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财险2018现金流合计亏空4亿 车险亏损同比扩大113.88%_保险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保险 >
个股查询:
 

长江财险2018现金流合计亏空4亿 车险亏损同比扩大113.88%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4-24 16:39:00
字号:

4月22日,长江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财险”)发布2018年年度信息披露报告。

据披露,2018年,长江财险营业收入为5.16亿元;净亏损1.95亿元;年投资亏损0.79亿,现金流连续两年吃紧。

显然,长江财险仍未走出亏损泥潭。

利润过山车 亏损创新高

公开信息显示,长江财险2011年发起成立,次年便实现盈利0.12亿。然而,此后8年经营并不稳定,除去2014年实现盈利0.09亿,2015年实现盈利0.22亿外,其余年份净利润均呈现亏损状态。

财经网梳理,2016年至2018年,长江财险亏损持续扩大,其净亏损分别为: 0.62亿元、1.10亿元、1.95亿元。2018年亏损额同比激增77.27%。投资收益也呈现连年下跌的态势,2016年至2018年,长江财险获取的投资收益分别为:0.58亿元、0.42亿元,-0.79亿元。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长江财险投资由盈利转为亏损,长江财险的亏损幅度也迅速扩大至0.79亿元。

此外,年报显示,长江财险的营业外收入中包含政府补助,而这也与其盈利状况有着密切关联。财经网梳理发现,在近三年中,随着长江财险获得的政府补助持续减少,其当年的亏损额度也在扩大。根据信息披露报告,2016年,长江财险获得政府补助金额0.12亿元,2017年,政府补助金额为337万元,而2018年长江财险并未再获得政府补贴,而在停止补贴的2018年,长江财险亏损达到1.95亿元。

根据财经网粗略计算,成立不足八年的长江财险已累计亏损近四亿。持续亏损将长江财险推入现金流吃紧的境地中。根据年报信息,2017年,长江财险年度净现金流为-2.20亿元;2018年,长江财险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27亿;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73亿,现金流合计亏空4亿元。

车险业务亏损扩大113.88%  手续费支出走高

财经网查阅发现,2016年至2018年,长江财险原保费收入分别是8.25亿、7.38亿、7.28亿。而在原保费收入持续下滑的过程中,其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却在一路走高。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其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为:1.18亿、1.28亿、1.46亿。

从具体的业务层面看,2018年,长江财险保费收入居前5位的保险产品是机动车辆保险、企业财产保险、责任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和农业保险。年报显示,2018年,车险保费收入为3.51亿元,承保亏损为0.77亿元;企业财产保险保费收入为3.13亿元,承保亏损0.44亿元,责任险保费收入为0.3亿元,承保亏损0.042亿元,意外伤害保险保费收入为0.13亿,承保亏损0.052亿。

其中,车险业务在2015年超越企业财产险上升为第一大业务,但并未获得盈利,且承保连年亏损。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长江财险车险业务承保亏损额为:0.17亿元、1.0亿元、0.36亿元、0.77亿元。据财经网统计,2018年,其车险业务承保亏损同比扩大113.88%。

偿付能力方面,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94.86%。同比均下降7.72个百分点。

高管 “走马灯”  总经理职位悬而未决

经营状况不佳的背后,或许由于长江财险长期管理动荡、高管更迭有关。

此前,因存在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公司高管的行为,长江财险领银保监会开年的第二张罚单。罚单显示,时任长江财险湖北分公司副总经理赵金元截至检查组进场,未取得保险监管机构核准的高管任职资格,但在实际工作中已履行相关高管职责。银保监会复核认为,该违法行为具有主观故意性,持续时间长达6个月以上,公司并未积极整改,在检查组进场后方才免去赵金元职务,危害后果严重,应予从重处罚。根据处罚公告,监管做出对长江财险罚款10万元,对赵金元警告并罚款5万元,对相关责任人王兵、赵晓琴警告并分别罚款10万元 、5万元的处罚决定。上述合计处罚30万元。财经网注意到,此次处罚力度属于顶格处罚。

而在2018年6月,银保监会对长江财险拟任宋静刚为总经理的请求不予通过,这也是银保监会合并来首次否决公司高管任职资格。

事实上,2011年11月成立至今,在不满八年的时间中,长江财险已经历“走马灯”式的高管更替。据财经网梳理,2012年4月,原保监会核准邵国勇担任首第一任总经理,核准郑则鹏担任副总经理;2014年6月,郑则鹏被批准担任长江财险的董事及总经理 ;2016年4月,郑则鹏辞去总经理职务,时任董事长杨晓波代行总经理职责;2017年3月,彭柱石被核准担任总经理,但其上任仅一个月时间就因故辞职,随即,宋静刚被报送为经营管理临时负责人。其后,在宋静刚总经理任职资格被银保监会否决后,长江财险向银保监会报送孙明清为临时负责人。截至目前,长江财险的总经理一职仍然悬而未决,而历任高管在职时间最长不到三年,最短仅月余时间。

更为值得一提的是,总经理一职尚未有定论,其股东已萌生退意。据公开信息,此前,其两大股东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电力工程”)、武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武钢集团”)挂牌子转让共计35.34%的股权。随后,2月15日,长江财险连续发布两则股权变更公告,中国电力工程所持有长江财险的16.67%股权悉数转让给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湖北交投集团”),所对应的股份为2亿股。同时,武钢集团持有的2.24亿股股份转让给湖北省联合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湖北联投集团”),所对应的持股占比为18.67%。

股权变更后,中国电力工程、武钢集团退出股东席位,湖北联投集团持股比例将由原有的14%跃升至32.67%,成为单一持股比例最高的股东。

业内人士表示,尽管中小险企多面临“七亏八盈”的发展路径,但对于经营不稳、管理动荡的长江财险而言,盈利仍是待破解的难题。

(编辑:倪萍)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