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黑天鹅” 交银施罗德 规模缩水新管理层承压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个股查询:
 

屡遭“黑天鹅” 交银施罗德 规模缩水新管理层承压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7-12 14:39:00
字号:

许楠楠/文

上周新城控股遭遇“黑天鹅”。包括交银施罗德、招商基金、万家基金等一批公募基金被套牢。其中,交银施罗德旗下的“新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稳健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新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等9个基金产品在今年一季度持有新城控股股票,占流通股比例约0.83%,是公募基金持有最多的。【新城控股“股债”双雷交银施罗德单日损失8000万

而在上半年,交银施罗德还曾踩雷视觉中国。【视觉中国遭遇黑天鹅交银施罗德两日损失或达2.5亿

纵观今年以来发生的A股市场黑天鹅事件,被牵涉的公募或许仍可以自称不幸。但对于交银施罗德来说,其近年来的投研能力,以及产品业绩缺乏更多的亮点,可能将是新管理层不得不直视的问题。

接连遭遇“黑天鹅”多产品业绩亮点不足

 接连的“黑天鹅事件”对交银施罗德的重仓基金影响较大。据财经网梳理,从踩雷基金产品的业绩来看,近三个月均出现下跌。其中,交银精选和交银新成长十大重仓股重合,其中持有的美年健康、新城控股、视觉中国近三个月跌幅均超30%。

微信图片_20190712143304

图片来源:wind数据截图

微信图片_20190712143425

图片来源:wind数据截图

“黑天鹅”事件的浮亏也给市场敲响了警钟。今年以来,股票型基金平均平均收益率23.21%。而财经网通过wind数据梳理也发现,交银施罗德旗下的股票基金业绩可谓亮点不足。从行业来看,消费证券主题基金在业绩上领跑。交银施罗德旗下的交银消费新驱动今年以来仅收益28.35%,处在同类中下游水平。

黑天鹅事件使得交银施罗德重仓的基金净值跌幅明显较大,影响其排名。但是,整体来看,交银施罗德近两年明显受到业绩不佳的影响,规模增速出现明显的放缓。

 规模严重“掉队”

作为交通银行“嫡系”的交银施罗德基金,早年规模可谓突飞猛进。然而,近年来却发展缓慢,与同类基金相比被远远甩在尾后。

而据财经网统计,2019年上半年,倘若不剔除货币基金与短期理财债券基金,交银施罗德与其他银行系基金公司差距,而同期成立的工银瑞信、建信基金两家银行系公募的资管规模远超交银施罗德。Wind最新数据显示,交银施罗德的资产合计为1606亿元,农银汇理为2036亿元,中银基金为3751亿元,工银瑞信为5255亿元,而建信为5725亿元。

微信图片_20190712143502

图片来源:wind数据截图

此外,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若剔除货币基金与短期理财债券基金,交银施罗德的口径规模仅为785.44亿元,行业排名第24位。

微信图片_20190712143543

图片来源: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

此外,财经网还注意到,交银施罗德货币基金规模近两年变动幅度最大。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规模为353.67亿元,到2018年二季度突破1000亿元,至当年年底缩水为957.58亿元,然而,2019年二季度再缩水至820.72亿元。

微信图片_20190712143623

图片来源:wind数据截图

据财经网了解,2018年交银施罗德旗下的交银活期通A/E贡献的管理费最多,近2亿元。今年上半年两只货基规模均出现缩水,通常情况基金公司对货基收取的管理费为0.33%,权益类基金为1.5%。由此可见,交银施罗德基金货基贡献的管理费将收入减少。

微信图片_20190712143658

图片来源:wind数据截图

 新管理层承压

 今年以来,在权益类基金被资金抢筹的同时,固收类产品成为赎回的目标。而交银施罗德基金今年新发基金中并没有重视这一情况。

微信图片_20190712143739

图片来源:wind数据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成立于2005年8月4日,由交通银行和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国际集装箱海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的合资基金管理公司,三方持股比例分别为65%、30%、5%。

从投研来看,最新数据显示,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目前共有80只基金,由23位基金经理管理,平均每位基金经理管理3.477只基金,而这些基金经理的平均任职年限不足4年,其中,经验在4年以下的有13人。

此外,董事长、总经理一职的频繁更换,也让投资人产生了管理层不稳定的印象。

据公告显示,2019年2月28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称阮红离任总经理一职,公司副总经理谢卫升任总经理一职。对于此次基金换帅以及阮红离任原因,交银施罗德在公告上解释为因工作需要。

此前,2018年10月20日,交银施罗德基金发布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公告,原董事长于亚利达法定退休年龄离任,交银施罗德原总经理阮红改任交银施罗德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高管的更换是否与业绩有关?有业内人士对财经网表示,“交银施罗德这些年发展停滞不前的原因或许和公司治理、人才储备等因素密不可分。”

对于,新舵手如何看待业绩与规模两大山带来的挑战?截至发稿时,交银施罗德并未给出回复。

【作者:许楠楠】 (编辑:林辰)
关键字: 交通银行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