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银行年报光鲜背后隐忧显 中间业务收入全面滑坡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个股查询:
 

成都银行年报光鲜背后隐忧显 中间业务收入全面滑坡

本文来源于投资时报 2019-05-14 11:25:19
字号:

《投资时报》研究员 金丽

没有任何意外,成都银行(8.710, -0.04, -0.46%)(601838.SH)上市后交出的首份年报成绩单很是漂亮——总资产和净利润均实现两位数增长。不过,在看似亢奋的数据背后,暗藏的风险同样露出了苗头。

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外部环境下,国内银行业普遍表现审慎,而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惜贷。颇为吊诡的是,2018年成都银行恰恰逆势而为。数据显示,该行去年累计发放贷款和垫款净增加幅度高达184.86%,而同期吸收存款及同业存放款项净增却仅为7.44%,二者之间显然不成比例。这一“剪刀差”导致成都银行全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表现为净流出119亿元,同比下滑127.93%。更值得警惕的是,该行流动性覆盖率已经连续三年下降:2016年、2017年、2018年该项指标分别为349.04%、185.46%、133.75%。

此外,在代表着银行业转型方向的中间业务收入指标上,成都银行也很不乐观,2018年相关重要指标几乎全线下滑,其中包括理财及资管业务收入、银行卡业务收入、投资银行业务收入等。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向成都银行发送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2018年现金流压力大

现金流对实体企业的意义不言而喻。

打个比方,现金流就像企业的血液,而应收款及其他占用资金的行为等就好比“血栓”,当“血栓”过多现金难以流动,企业就会“休克”甚至“梗死”。

当然,在企业快速扩张过程中,现金流经常呈现负值,在经济环境尚好情况下,债权人一般会相对包容。然而若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债权人往往表现出更高的风险厌恶度,一旦出现风吹草动就急于出手维护自身利益。事实上,近一两年来类似案例屡见不鲜,不少企业资产还算优质,却因为没有足够现金流被债权人逼债,最终导致企业被迫变卖优质资产、重组甚至选择破产。

成都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该行去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表现为净流出119亿,同比下滑127.93%。

通常而言,银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负数的首要原因是期内贷款增长过快。成都银行也充分体现出这一点。该行吸收存款及同业存放款项净增加7.44%,与此同时,发放贷款和垫款净增加幅度却高达184.86%,揽存能力远不及其放贷能力。

“现在我们手头资金不少,但不敢投放,怕出风险。”一位股份制行人士坦言。据了解,像这家股份制行一样对放贷持极高警惕态度的银行不在少数。该人士同时表示,由于大中型银行放贷持谨慎态度,使得不少客户转向城商行等地方性银行,这或许是地方银行去年放贷激增的一个原因。

分季度看,成都银行一季度和四季度现金是2018年现金净流出的主要时间段,净流出分别为248.26亿元和145.28亿元。

此外,成都银行在去年大幅度放贷后,已无多少余量加大资金利用率来提高收益率。与大中型银行相比,中小银行的网点较少,吸储能力不足,要想提高收益就只能加大资金利用率,给放贷之后余下的资金寻找获得安全稳健收益的出路,比如存放中央银行和同业款项等,同时这又会进一步导致经营性现金流出增加。

根据成都银行2018年现金流量表,在现金流出项下,其发放贷款和垫款大幅增加,而存放中央银行和同业款项净增加额则表现为零增加。

中间业务收入全面滑坡

中间业务收入对于银行的战略意义之重要已成共识,成都银行在这方面亦迎来挑战,2018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30.83亿元,同比下降21.5%。

从具体项目来看,该行理财及资产管理业务下滑较为严重,达到28.65%。不过,报告期内,该行发行理财产品规模仍在上升,去年共发行理财产品1087.45亿元,同比增长5.58%。其中,个人理财募集1062.15亿元,较上年增长19.15%;机构理财募集25.3亿元,较上年下降81.74%。报告期末成都银行理财产品余额266.19亿元,较上年增长9.28%。

净值型理财产品已成为各家银行的重点发展方向,而这非常考验银行的管理能力,对城商行等中小银行挑战更加严峻。城商行发行净值型理财产品起步普遍较晚,而成都银行直至2018年才初次涉足。

然而,当很多中小银行还没把净值型产品搞明白时,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风潮已然袭来。目前,已有30余家大中型银行理财子公司准备入局,其中五大国有行及光大银行(3.880, -0.03, -0.77%)(601818.SH)、招商银行(32.770, -0.03, -0.09%)(港股03968)(600036.SH)已经获批。地方性银行也感受到了危机。今年初,成都银行出也发布公告称拟出资不超过10亿元发起设立成都银行理财有限责任公司,不过尚需取得有关监管机构的批准。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罗荣华认为,东部沿海地区经济更为发达,无论资金端还是资产端,均具有较大的可选择空间。面对监管政策的调整与市场的格局变动,能及时响应并制定有效措施。与此相对照,中西部地区城商行必须有所作为,否则在理财子公司监管红利叠加激烈市场竞争的背景下,其理财业务很可能被边缘化。

除了理财及资产管理业务,成都银行2018年银行卡业务收入也同比下降21.28%;代理收付及委托业务收入下滑21.34%;投资银行业务收入下滑幅度最大,达73.73%;担保鉴证业务收入下滑10.3%。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8年末,成都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8.54亿元,较年初增加3.34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54%,同比下降0.1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237.01%,较上年增长35.60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该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和可疑类贷款迁徙率较上年分别上升22.65%和75.57%;逾期3年以上贷款增幅高达111.54%。

(编辑:项万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