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踩雷:股价闪崩暴跌近20% 董事长引发的连环炸_互联网金融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个股查询:
 

诺亚踩雷:股价闪崩暴跌近20% 董事长引发的连环炸

本文来源于中国基金报 2019-07-09 09:22:17
字号:

(原标题:午夜惊魂!6000亿诺亚财富旗下私募踩雷,股价闪崩暴跌近20%,竟是A股女董事长被抓引发“连环炸”!)

爆雷天天有,最近特别多。

没想到,一个上市公司美女董事长被刑拘,竟然引发连环炸。

被刑事拘留的博信股份董事长罗静,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A股博信股份7月5日跌停,7月8日出现地天板。而港股承兴国际控股最惨,暴跌近90%;新加坡主板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交易量较小,股价变化不大。

上述的公司暴跌,爆的也是罗静自己的公司,然而,竟然传导到诺亚财富去了,7月8日晚间,美股诺亚财富瞬间闪崩,股价暴跌20%。

诺亚财富官网介绍,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累计财富配置规模6362亿,为超过27万名高净值人士提供综合服务。?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瓜很大,基金君给你们捋一捋。

美女董事长引发的连环炸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然而信息披露于众,已经时隔15天之久。

实控人被刑拘这么大的事情,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公司股价暴跌闪崩。

罗静的A股公司博信股份比较神奇,继上一交易日跌停后,于今日早盘再度一字板跌停,报11.05元,创2015年9月份以来新低,最新总市值25.4亿;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午后,博信股份打开股价直线拉升至涨停,分时成交额高达7亿,换手率超30%。

而问题则出在罗静的港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2662HK),开盘暴跌,盘中一度跌超90%,市值也缩水至5亿港元。承兴国际控股股价从开盘前的4港元下跌至1港元以内的仙股,只用了短短十分钟。

最关键的是,投资者们发现,东财软件上显示,诺亚财富竟然成为了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还持有6.7亿股!

这不就是妥妥的踩雷了?于是,就有了美股诺亚财富的股价闪崩的一幕。

诺亚财富34亿踩雷

最新回应:我不是股东、这是股权质押!

为什么炒股软件显示,诺亚财富持有6.77亿股承兴国际控股?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连发公告,解释了这件事情。

基金君整理了几大要点。

1、诺亚财富不是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这不是股权转让而是股权质押

2、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以及诺亚融资租赁公司此前签署了承兴国际控股的《股权质押合同》。

3、为什么炒股软件显示诺亚财富是股东,原来是根据港股的披露要求,会向上穿透到实际控制人,所以歌斐资产的上层股东以及实控人汪静波也一起披露了。

1

1

那么歌斐资产借给罗静多少钱做股权质押呢?美股公司诺亚财富也发了公告称,旗下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Cams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作为这些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了各种法律诉讼,并致力于采取最佳行动,履行其义务,保护基金投资者利益。

1

诺亚财富还发了一份《媒体回复函》,上面显示,关于诺亚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的创世核心企业私募基金延期事件,公司已于7月8日19点(北京时间)发布官方声明,发现该项目风险因素后,立即启动了对存续期内其它产品的深度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歌斐管理基金总额为1711亿,产品数量共计800余支)。诺亚财富将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尽全力推进事件解决。

1

另外,诺亚财富的女董事长也发了内部信。

1

公开信息显示,诺亚财富起源于2003年,以“诺亚财富”为品牌,源起于中国。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旗下公司获得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业务发展相关金融牌照与资格的综合金融服务管理集团。

诺亚的董事长叫汪静波,拥有超过20年金融与财富管理行业从业经验。1992年进入金融行业,历任湘财证券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湘财荷银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总经理。

2005年8月,汪静波带领创始团队组建诺亚财富。汪静波2010年11月10日,诺亚财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代码NOAH,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

1

官网介绍,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累计财富配置规模6362亿,为超过27万名高净值人士提供综合服务。?

1

截至发稿,诺亚财富股价暴跌超17%,跌幅已经有所收窄,市值蒸发了30多亿人民币左右。

罗静被刑拘前一天就质押套现

有个小细节值得注意。

港交所披露易显示,6月19日,汪静波旗下的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现在承兴国际控股大股东一栏,持股比例为62.84%。以上机构的权益披露原因为,取得了股份的保证权益。

而一天后的6月20日,罗静就在上海被公安机关拘留。

1

事件回顾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1

公开资料显示,被刑事拘留的董事长罗静,在1996年创办承兴国际集团,目前该集团为集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

1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述公告,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在6月20日已经被刑拘了,如今信息披露于众,已经时隔15天之久。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四章——“临时报告”,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而上述重大事件包括,公司涉嫌违法违规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受到刑事处罚、重大行政处罚;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

在股吧中,博信股份的披露时间也成为股民“讨伐”的焦点。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博信股份净利润亏损5244.70万元,同比下降720%;扣非净流润5417.61万元,同比下降6191%。

往前追溯,5200万的亏损,相当于亏掉了此前5年的盈利总和。

公司在年报中解释称,公司的业绩下滑与其转型失利直接相关。

在苏州晟隽于2017年9月正式入主后,博信股份就开启了由市政工程业务向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领域业务转型之路。公司通过设立博信智通、博信智联、博信智能、博文智能等,尝试开拓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等新领域。

