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长春履新数研所所长(附公开评论数字货币时间线)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个股查询:
 

穆长春履新数研所所长(附公开评论数字货币时间线)

本文来源于上海证券报 2019-09-10 13:57:00
字号:

重磅!穆长春正式出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附穆长春公开评论数字货币时间线)

新任所长穆长春近期就数字货币发展发表了诸多观点,并于本周发布了《Libra与数字货币》的公开课,详细解读了中国数字货币DC/EP,同时也回答了市场对于Libra等市场热点问题的关切。

9月6日,据《上海证券报》消息,央行支付结算司原副司长穆长春正式出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此前‘腾讯一线’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2018年10月,姚前卸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后,穆长春接任了该职务。

《上海证券报》称,自前任所长姚前担任中证登总经理后,央行数研所掌门人一直处于空缺状态。多家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有合作的金融机构称,穆长春成为第二任所长后,央行数研所工作进展顺利,备受关注的央行数字货币距离正式亮相已经不远。

今年6月18日,Facebook推出Libra后,央行开始密集发声。穆长春也多次针对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发表公开评论。

7月8日,穆长春于‘财新网’发文称,Libra必须纳入央行监管框架。穆长春表示,Libra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以及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

7月9日,穆长春于‘彭博’发表英文评论文章,再次强调Libra必须纳入央行监管框架。穆长春还表示,Libra可能会引起汇率套利及不同货币间竞相印钞,要尽快让人民币实现可兑换才能抵御住Libra的侵蚀;

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穆长春首度公布央行数字货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同时宣称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

9月4日,穆长春于知识付费平台“得到”开设‘科技金融前沿: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付费课程,截至目前,购买人数已接近15000人。

以下为《上海证券报》报道全文:

记者 孙忠 

上证报记者近日获悉,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迎来了新任掌门人,央行支付结算司原副司长穆长春正式担任所长,而备受关注的央行数字货币距离正式亮相近在咫尺。

数字货币亮相为期不远

据悉,自前任所长姚前担任中证登总经理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掌门人一直处于空缺状态。多家与该研究所有合作的金融机构向记者表示,穆长春成为第二任所长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工作进展顺利,备受关注的央行数字货币距离正式亮相已经不远。

2014年,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便提出构建数字货币的想法,央行也成立了全球最早从事法定数字货币研发的官方机构——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该所主要工作职责是根据国家战略部署和央行整体工作安排,专注于数字货币与金融科技创新发展,开展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

新任所长穆长春近期就数字货币发展发表了诸多观点,并于本周发布了《Libra与数字货币》的公开课,详细解读了中国数字货币DC/EP,同时也回答了市场对于Libra等市场热点问题的关切。

中国数字货币技术更完善

“中国版数字货币项目称之为DC/EP,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其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是数字化形态。我们对它的定义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穆长春对于中国版数字货币进行了清晰定义。

中国版数字货币不需要账户就能够实现价值转移。具体场景中,只要手机上有DC/EP的数字钱包,不需要网络,只要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实现转账功能。传统电子支付在没有信号的环境中无用武之地,而DC/EP不需要网络就能支付,因此也被称之为收支双方“双离线支付”。

“即便是Libra也无法做到这一点。”穆长春表示。此外,中国版数字货币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摆脱了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的控制。

在电子支付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央行为何执着于研发数字货币?穆长春强调,首要目的是为了保护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需要未雨绸缪。

同时,DC/EP的推出也考虑到居民消费的隐私权。穆长春表示,公众有匿名支付的需求,但如今的支付工具都跟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紧紧绑定,满足不了消费者的匿名支付需求,也不可能完全取代现钞支付。而央行数字货币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它既能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价值特征,又能满足便携和匿名的诉求。

央行对技术路线保持中性

穆长春表示,目前DC/EP采用的是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对公众。这意味着将有一些商业机构也将参与数字货币运行之中,既符合我国国情,又能调动市场机构积极性。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央行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正式推出国家支持的数字货币“DC/EP”,初期将向工商银行(5.510, 0.00, 0.00%)、建设银行(7.050, -0.04, -0.56%)、中国银行(3.620, -0.01, -0.28%)、农业银行(3.470, -0.02, -0.57%)、阿里巴巴、腾讯以及银联7家机构发行。

穆长春透露,央行数字货币研发不预设技术路线。Libra是混合架构,DC/EP也是混合架构。但在这个层面,央行保持技术中性,不干预商业机构技术路线选择。商业机构向公众兑换数字货币时,采用区块链技术还是传统账户体系都可以。无论采取哪种技术路线,央行都能适应。

他表示,DC/EP的投放过程跟纸钞投放一样。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开户,按照百分之百全额缴纳准备金,个人和企业通过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开立数字钱包。DC/EP依旧是M0替代,具有法偿性。

对于用户而言,只要下载一个App进行注册,就可以使用数字钱包,充值取现则需要对接传统银行账户。

不过,此次穆长春并未讨论备受关注的数字货币智能合约功能。穆长春此前在多个场合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加载智能合约。但如果加载超出其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就会使其退化成有价票证,降低其可使用程度,会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不利影响。因此,数字货币会加载有利于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但对于超过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还是保持比较审慎的态度。

(编辑:李思融)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