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未来3月兑付潮 天安财险或割爱兴业银行股权救急_保险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保险 >
个股查询:
 

直面未来3月兑付潮 天安财险或割爱兴业银行股权救急

本文来源于投资时报 2019-05-24 13:26:55
字号:

在前4个月已兑付404.8亿元情况下,5月至12月,天安财险仍有154.21亿元理财险需完成兑付。而其去年末理财险余额仅566.35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巨亏13.48亿元,去年同期则盈利3.25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凌岳《投资时报》研究员  凌岳

先是连续两次“踩雷”履约险,紧接着又因现金流错配陷入流动性危机,在失去昔日赫赫有名“明天系”的照拂后,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安财险)注定将迎来一个多事之夏。

该公司控股股东西水股份(10.160, 0.07, 0.69%)(600291.SH)此前发布公布称,公司于5月10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内蒙古西水创业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下称问询函),要求其从经营信息、会计政策等方面进一步补充披露信息。据悉,监管层明确指令要求披露的信息,直指天安财险当前面临的兑付期等问题。

5月18日,西水股份在回复上交所的相关函中表示:天安财险投资资产股权投资基金、集合信托产品与理财险兑付存在一定程度的现金流错配,因此,公司尚存在流动性紧张的风险。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天安财险的理财险余额合计566.35亿元,而仅2019年1月至4月已完成理财险兑付404.80亿元。同时,2019年5月至12月尚需完成理财险兑付154.21亿元,2020年需兑付的金额则为16.44亿元。

针对流动性风险等问题,《投资时报》日前向天安财险发送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兑付危机或变卖资产

缺口,现在单凭肉眼即可发现——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5月10日上交所向西水股份下发的问询函显示,2018年天安财险持续处于理财型保险的净兑付时期。其中“保户储金及投资款”科目资金流入为0,资金流出1187亿元,至当年期末余额566.35亿元,而未来一年内还需兑付的金额却超过550亿元。

对此,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天安财险的兑付安排;转让及回购兴业银行(18.200, 0.15, 0.83%)(601166.SH)股权收益权的交易是否合规,以及对兴业银行股份的投资决策是否发生变化;保险业务承保利润为负的原因,以及对相关因素是否可能持续影响公司业绩等。

天安财险近年来在投资理财型业务上扩张较为激进。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其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分别为259.26亿元、1266.99亿元、2474.82亿元,同比增长11280%、388.7%、95.33%。之后监管措施对中短存续期业务规模加以限制以及公司层面逐渐停售投资型产品,令天安财险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开始大幅下降:2017年、2018年分别为1702.49亿元和566.35亿元,同比下降31.21%、66.73%。

从西水股份披露的数据可以看到,2019年5至7月将是天安财险兑付压力最大的三个月,“潮峰”期累计主要资产与主要负债的现金流匹配情况已呈负值,分别为-26.65亿元、-139.26亿元、-56.56亿元。

如何应对初夏里理财型产品的百亿级兑付?西水股份称,在不考虑无明确到期期限资产的情况下,公司在2019年5至7月存在资产负债累计现金流缺口,天安财险计划通过出售投资性房地产、提前结束信托产品、处置其他无固定期限资产等方式补充资金,满足理财险兑付及对外融资偿还的资金需求。

同时,西水股份方面表示,未来如处置兴业银行股票,公司及天安财险合计持有兴业银行的股数占比将降至3%以下,公司及天安财险将不具有向兴业银行公司提名董事的权利,公司及天安财险将不再符合按照长期股权投资对兴业银行股权投资进行会计核算的基础,将按照金融工具准则进行会计核算,进而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截至5月23日开盘,西水股份10.11元/股表现较52周高点已回落39.1%。

据了解,在2019年5月,天安财险曾拟提交董事会议案,提请董事会授权管理层根据其理财险兑付、对外融资到期等负债端现金流需求与资产端现金流供给的匹配情况,在部分存在现金流缺口的时段,通过卖出兴业银行股票的方式增加资金来源。不过,目前尚未确定召开董事会的具体日期。

资产规模及净利大幅下挫

对于天安财险来说,目前所要面对的不仅是出卖资产缓解流动性紧张的问题,还有不断收缩的资产以及大幅亏损的业绩。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天安财险的总资产分别为3025.84亿元、2225.03亿元、1113.4亿元,2017年与2018年同比分别下降26.47%、49.96%,而2018年的总资产仅相当于两年前的不足三成七。

此外,天安财险2018年已赚保费为148.5亿元,虽然同比增长5.43%,但增速较上年减少了11.78个百分点;综合成本率为107.48%,较2017年增加了6.86个百分点。此外,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5位的机动车辆保险、意外险、责任保险、健康险、企业财产保险的承保利润均为负值,分别为-6.8亿元、-1.91亿元、-0.24亿元、-0.39亿元、-0.46亿元。

盈利方面,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报告期内天安财险净亏损达13.48亿元,和2018年四季度亏损2.91亿元相比,环比降幅高达363.23%。事实上,其净利润已连续5个季度下降,2018年一季度至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3.25亿元、3893.54万元、-209.7万元,其中二、三季度的环比降幅分别为88%、94.87%。

对于上述现状,西水股份回复问询函时表示主要源于三大方面:一是受保费充足度降低共性因素和公司提高客户满意度因素影响,赔付水平同比上升,加上非车险市场竞争更趋激烈,行业整体保费充足度降低,天安财险保费充足度也出现降低;二是在销售渠道建设和目标业务领域销售资源方面的投入力度加大,费用水平同比上升。三是承保亏损主要由车险、意外险和保证险造成,占比为90.1%,其中车险保费收入比重最高,占比为78.62%,而2018年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主要是综合费用率上升导致。

从2018年年报可以看到,天安财险的车险保费收入为119.08亿元,占比达78.62%,综合成本率为105.61%,较2017年上升3.43个百分点;意外险业务保费收入8.91亿元,同比增长56.26%,综合成本率122.43%,较上年上升13.49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西水股份在此次回应中表示,天安财险承保的房抵贷业务也发生不同程度的违约。

履约险曾多次踩雷

成立于1995年1月的天安财险,是中国首家由企业出资组建的股份制商业保险公司和国内第四家财产保险公司,总部设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注册资本为177.6亿元。

在2012年之前,该公司经历多次亏损,直到2012年新总裁高焕利上任,并对公司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全面实施传统险和理财险“双轮”驱动战略后,该公司才扭转困局。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5年,天安财险资产从70亿元急升至1600亿元,上升幅度达22.85倍;而与理财型保险挂钩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则由259.26亿元升至1266.99亿元——升幅计488%。

然而,随着监管趋严该公司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出现大幅下挫。

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5月6日发布的天安财险2015年资本补充债券跟踪评级显示,该公司2019年面临较大的满期给付压力,短期流动性压力加大,投资收益持续下滑,盈利能力有所波动,评定天安财险主体信用等级为“AA”,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债项等级为“AA-”。

而正因流动性危机万般焦虑的天安财险,近期又被曝出履约险踩雷P2P。有投资人表示,天安(贵州省)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安金交中心)的多款理财产品自去年11月起违约,该平台称产品投资有保险保障,但至今尚未获得赔付。对此,天安财险方面也表示确实承保了天安金交中心的履约险,不过关于产品逾期和相关理赔情况却没有回应。

据了解,早在去年8月米缸金融被曝逾期之时,天安财险和安心保险也曾一起因承保该公司履约险“躺枪”。不过根据米缸金融微博日前发布的内容,天安财险已完成相关违约资产的赔付。

(编辑:倪萍)
关键字: 天安 财险 股权 银行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