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区块链大佬”玉红坑了?中信资本旗下私募产品存兑付风险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个股查询:
 

被“区块链大佬”玉红坑了?中信资本旗下私募产品存兑付风险

本文来源于中新经纬 2019-01-29 19:47:10
字号:

保底收益8.5%,项目如果无法如期退出,融资人还会实施回购兜底,这听起来像是一笔稳赚不赔的投资。不过,恰是一个这样的项目,让拥有多年投资经验的投资人秦岭(化名)也栽了跟头。

近日,包括秦岭在内的多个投资人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反映,中信资本发行的私募产品“信朗壹号”投资的标的主营业务停滞后决定转战区块链,考虑到风险巨大,不少投资者要求实施回购,却不料之前宣称财力雄厚的融资人回购资金迟迟无法到位。眼看着投资有打水漂的风险,秦岭等投资人越发坐不住了。

中新经纬客户端调查发现,该基金从早期宣传到尽职管理中均存在不少违规问题和漏洞。事实上,中信资本这家老牌PE在2018年已多次踩雷,旗下多只私募产品均存在兑付风险。

相关产品被指违规宣传

据了解,在2017年5-6月期间,近200名自然人投资者通过信诚财富投资参与了由中信资本股权投资(天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资本(天津)”)旗下全资子公司深圳汇智聚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信朗壹号(1-4期),资金总计为2.067亿元人民币,基金期限为3+1年。

此前,中信资本(天津)向股转系统提交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中信资本(天津)的全部股东晋途有限、中信丰悦和嘉强(上海)均为实际控制人中信资本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全资子公司,这也就意味着中信资本(天津)实际上是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资本”)的孙公司。

尽管是名义上的孙公司,但实际上中信资本(天津)和中信资本是同一套领导班子,前者在中信资本整个体系内份量举足轻重。企查查信息显示,中信资本(天津)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均为张懿宸,其同时担任中信资本的董事长,其他多名高管也为中信资本的核心管理层。

一份落款公章名为“深圳汇智聚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信朗壹号基金推介简版材料显示,信朗壹号基金的具体投资标的公司为无锡朗源科技有限公司和福建翼动娱乐有限公司。前者为“要播”和“虾看”两款APP的运营主体,后者则运营“IF ME”和“IF Chat”两款APP。

无锡朗源科技有限公司现已改名为无锡呜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已经在新三板上市。企查查数据显示,这两家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区块链大佬”玉红。公开资料显示,玉红为三点钟社群创始人,趣游集团主要创办人之一、董事长兼CEO,中国互联网企业知名投资导师,全面负责趣游的策略规划、定位和管理。三点钟社群为知名区块链社群,2018年初曾风靡币圈,玉红本人一度也被吹上神坛。

上述材料宣称,标的公司实际控制人玉红对投资者本金及基准收益承担个人连带责任担保,且其持有上市公司天舟文化市值约11亿-13亿元,具有很强的资信实力。此外,新三板企业九星娱乐公司大股东提供24%的股份质押,保守计算市值约3亿,对投资者本金及基准收益提供担保。

据秦岭和投资人回忆,在前期项目推介路演中,中信资本的项目经理任晓峰也屡次提及项目保底收益可达8.5%,玉红个人财力雄厚,回购能力强,并称其“2013年手里就有7亿现金”,而且“其手中的青云互动即将作价25亿卖给上市公司天舟文化”。

“保底收益8.5%,融资人又有很强的回购兜底能力,我当时就是看中这些才决定进行投资的。”秦岭回忆称。

多名律师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中信资本此举无疑是违规操作。事实上,2016年7月出台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明确指出,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及相关销售机构不得违规销售资产管理计划,不得存在不适当宣传、误导欺诈投资者以及以任何方式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等行为,其中包括与投资者私下签订回购协议或承诺函等文件,直接或间接承诺保本保收益;向投资者口头或者通过短信、微信等各种方式承诺保本保收益等。

一名不愿具名的律师指出,私募基金等金融机构的宣传材料不同于商场常见的宣传单,其具备一定法律效力,建议投资者妥善保留,留待法庭取证备用。

回购资金迟迟不到位、项目经理疑似失联

秦岭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早在2017年12月底,投资人便看出一些项目不对劲的端倪。“2017年12月,我们发现‘要播’‘虾看’的应用程序停止运行”,秦岭回忆说,当时询问项目经理,工作人员说业务正常开展,实际控制人兜底能力还在增强。

