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海变红海 资金渐成消金行业生存第一要素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个股查询:
 

蓝海变红海 资金渐成消金行业生存第一要素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2-07 13:18:00
字号:

“一部心仪良久的手机即将促销,你却没有足够的现金和可用的信用卡支付,这时网络商家会向你提供向消费金融公司申请消费信贷的选择,而申请消费贷的成功几率很高,这么做可以帮助完成你的心愿,同时促成这笔交易。”越来越多的类似场景正逐步深入到每一个消费者生活中。

事实上,在很多消费场景下,向消费金融公司申请消费信贷也成为了征信白户的唯一选择,而据不完全统计,征信白户人群在我国将近有5亿。

“征信白户或者征信瑕疵者很难申请到信用卡,但同样有着强烈的个人信贷需求”,北京某消费金融公司的风控专家向财经网表示,“而为他们提供金融服务的就是以消费金融公司为主的金融机构。”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超24万亿元, 同比增长9.3%,而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8.5%,连续四年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

从国内消费金融行业走过的8年历史来看,专业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属于“老兵新面孔”。

2010年,在全球经历了金融危机阵痛的两年之后,在消费拉动内需增长的市场环境下,作为试点的中国的四个主要城市,即北京、天津、上海、成都,而第一批持牌的四家消费金融公司北银消费、捷信消费、中银消费和锦程消费依次落地。

但在随后的时间内,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数量增长却十分缓慢。截至目前,全国仅有26家消费金融公司。

与公司数量增速较慢相反的是,近年来,随着智能终端设备的长足发展和金融科技的广泛应用,以及居民消费的日趋增长等多因素的叠加下,消费金融行业迎来了大发展的历史机遇。

据有关统计,截至2018年8月末,行业资产总额达到3570.29亿元,贷款余额为3442.56亿元,总客户数达到6000余万人。

而在用户与资产大幅提升的背景下,今年10月,中国银行业协会理事会已正式审议批准成立了消费金融专业委员会,并同意22家消费金融公司加入协会。这也是中银协的第32个专业委员会,第6个机构类委员会。

“中国银行业协会十分关注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希望能够发挥桥梁作用与纽带功能,为各机构搭建起沟通交流合作共赢的平台。”中国银行业协会秘书长黄润中表示,“消费金融专业委员会的正式成立,不仅有利于加强各成员单位间的沟通交流,也有利于推动行业自律规范和共同维权,从而促进国内消费金融行业更加健康稳定发展,助力新时代消费转型升级。”

 “蓝海”变“红海”资源争夺战已愈演愈烈

经过8年的漫长岁月,消费金融公司或许真正迎来了行业发展的春天,然而行业竞争也在同时加剧,当一片商业“蓝海”变成“红海”后,这幅商业画面的内容在变得越发丰富的同时,也显得有些“拥挤”起来。

最近两年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开始了增资潮。2017年-2018年完成增资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共计6家,其中,外商独资背景的捷信消费增资完成后的注册资本为80亿元,成为行业注册资本最高的公司,而注册资本40亿元的马上消费金融则是内资背景中最高的消费金融公司。

据财经网方面了解,增资,是消费金融公司为增加运营资本为数不多的办法之一。由于消费金融公司不能开展负债端的所有业务,所以资金来源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我们的贷款资金主要来自股东的资本金和银行的各种授信。”上述专家说道,“当然,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同业拆借和发行ABS的方式获取,但这会增加资金成本。”

据了解,目前发行ABS的消费金融公司只有捷信消费,且仅发行了3支,合计金额96.29亿元,其它消费金融公司则悉数缺席。

而作为借贷者来说,消费金融公司的利率决定了市场竞争力。“当然是谁家的利息低,我用谁家了。”一位三线城市的征信白户对财经网说,“现在想贷给我钱的公司,太多了。”

另外,消费金融公司之间的竞争还存在于业务模式和风控能力上。有些消费金融公司拥有各家商业银行的背景,在资金的获取上相对容易;而有些非银行背景的公司,则依靠技术和大量场景的接入,以及回馈客户的手段来争夺市场。

比如,通过同百度、腾讯、阿里、京东等平台进行合作,从而接入互联网的商业场景,将指令触及到终端用户。“与大型平台进行场景合作方式,从长远看可以降低消费金融公司的运营成本。”某金融科技公司职员向财经网表示,“另外,某些消费金融公司,逐渐有了对客户的“风险定价”的理念。”

而财经网也了解到,所谓的“风险定价”,就是对守信客户设立回馈机制,比如适当降低费率或者其他形式的商业返利,目的是竭力留住守信客户。

 资金来源已成民营公司生存首要难题

依靠降低费率的“价格战”和对客户各种形式的的回馈,或许对于消金行业来说是一种良性的、促进行业发展的内部竞争,但这并不能改变各家公司资金来源受限的处境。

“毕竟股东增资的钱是有限的,而市场规模却越来越大。”上述专家对财经网说,“为了获取充足的资金,我们必须和银行合作。”

然而,与银行的合作似乎也没有那么的顺畅。财经网了解到,一来不少银行会认为消费金融公司的风险较大,所以即便提供信贷支持,资金流也常常是不稳定的状态,而且还会在合作过程中增加很多的附加条款,导致消金公司的资金成本进一步提高;另一方面,不少银行都有自己的消费金融事业部或正在筹备建立,这些银行也就自然没有什么合作的意愿,更要紧的是,彼此之间形成了竞争。而来自于银行的压力,也给消费金融行业这片红海增添了一抹血色。

“目前我们与银行间还是保持了一种默契和平衡。”另一家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向财经网表示了对现状的乐观,“虽然资金来源会受到限制,但从征信建设的角度讲,消费金融公司给予了征信白户授信记录,实际也是为银行做了第一步工作。我们是可以和银行进行错位竞争的。”

然而,对于错位竞争的定位,民生银行某经理在财经网询问时表示,“这是他们单方面的想法。”

值得引起注意的是,一旦银行开始大力运转,消费金融公司的资金来源难免遭遇“锁喉技”。

不过,据财经网了解,银行的消费金融业务下沉到四五线城市的并不多,而消费金融公司在一线城市的客户几乎是零,业务则是直接在四五线城市开展。

也有业内专家学者表示,“过去的若干年间,银行在一二三线城市进行了全覆盖,并没有将个人消费信贷下沉到四五线城市的紧迫性。即便是四五线城市的小型银行或者农信社,他们想搞类似的金融产品,可实际上大多缺乏与产品相匹配的风控能力。”

【作者:付遥】 (编辑:付遥)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