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慧实控人被拘 管理费1.7亿占营收28%拖累净利_证券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证券 >
个股查询:
 

大智慧实控人被拘 管理费1.7亿占营收28%拖累净利

本文来源于长江商报 2019-05-07 10:11:00
字号:

长江商报记者 郑玮

曾创12天拉11板,股价最高涨超300%神话的大智慧风光不再,5月6日大智慧继续跌停。

大智慧在二级市场上的颓势与其实控人被拘留有关。4月底,大智慧公告称,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张长虹因涉及事项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接受调查。

随着罚单而来的是大批投资者纷纷索赔,截至4月15日,所涉诉讼金额已超5亿元。

不过,张长虹已于2016年7月23日辞去公司所担任的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不再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公司公告称,生产经营活动目前不受影响,经营情况正常。

不可否认的是,离开了张长虹的大智慧业绩并不乐观。去年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94亿元,同比下降6.99%;净利润为1.08亿元,同比下降71.71%;扣非净利润亏损0.06亿元,已连续七年为负。今年一季报,公司亏损681万元,同比下降609%。

下滑的业绩或源于公司较高的期间费用。去年,公司的管理费用、销售费用分别为1.66亿元、0.89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达到28%、15%。这一比例远超同业公司同花顺。

此前为了拯救下滑的业绩,大智慧做出了不少努力,但都不见成效,高额的支出,甚至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亏损。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仅大智慧2016年新开设的社交和直播类平台,2016年到2018年就分别亏损9亿元、740万元和800万元,三年累计亏损9.15亿元。

虚增1.2亿利润被顶格处罚

张长虹辞任和被拘留,牵扯到大智慧2016年的一桩旧案。

张长虹是大智慧的实际控制人,也是大智慧的创始人,还曾入选2016年胡润IT富豪榜,个人资产达93亿元,位居第47。

2011年1月,大智慧成功上市,张长虹及其亲友一跃成为亿万富翁。

大智慧上市当年顺利实现盈利,但上市第二年(2012年),业绩大幅度下滑,当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6亿元。按照规定,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或者被追溯重述后连续为负值,将对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代码前加“*ST”)。

于是,为了避免“披星戴帽”,大智慧在2013年铤而走险,玩起了虚增利润的险招,数额高达1.2亿元。

事情败露后,大智慧收购湘财证券落空,其转型为集提供互联网金融信息、数据分析和专业金融服务于一体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商”的计划也无果而终。

据2016年《行政处罚决定书》,发布2013年年报时,大智慧通过承诺“可全额退款”的销售方式提前确认收入,以“打新股”等为名进行营销、延后确认年终奖少计当期成本费用等方式,共计虚增2013年度利润1.2亿元,占当年对外披露的合并利润总额的281%。

为此,证监会决定对大智慧给予警告,处以60万元罚款,而这一罚款金额已经是证监会权限内所能进行的顶格处罚。证监会还对包括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张长虹在内的14名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的罚款,张长虹等5名责任人员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实际上,2013年下半年,为提升业绩,大智慧就“兵行险招”并购了主营白银贵金属交易的民泰,并采取多个措施“粉饰”业绩报表,埋下了一系列隐患。

2014年后,民泰的白银贵金属交易纷争不断,引发一系列激烈纠纷和诉讼,最终导致大智慧在2014退出此业务。

公司涉诉讼金额已超5亿

随着罚单而来的是,近期大批投资者纷纷提出索赔,所涉诉讼金额已超5亿元。

大智慧在第一季报中披露,因《行政处罚决定书》所涉及的虚假陈述责任,陆续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中院”)、上海金融法院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来的《应诉通知书》、《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及相关法律文书。

截至2019年4月15日,公司收到一中院和上海金融法院发来的民事诉讼《应诉通知书》及相关法律文书合计2798例,一中院和上海金融法院已受理的原告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所涉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5.3亿元。公司收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来《民事申请再审案件应诉通知书》及相关法律文书1例,诉讼请求金额为13.6万元。

公司收到一中院发来的《民事裁定书》及相关法律文书合计698例,法院准许原告撤回对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的起诉,撤回的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1.5亿元。

公司收到一中院《民事判决书》及相关法律文书,根据《民事判决书》显示,法院已对1120名原告诉本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做出一审判决,判决驳回99名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公司赔偿1021名原告投资差额损失及佣金损失,累计判决驳回金额7689.24万元,累计判决赔偿金额6642.13万元。

公司收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来的《民事判决书》,二审判决公司赔偿592名原告投资差额损失及佣金损失。公司根据上述涉诉事项的判决结果确认应赔偿金额9455.87万元(其中已支付赔偿金额合计8483.23万元)。考虑新增诉讼和二审判决的影响,公司最终对尚在审理中的剩余诉讼计提预计负债1.75亿元。

扣非净利连续七年亏损

诉讼纠纷不断,大智慧经营业绩也不好看。

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9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9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0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1.71%。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主业不振,去年,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06亿元,这一数据已连续七年为负。

大智慧还发布了一季报,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4亿元,同比增长5.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680.8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133.70万元;基本每股亏损0.003元。

连年亏损也引发了证监会的关注,近期,大智慧还收到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要求说明公司整体业务情况、毛利率变动大的原因、扣非归母净利润及经营现金流长期为负的原因,问询函共涉及22个问题。

实际上,大智慧自上市第二年以来期间费用一直居高不下,在销售毛利率较高水平下仍然亏损。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年报发现,2018年,大智慧的销售毛利率为58.07%,同比下滑2.3个百分点;管理费用、销售费用分别为1.66亿元、0.89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达到28%、15%;上年同期两项数据分别为55%、19%。

大智慧的管理费用及销售费用长期金额大、在成本费用中的占比高,且明显高于同业的互联网金融信息供应商同花顺。

数据显示,同花顺2018年管理费用及销售费用占比营收分别为7.6%、10.7%。

此前为了拯救下滑的业绩,大智慧做出了不少努力:2014年出资85亿元拟收购湘财证券、开设子公司拓展新业务(直播、视频、彩票)等,但都不见成效,高额的支出,甚至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亏损。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仅大智慧2016年新开设的社交和直播类平台,2016年到2018年分别亏损9亿元、740万元和800万元,三年累计亏损9.15亿元。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净利 管理费 智慧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