直到2018年4月17日,任晓峰给信诚财富的理财师开信朗项目进展电话汇报会中才承认,投资标的确实已经停止运行,预计年内会先回购50%,并再次强调玉红回购能力很强。

中新经纬客户端获取的一份录音文件也显示,在2018年的一次电话会议上,任晓峰在投资人对项目提出质疑时承认项目确实不达预期,但再次强调了玉红个人财力雄厚。

转眼2018年已经过去,玉红的回购资金却迟迟未能到位。中新经纬客户端获取的“信朗壹号提前回购事宜沟通会纪要”文件显示,2018年年初讨论的回购资金主要考虑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其时在推动青云互动股权的转让(未能快速实现);二是其时腾讯拟投资要播,投资额为2 亿元,但经过三轮沟通后, 腾讯决定自己做,即现在其主推的“微视”,以上两条资金来源均未能实现。加之整体经济环境不乐观,玉红本人的资产也有所影响。换言之,玉红的回购能力较宣传时已经大打折扣。

与此同时,玉红对回购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在2018年10月中旬召开的沟通会上,玉红还表态称“回购没有问题,但是暂时实现不了,具体问题可探讨”。而到了2019年1月18日,投资人打电话询问中信资本项目经理进展时,相关人士称玉红现在的态度是“目前要钱没有,名下也没有资产,你们随便怎么弄”。

企查查信息显示,玉红目前关联26家公司,对外投资19家公司,其中在业和存续的为10家。

作为此前知名区块链社区创始人,在币圈由牛转熊的2018年,玉红也面临着外界越来越多的质疑。在今年1月2日的一次媒体采访中,玉红说,被人质疑也没什么问题,布道归布道,做项目归做项目,这是两件事情。只要是做事情就会被质疑,不论对错,总有一些人觉得你做得好,总有很多人觉得你做得不好,这个不重要。

但对于把真金白银投给玉红的投资人来说,显然无法做到和玉红一样风淡云轻。

秦岭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目前信朗多名投资人已经向包括张懿宸在内的多名中信资本高管发送邮件,但未收到回应。而项目经理任晓峰也难以联系上,“打一百个电话可能会接通一次”。尽管目前基金仍在存续期,包括秦岭在内的多名投资人均认为后期兑付希望不大。

在投资后短短几个月时间内,“要播”“虾看”“IF Me”便停止运行,中信资本在尽职调查和事中管理上究竟有无漏洞?中新经纬客户端在1月29日上午多次致电任晓峰,不是无人接听便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有律师指出,尽管私募基金宣传保底回购确属违规,但投资人的确有权要求回购。“在投资人发现资金运作方的投资方向与之前约定的发生变化时,投资人可以行使不安抗辩权。”上述律师称,不安抗辩权是指在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双务合同中,应先履行义务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有难以给付之虞时,在对方当事人未履行合用合同履行提供担保之前,有暂时中止履行合同的权利。规定不安抗辩权是为了切实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防止借合同进行欺诈,促使对方履行义务。

上述律师还指出,由于涉及投资者人数较多,或难通过私下协商的途径赎回基金,只能走法律途径。

此前多只私募产品踩雷

中新经纬客户端发现,中信资本此前已有多只私募产品踩雷。据第一财经报道,多位投资者及知情人爆料,中信资本旗下子公司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资本深圳资管公司”)的多只私募产品踩雷*ST凯迪,涉及风险金额或超16亿元。

据报道,目前相关产品仍在运行中,而融资方凯迪生态已经危机重重。自2018年5月7日发生中票兑付违约以来,其大量债务逾期,资金、资产遭冻结,关联方资金占用等问题便接踵而至,股票曾连创24日跌停,目前已进入“1元股”行列,退市风险大增。

另有投资人向中新经纬客户端透露,中信资本旗下另一只私募产品也面临兑付危机,因其所投项目已经破产。

此外,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在公告新增到期未能清偿的债务时透露,在近17亿债务中高达一半的债务是东方金钰旗下同名网贷平台向中信资本旗下深圳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的借款,金额高达8.5亿元。

而从整个市场来看,近期爆雷的私募产品也不在少数,私募基金清盘数量也在大幅增加。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底,已登记的私募证券管理人为8923家,与前期基本持平;管理基金数量为34746只,较上月大幅减少1087只,清盘规模创历史新高,平均单位管理人管理的基金数量也缩减至3.89只。

律师建议,投资人在发现基金管理人违规行为后应及时向监管部门反映,此外也应注意保留各类交易证据,有必要的情况下可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作者:张猛】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