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保资产旗下人保添益债基突然暂停运作 疑受踩雷波及_保险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保险 >
 

人保资产旗下人保添益债基突然暂停运作 疑受踩雷波及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2020-03-12 09:54:57
字号:

2020年刚翻过两个月,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就已显现,向来以稳健著称的险资公募竟也难逃踩入“雷区”。

3月6日,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人保资产”)发布了关于人保添益6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下称“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基”)暂停下一封闭期运作公告。

据Wind数据显示,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基成立时间为2019年8月7日,截至2019年末的规模为13.29亿元。也就是说,该基金的“寿命”,仅有7个月时间。业绩方面,该基金今年以来亏损幅度超过10%,在全行业债券基金中位列下游。

对于风控为上的保险资管来说,缘何会出现此种局面?3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曾联系人保资产上海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并提出采访需求,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回复。

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不难窥见,人保添益6个月此次暂停运作,恐与人保资产踩雷北大方正违约债券有关。

人保添益债基突然暂停运作

今年3月6日,成立7个月的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基突然用一纸公告按下了“暂停键”。

人保资产在公告中称,根据基金合同的规定及本基金暂停下一封闭期运作的安排,本基金管理人将于2020 年3月6日对全部基金份额自动赎回。基金暂停运作后,也将暂停转换业务。

对于暂停下一封闭期运作的原因,公告称,截至基金开放期(2月7日至3月5日)最后一日日终,基金资产净值加上该基金开放期最后一日交易申请确认的申购确认金额,扣除赎回确认金额后的余额,已低于5000万元且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则基金管理人可决定继续进入下一封闭期或暂停下一封闭期运作。

也就是说,从中探究原因,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基应是资产规模或持有人数量已经达到清盘红线。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基金A/C类份额合计规模还曾有13.29亿元。

规模急剧缩水的背后,是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基不佳的业绩表现。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6日,该基金A/C份额,今年以来的收益率分别为-10.66%和-10.72%,大幅跑输同期债券型基金1.92%的平均收益。

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真正拖累该基金年内业绩的,其实主要是今年2月25日,该基金净值暴跌,日跌10.46%,市场一片哗然。

“债券基金净值异常大跌,一般来说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重仓持有的债券出现违约风险,估值下调;二是或遭遇投资者集中赎回。”3月6日,北京一家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研究总监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疑踩雷违约债引发连锁反应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公开信息发现,2019年12月5日,人保资产曾发布关于旗下基金持有债券估值价格调整的公告,称公司决定自2019年12月3日起,对旗下基金所持有的“19方正SCP002”“18方正09”按照中债特殊估值价格进行估值调整。

与之时间线对应的是,2019年12月2日,北大方正首度被曝债务危机。当日,北大方正公告,旗下发行总额20亿元的“19方正SCP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同日,联合资信将北大方正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并一起下调了“18方正09”的信用等级至A,该债券上次债项评级为AAA。

紧随其后,2019年12月3日,人保资产旗下16只基金(A/C份额分开计算)应声下跌,为首的是人保鑫盛纯债、人保鑫裕增强,两者单日跌幅分别为7.15%和6.11%。从公开数据看,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这两只债基均重仓“18方正09”。

需要说明的是,在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基的前5大重仓债券中,其实并没有北大方正旗下债券的踪迹,未披露的持仓部分是否含有尚不得而知。

进入2020年,北大方正债务危机再度生变,2月19日晚,北大方正旗下上市公司公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北京银行(5.140, -0.01, -0.19%)提出的对北大方正进行重整的申请。同日,联合资信再次将北大方正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下降至B,“18方正09”的信用等级也同步降至“B”。

据Wind数据显示,目前北大方正旗下包括“19方正SCP002”在内的24只债券,已构成实质违约,违约债券余额高达365.4亿元。

违约风险的进一步发酵,或引发投资者大额赎回。2月20日,就有投资者在该基金的基金吧中留言称“赶紧赎回,还会再跌”。

也有行业人士认为,或有占比较高的机构客户一次性巨额赎回,导致基金资产跌破了清盘线。

机构投债需强化内部评级

3月6日,湖北一家证券公司非银行业研究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实,保险公司投资信用债标的发生违约的案例并不多见。因为险资本身作为风险偏好较低的机构投资者,对信用债的配置非常谨慎,一般固收类资产更倾向于投资利率债和优质的非标资产。

“但少见不等于不发生,2016年以来,信用债违约规模不断增加,其中不乏一些评级较高的发行主体,人保资产踩雷的北大方正债券就曾是AAA级。这一方面说明在债券违约潮下,踩雷中招的概率加大;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基金管理人过于依赖评级机构给出的判断,缺乏内部评级管理,后续还应强化自身的风险把控能力。”该非银研究员表示。

沪上一位债券基金经理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在规避踩雷违约债风险方面,首先,投研人员应加强内部对债券主体的研究深度;其次,要提升与风控部门和交易员之间的协作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债券较好的入库要求,交易策略上也能做到在风险萌芽期及时止损。

“退一万步,如果一旦踩雷违约债又无法交易,那就只能积极参与到债券违约补偿的博弈中,用法律武器推动违约回收。”该基金经理说。

对于今年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近期,多家公募基金公司给予“谨慎”态度。国金基金认为,在资金宽松、利率下行的大背景下,票息较高的信用债市场需求旺盛,推动收益率下行,但是信用下沉仍需格外谨慎。

“信用风险爆发呈现多样化特征,信用债投资仍需集中在中高资质。”该公司固定收益部负责人3月6日表示。

“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快,影响之大远远超出市场预期,特别是对旅游、酒店、餐饮、娱乐为代表的休闲服务业和商贸企业影响尤甚,地产、交通运输等行业受冲击程度也不低,近日,海外疫情又呈现快速扩大态势,对于进出口企业,后续影响延续。因此,这几类行业的信用风险有所增加。”诺德基金固定收益部副总监景辉3月7日还对时代周报记者称,每年3月到二季度结束,都是债券到期偿付的传统高峰期,更需要警惕信用风险。

(编辑:倪萍)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