新业务的发展,使得博信股份去年的收入同比大幅增长,但却是增收不增利,出现了较大的亏损。与此同时,博信股份负债出现大额的增长,资产负债率上升5成至97.74%。在年报审计时,会计师发现,博信股份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在对博信股份全资子公司博信智联2018年10~12月账载营业收入2.33亿元中的部分收入,会计师执行了检查、函证、走访等审计程序,但仍未能获取满意的审计证据,以消除其对其中部分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确认的疑虑。

5月12日,博信股份收到上交所《关于对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在《问询函》中,针对博信股份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非标意见,营业收入确认、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的合理性等诸多问题,上交所罗列出10多个问题,要求上市公司在5月25日前进行回复。

然而,在上交所要求的截止日到期前一天,博信股份发布了延期回复公告,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问询函》涉及内容较多,需进一步补充与完善,公司未能在上交所要求的时间内完成《问询函》回复并披露。但公司表示将加快补充、完善《问询函》涉及的相关事项,尽快回复并予以披露。”

如今,距离上交所问询函已经过去50多天时间了,博信股份仍未对其进行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博信股份子公司的经营问题也开始暴露。5月18日,博信股份披露称,博信智通被拖欠775.74万元货款,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6月14日,上市公司再度披露称,博信智通被拖欠1.19亿元货款,其将客户告上法庭。

1

8日晚间,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经询问已离职的董事会秘书陈苑、证券事务代表张泽获告知,两人均因个人原因离职,在离职前未知晓董事长罗静、财务总监姜绍阳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事宜。

同时,目前公司七名董监高在7月5日前均不知悉上述事宜,公司不存在信息披露违规情形。另外,鉴于公司未能联系到控股股东,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6530万股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的原因暂未获悉。

  博信“魔咒”

  三年两任实控人被刑拘

博信股份的前身是红光实业,由原国营红光电子管厂等于1993年5月共同发起设立,并于1997年上市。上市之后多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1

2009年东莞首富杨志茂先是通过新世纪科教拓展有限公司持有ST博信3060万股,同年10月23日,杨志茂又受让深圳博信持有的ST博信3240万股。由此,杨志茂通过间接和直接持有ST博信合计6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7.39%,成为ST博信的实际控制人。

由于杨志茂对锦龙股份的成功运作,将广东清远的一家纺织、化纤企业重组成一家以证券业务为主业的区域性金控平台,市场上对博信股份重组的预期从来就没有断过。

从2014年中到2016年中,博信股份从收购稀土到收到TMT,各种消息炒作之下,股价一度翻了300%。

1

2015年,杨志茂因涉嫌受贿而被刑拘,当时公司并未公告这一消息。2015年11月14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第一大股东杨志茂拟将所持14.09%股份,即3240万股转让给深圳前海烜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烜卓发展)。不过,杨志茂的配偶“朱凤廉”持有公司3060万股并未卖掉。

2017年7月3日晚间博信股份又披露公告称,烜卓发展和朱凤廉拟将其合计持有的6530.01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8.39%)协议转让给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下文简称苏州晟隽),公司控股股东由此将由烜卓发展变更为苏州晟隽,实控人变更为罗静。

万万没有想到,罗静入主博信股份不到两年时间,又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的事件。

  A股上演地天板

  港股暴跌超80%

受此事件影响,公司股价当日跌停,与此同时,7月8日开盘,博信股份股价亦一字跌停,截至上午收盘,依然有约30万手卖单封于跌停板,无一买单。与此同时,罗静旗下另一家港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更是放量大跌,盘中最大跌幅接近90%,截至下午收盘仍然跌逾80%。

1

截至8日上午12时左右,罗静旗下A、H股两公司自6月20日以来市值已缩水超80亿元。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上午还牢牢封于跌停板的博信股份,突然在下午开盘后4分钟内异军突起,并瞬间从跌停板拉至涨停板,完成了一个标准的“地天板”。随后巨量资金带动了大量成交,空多资金反复博弈下,最终博信股份收于涨停板,报13.51元/股。

1

巨量资金博弈为哪般?难道博信股份董事长被刑拘事宜出现了反转?到底是哪些资金在撬板?类似疑问一时间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相关疑问在上交所公布的盘后交易数据中可见一斑。盘后数据显示,博信股份8日买一和卖一均为同一席位,申万宏源温州车站大道证券营业部买入1.09亿的同时,卖出了6416.13万元,显然是温州资金在“自救”。

1

当日买二至买五以及卖二至卖五八个席位中,均无类似前述温州资金同时买卖情况。

买二至买五分别为安信证券盐城世纪大道证券营业部、海通证券嵊州西前街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五角场证券营业部、安信证券广州猎德大道证券营业部,其中买二金额较大,为1.03亿元,而卖二至卖五分别为国元证券上海东方路证券营业部、信达证券绍兴裕民路证券营业部、信达证券浙江分公司、海通证券上海普陀区澳门路证券营业部,卖出金额在2300万元至4200万元之间。

据查,当日博信股份共成交8.59亿元,换手率高达33.24%,其中超过8亿元交易均在下午交易时间内完成。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