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证险业务巨额赔付、车险难扭亏,受拖累华农财险2019净亏损2.16亿_保险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保险 >
 

保证险业务巨额赔付、车险难扭亏,受拖累华农财险2019净亏损2.16亿

本文来源于蓝鲸 2020-05-18 09:44:43
字号:

作者:李丹萍 雷赛兰

2019年,受保证保险和车险业务拖累,华农财险打破连续6年盈利的记录,由盈转亏,净亏损2.16亿元,在业内人士看来,华农财险需更加注重保费质量,进行风险防范,在经营战略、业务选择策略上及时调整。

事实上,由于华农财险近年业绩不佳,原始股东中水渔业(5.700, 0.09, 1.60%)(000798.SZ)不堪承压,已于2019年年末挂牌拟出清所持股权,及时止损。与此同时,股东出走的华农财险也还有两件大事未解决,增资未落定、总经理职位空缺一年,承压的华农财险或面临不少烦恼。

信保踩雷拉后腿,华农财险亏损2.16亿

净利润连续4年下滑的华农财险,在2019年,未能保持盈利趋势,由盈转亏,净亏损2.16亿元。纵向来看,近几年华农财险保持盈利,但并不稳定,2015年实现0.25亿元净利润,此后3年持续下滑,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0.12亿元、0.1亿元、0.08亿元。

亏损之“祸”,源于保证险。华农财险表示,“公司在2017年、2018年承保了部分保证保险业务,2019年出现巨额赔付,因此导致公司出现了较大的经营亏损“。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2016年至2018年,华农财险大力发展保证保险业务,保费规模从此前的不足千元,快速飙升至378.95万元、246.14万元、1009.71万元。

伴随消费升级、消费金融发展,为小微企业贷款、个人消费类贷款等信用保证保险(融资类信保业务)快速发展,但风险也逐步暴露,违约事件频发,不少财险公司在该业务上“踩雷”,赔付较大,承保亏损,华农财险也是其中之一。

“保证保险风险较大,主要源于保险公司风控不力,只考虑到前期保费收入收取,忽视后期赔付风险。此外,保险公司实际上缺乏一定客户的信用风险评价的支撑数据和相应技术,保险公司进入保证保险领域,我们认为还是应该要审慎一些”,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粟芳对蓝鲸保险分析称,其建议,保险公司当谨慎开展信保业务,在经营过程中,要善于积累数据,并且充分利用第三方机构的信用评级能力。

事实上,监管层也逐步摸底排雷,加强对保险公司开展信保业务的经营管理。目前,各家财险公司对信保业务的态度更为严谨。蓝鲸保险注意到,华农财险正缩减保证险规模,2019年,保证保险保费收入28.75万元,同比下降97.15%。

“截至2019年12月,公司保证保险保单均已到期,大额赔款已基本支付完毕,风险已得到了充分释放,后续不会再产生较大影响“,华农财险称,保证保险虽然给公司带来了一定财务亏损,但不会动摇稳健发展、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根基。

事实上,除保证险外,车险业务也持续拖累华农财险业绩,2015年至2018年,车险分别承保亏损0.8亿、0.59亿、1.26亿、0.88亿,2019年,车险业务亏损进一步放大至1.76亿元。

业绩连连下滑,也导致发起股东心生退意。2019年12月,华农财险创始股东中水渔业公告称,拟以1.88亿元挂牌转让华农财险11%股权,除回笼资金聚焦主业、盘活资产外,对于中水渔业而言,业绩持续下滑的华农财险,或欠缺投资效益。在2019年年报中,中水渔业直言,“报告期内,参股公司华农财险出现巨亏,给自身效益带来压力”。

增资未落定、总经理空缺,华农财险有忧心事

纵观华农财险面临的难题,也是多数中小财险的通病,车险承保难以盈利,拓展非车险业务却“摔跤”。

“根据我们前期研究,在车险一险独大的行业背景下,保险公司不应单纯转向发展非车险业务,而应选取与车险相关性风险较小的险种,从相关性角度入手,进行产品布局”,粟芳指出,其建议称,农业保险与车险相关性较弱,“尽管目前存在一定的困难,但未来前景较好,并且有国家政策扶持”。

事实上,华农财险早期发展定位为“以农险为主,兼顾其他财产险种”,发起股东包括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总公司、中水渔业、中牧实业等农渔企业,相对具有股东资源优势,但后期发展并未以农险为主,或绕了“弯路”。

2019年初,华农财险把“科技赋能”作为新发展战略,明确未来三年,要充分运用和发挥科技赋能的力量,在互联网与保险互相融合的新态势下打造战略升级的2.0版。

“现代保险的发展离不开科技的支持,无论是什么险种,都离不开保险科技的运用,如果还是按照传统的保险思路去走,并不具备太大前景。保险科技是一个创新的领域,对于各家保险公司来说,也存在弯道超车的可能性”,粟芳指出,“各家公司都在摸索之中,借助股东或是自身有资本实力去投资,是比较现实的路径”。

“但重在落实而非口号”,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则持有较为谨慎的观点,在其看来,华农财险希望借助保险科技实现业务创新和差异化发展,破解经营困局的初衷是好的,但也要考虑持续投入与经济效益之间、成效与预期之间的差距,深化科技赋能。

2020年一季度业绩发布会上,华农保险表示,公司已确定两大经营目标,一是以效益优先、高质量发展为导向,取得平稳较好的发展业绩;二是以科技赋能和创新驱动为支撑,奠定未来可持续发展基础。在业务选择上,放弃风险较大缺乏专业能力支撑的大型风险和部分临分业务,聚焦风险相对可控符合华农特点的分散型业务,同时确保风险敞口在可承受范围内。

数据显示,1季度,华农财险实现净利润315.91万,同比增长102.46%;经营综合成本率下降1.7个百分点;揽收5.38亿元保费,同比增11.96%,初显向好趋势。

然而,华农财险也还有两件大事未解决,增资未落定以及总经理空缺。

2019年7月,华农财险股东一致通过《2019年增资扩股方案》,拟增发18亿股,每股面值1 元,发行价格为每股1.71 元,募集资金30.78 亿元,溢价部分计入资本公积。增资后,华农财险注册资本由10亿元增至28亿元,为扩大经营规模、拓宽业务领域、提升服务水平、增强竞争力提供必要保障。

华农财险总经理一职,自张宗韬离职后,已空缺近1年,目前由董事长苏如春代行职权。多家媒体报道,众安保险汽车事业群总裁王禹拟接棒,王禹精于车险业务,“挖角”而来是否为主导车险业务转型发展?对此,蓝鲸保险多次联系华农财险采访求证,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编辑:倪萍)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