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村镇银行经营惨淡,深圳农商行困局待解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旗下村镇银行经营惨淡,深圳农商行困局待解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2020-03-26 09:43:39
字号:

近期,广东银保监局公布了关于筹建广东惠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来农商行”)的批复,其中,深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农商行”)作为大股东参与了该行的筹建工作。这是深圳农商行近年来的又一次跨区域扩张动作。2010年以来,深圳农商行已跨省发起设立了4家村镇银行。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至今,国内已有高达30家村镇银行因违法行为被银保监会公示处罚,村镇银行的经营状况引起市场关注,尤其是农商行作为主发起人的村镇银行。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作为深圳市唯一的本土地方性法人银行,深圳农商行近年来营收规模持续增长,但背后仍存部分隐忧,如控股的多家村镇银行持续亏损、拨备覆盖率和流动性比例持续下滑、不良贷款率攀升、可疑类贷款余额陡增等。

3月23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深圳农商行发函询问,但截至本报告发布,未获回复。

【分析解读】

一、旗下村镇银行经营惨淡

村镇银行指的是,经中国银保监会依据有关法律法规批准,在农村地区设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旨在为当地农民、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服务,发起机构多是城商行、农商行等。

不过,由于大多数村镇银行往往设立在经济不太发达地区,经营效益不甚理想。

以深圳农商行为例。据其2018年年报,迄今该行累计参与发起设立4家村镇银行,分别为宜州深通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宜州深通”)、灵川深通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灵州深通”))、扶绥深通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扶绥深通”)、苍梧深通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苍梧深通”)。4家村镇银行均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深圳农商行持股比例均为51%。

image.png

宜州深通、灵州深通、扶绥深通、苍梧深通4家村镇银行的成立时间分别为2010年、2011年、2011年、2013年。截至2018年末,灵州深通和扶绥深通仍处于大幅亏损状态,净利润分别为-2580.6万元、-1973.54万元;宜州深通和苍梧深通则挣扎于盈亏平衡线附近,净利润分别为211.11万元、395.5万元。

灵州深通的经营业绩最为惨淡。据深圳农商行2017年和2018年年报,2016—2018年,灵州深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51.19万元、1029.56万元、1025.48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4万元、-337.96万元、-2580.36万元,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呈持续下滑态势,2017年业绩转盈为亏,2018年则加剧恶化。

image.png

一般而言,商业银行发起设立村镇银行的目的往往在于,拓展业务的地域覆盖范围、加强服务的综合化水平。但在村镇银行的经营管理方面,深圳农商行与同处珠三角的广州农商行(01551.HK)相比,差距巨大。

据广州农商行A股招股书,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广州农商行累计控股25家珠江村镇银行,资产总额合计471.5亿元,占该行资产总额5.53%。2018年,25家村镇银行中仅2家亏损,23家盈利,且16家净利润超千万元。

3.png

可以看出,深圳农商行控股的4家村镇银行尽管经营时间均长达7年以上,但经营业绩较为惨淡,4家村镇银行2018年的净利润总和甚至比不上广州农商行控股的一家中部地区的村镇银行。

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灵川深通和扶绥深通分别因违规行为被央行南宁中心支行公示处罚。其中,灵川深通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被处以8万元罚款,同时相关责任人被处以各4000元罚款;扶绥深通因虚报个体工商户经营性贷款、虚报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虚报涉农贷款、账户变更未及时备案、账户撤销未及时备案被给予警告,并被处以3万元罚款。

时代商学院认为,我国农商行大多数由农信社改制而来,历史包袱大,且定位于服务三农、服务地方经济,信贷行业集中度高,易受地方经济波动影响,因此,农商行在跨区域扩张经营方面不宜激进,应在修炼好经营管理内功的基础上,再找出一条适合自身的扩张道路。

二、盈利能力:净息差大幅低于行业均值

据年报数据,2016—2018年,深圳农商行营业收入分别为67.92亿元、76.78亿元、87.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71亿元、37.37亿元、43.23亿元,营收和净利润规模均稳健增长。

然而,时代商学院发现,深圳农商行的资产利润率呈逐年下降态势。2016年、2017年、2018年,深圳农商行的资产利润率分别为1.51%、1.47%、1.46%。

此外,深圳农商行《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以下简称《计划》)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个月,深圳农商行净息差分别为2.98%、2.78%、2.49%,2018年、2019年分别同比下降0.2个、0.29个百分点。而同期银保监会披露的农商行净息差的行业均值分别为2.95%、3.02%、2.74%。

image.png

可以看出,近年来随着市场竞争加剧,深圳农商行盈利能力趋弱,其净息差已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若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应对,该行盈利空间恐将继续承压。

三、监管指标分析

1.流动性比例低于行业均值

拨备覆盖率和流动性比例是银行业两个主要的风险监管核心指标。

《计划》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三季度末,深圳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48.6%、247.3%、228.92%,尽管高于银保监会的监管要求,但已呈逐年下降态势,尤其是2019年较2018年下降近20个百分点。

此外,同期深圳农商行的流动性比例(流动性资产余额与流动性负债余额之比)分别为61.97%、51.91%、56.74%,整体上呈下降趋势;同期银保监会披露的农商行行业均值分别为53.14%、58.77%、61.02%。

image.png

可以看出,近三年深圳农商行的流动性比例变化趋势与行业平均水平有所背离,由2017年领先行业均值8.83个百分点变为落后行业均值4.28个百分点,落差令人诧异。对此变动,深圳农商行在年报里并没有作出解释。

时代商学院认为,在去同业、去杠杆的监管大环境下,商业银行面临回表压力,资产、负债和期限匹配可能出现问题,使得流动性承压。特别是中小型银行自身风控能力相对不足,保持相对平稳的流动性比例有利于避免过度追求业务扩张和短期利润带来的流动性风险。比如,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对中小微企业持续经营造成巨大不利影响,也考验银行的抗风险能力。

2.不良贷款率陡升

《计划》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三季度末,深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9%、1.16%、1.49%。与2018年相比,2019年不良贷款率突然飙升0.33个百分点。此外,深圳农商行的可疑类贷款金额和比例均在上升。

2018年年报显示,深圳农商行的可疑类贷款余额从2017年的6.96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11.08亿元,同比增长69.54%;可疑类贷款比例也从2017年的0.52%上升至2018年的0.73%,增幅为0.21个百分点。

image.png

所谓可疑类贷款,指的是借款人无法足额偿还贷款本息,即使执行担保或抵押,也肯定要造成较大损失的贷款。不良率、可疑类贷款的攀升,势必将降低深圳农商行的盈利水平。

(编辑:王欣宇)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