85%至1.81亿元。

显然,在营业收入下降和营业支出增长的通过作用下,盂县农商行净利润骤降。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净利润0.32亿元,降幅57.89%。

除此之外,记者注意到,盂县农商行半年时间获得的净利润竟少于一季度末的净利润。一季报披露,截至今年3月末,该行净利润为0.56亿元,也就是盂县农商行在二季度不但没有获得盈利,反而亏损了0.24亿元。

一季报显示,今年前3个月,盂县农商行利息净收入和投资收益分别为0.4亿元和0.72亿元,加上手续费和佣金收入,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14亿元。结合上半年2.28亿元的营业收入看,该行第二季度营收应为1.14亿元,两个季度持平。

再看营业支出,该行一季度营业支出仅有0.39亿元,而截至6月末的营业支出高达1.81亿元。经计算可知,该行第二季度的营业支出为1.42亿元,环比上升了264.1%。进一步看,盂县农商行一季度业务及管理费为0.39亿元,第二季度为0.54亿元,环比增加0.15亿元,增幅38.46%。此外,由于该行对上年计提拨备进行部分回转,今年一季度资产减值损失为-18.33万元,经计算,该行第二季度资产减值损失飙升至0.86亿元。

数据表明,盂县农商行第二季度营业支出大幅增加主要是受到资产减值损失的推动,并且第二季度营业支出已经高于同期营业收入,扣除税费等之后最终出现亏损。

老赖股东1.2亿贷款待清偿

年报显示,山西盂县农商行是在原盂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2年4月19日,经原银监会批准后正式挂牌营业。目前注册资本10亿元。

截至2019年末,该行持股比例超过5%以上的股东有山西建科天然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阳泉孟县石店煤业有限公司、华通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通路桥”)、山西南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娄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9.62%、9.45%、6.3%、5.78%。

引人关注的是,上述股东中,第三大股东华通路桥和第四大股东南娄集团均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就是俗称的“老赖”,并且已经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华通路桥共有10次被列入失信名单。其中最早的一次是2018年6月30日,被洛阳市瀍河回族区人民法院立案。当时法院判决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是,“华通路桥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13599435.5元”。但之后华通路桥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而被列入失信名单。今年1月13日,华通路桥被荥阳市人民法院立案,最终因拒不支付31万元工程款及利息被列入失信名单。

南娄集团同样有10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早在2015年9月,南娄集团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法院为盂县人民法院,其应尽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显示,“被告山西南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8日前一次性给原告货款人民币43300元整”,但南娄集团全部未履行。南娄集团成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是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引人关注的是,华通路桥和南娄集团在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期间,都与盂县农商行有关联贷款。

年报显示,2016年到2019年,华通路桥在盂县农商行的贷款余额分别为9000万元、6000万元、6000万元、0元;该行于2016年至2018年对上述贷款计提减值准备270万元、300万元和90万元。

同报告期内,南娄集团在该行的贷款余额分别为9500万元、1.2亿元、1.2亿元、1.2亿元。也就是说,南娄集团在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后,其在盂县农商行的关联贷款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年报显示,该行在2016年到2019年对南娄集团上述贷款分别计提减值准备285万元、600万元、4491.6亿元。2019年,盂县农商行并未在年报中披露南娄集团的贷款减值准备情况。

(编辑:黎安)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