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银行资本充足率承压连补血 442亿缺口待补齐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个股查询:
 

江苏银行资本充足率承压连补血 442亿缺口待补齐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2018-12-04 10:52:04
字号:

11月26日,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对江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银行”)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进行了审核。根据审核结果,本次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的申请获得审核通过。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银行成立于2007年,是在江苏省内无锡、苏州、南通等10家城市商业银行基础上合并重组而成。2016年8月,江苏银行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首次公开发行11.5445亿股人民币普通股,发行后注册资本由103.9亿元变更为115.4445亿元,是江苏省内最大的法人银行。

发行可转换债券原本是上市公司常用的资本方式,但江苏银行此次备受关注的原因,在于该行通过首发上市补充了71.29 亿元核心一级资本,随后在2017年11月通过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补充了199.78亿元其他一级资本。今年2月,江苏银行发布拟发行可转债公告,募资总额不超过200亿元,表示“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水平”。

如此密集地进行资本补充,在A股上市银行中并不多见。自今年1月1日起,常熟银行(6.900, -0.02, -0.29%)、无锡银行(5.770, 0.00, 0.00%)、江阴银行(5.470, 0.00, 0.00%)、吴江银行(6.560, 0.03, 0.46%)、张家港银行等多家上市银行发行了可转债。在《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对资本充足指标的要求之下,各家银行面临的考核压力明显加大,补充资本动作也更加频繁。

兴业证券(5.250, 0.01, 0.19%)在研报中表示,可转债发行更大的制约因素是当前银行股的估值:“目前中信和平安两只排队相对靠前的转债PB分别是0.77和0.84,这样的价位下发转债难度不小。”

资本充足率承压

从今年2月发布拟发行可转债的公告,到近期获得证监会的审核批准,江苏银行等待了近9个月的时间。其间,该行的申请在7月获得江苏银监局的核准,而在9月4日,证监会就此下发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以下简称《反馈意见》),问题主要包含了关于本次融资的必要性、金融资产、存贷款业务、现金流量、重大诉讼或仲裁、行政处罚以及募集说明书重大事项部分进行修改。

其中,江苏银行在对融资的必要性进行解释:“假设未来三年资产规模稳步增长,通过资本缺口测算,在保持未来三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9%、10%和12.5%的前提下,预计核心一级资本累计缺口为205.48亿元,总资本累计缺口为442.40亿元。”

实际上,江苏银行长期都处于资本不足的发展状态。据该行年报,在2015年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54%、8.6%、8.59%,处于监管标准的及格线上,在2016年8月完成首发上市后补充了71.29亿元的核心一级资本,上述三项指标提升至11.51%、9.02%、9.01%,但该行在拨备覆盖率上则较2015年末下降了11.2个百分点至180.56%。

在完成上市三个月后,江苏银行将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提上议程,2017年11月顺利通过非公开发行优先2亿股,补充了199.78亿元其他一级资本。截至2017年末,江苏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达到907.58亿元,资本充足率提升至12.64%。

而在江苏银行近期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中,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61%、一级资本充足率10.39%和资本充足率12.67%,但仍然不及A股城商行的均值—9.14%、10.16%、12.90%;同时,该行不良贷款余额116.28亿元,高于平均值72.63亿元;拨备覆盖率182.13%,低于平均值64.25个百分点,也逼近监管要求的150%。

据choice数据,截至2018年6月末,江苏银行总资产上同比增长4.37%至1.85万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72.18亿元,净利润69.18亿元,上述主要营业指标均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稳居第三名;在总资产的排名上,南京银行(7.030, -0.02, -0.28%)位居其后为1.19万亿元。

在2015–2017年的三年里,江苏银行总资产由1.29万亿元增至1.77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7.14%。保荐机构在对证监会《反馈意见》的回复中称:“影响资本缺口的主要因素是资产增长速度,发展越快,资产增长越迅速,资本缺口越大。”

江苏银行表示:“若江苏银行于2019年前发行200亿元可转债,并在2021年实现转股,可补充该行205.48亿元的核心一级资本缺口。”

值得一提的是,江苏银行2016年8月在上交所挂牌,发行价6.27元/股,当年8月15日盘中最高价涨至14.48元/股,总市值突破1700亿元,随后该行股价出现不断下行;另一方面,江苏银行部分首发限售股在去年8月解禁后,遭到多家股东减持,包括上市公司创元科技(5.890, -0.03, -0.51%)、汇鸿集团(4.390, -0.13, -2.88%)等。

该行在今年6月发布稳定股价方案的公告,但截至11月30日收盘,江苏银行收报6.51元/股,明显低于今年上半年末该行每股净资产8.33元,总市值一下滑到750亿元左右,较上市最高峰已蒸发近千亿元。

不良贷款余额持续增长

当前,在江苏省内主要有4家城商行,分别是江苏银行、南京银行、江苏长江商业银行以及苏州银行,江苏银行是其中资产规模最大的城商行,同样在不良的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上高居榜首。

据江苏银行2018年半年报,截至6月末该行的不良贷款总额为116.28亿元,较年初增加 10.75 亿元,不良贷款比例 1.40%;同期,南京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37.51亿元,较年初增长4.06 亿元,不良率为0.86%。

中诚信国际在近期对江苏银行出具的评级报告中指出,近年来江苏地区的企业信贷资产压力持续加大,该行不良贷款有所增加,“宏观经济下行对资产质量产生较大压力”。

通过现金清收、转让、诉讼以及核销等方式,江苏银行加快存量不良贷处置,其中全年该行核不良贷款54.49亿元。江苏银行不良贷款余额持续增长,因此贷款损失准备各计提金额逐年增长。截至2017年末,该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194.45亿元,拨备覆盖率为184.25%,较上年末略增3.69个百分点。

同时,在净息差、净利差等银行基础数据方面上,江苏银行在近几年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从2016年末至2017年末以及今年上半年数据看,该行的净利差分别为1.56%、1.44%、1.35%;净息差分别为1.70%、1.58%、1.57%。

对此,江苏银行解释称,一是存款压力增加;二是区域金融环境的作用;三是加强流动性管理,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负债成本;四是生息资产付息负债结构变化带动净息差水平有所下降。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江苏银行2017年末的证券投资净额为7530.24亿元,较2016年末增加9.33%,占总资产的比重高达42.53%,已成为该行最大的资产组成部分。虽然该行以债券投资为主,但在2017年末债券投资占比就有下降14.69个百分点至55.61%,而在资产管理计划及信托公司设立的信托计划合计占比提升12.86个百分点至39.24%。

“此类非标准化投资的流动性较弱;投资的资产管理计划及信托计划期限集中在2–5年,2017年末,该一年内到期的金融资产占比为6%,一年内到期的金融负债占比为88.84%,存在一定的期限错配风险。”上述评级报告中表示。这也意味着,江苏银行的资产情况面临着双重压力。

国泰君安(16.670, 0.13, 0.79%)银行分析师邱冠华表示:“城商行整体资产增速都呈现逐季下滑的趋势,广义信贷增速都显著下降,而江苏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上市城商行中偏低,也限制了其资产扩张的能力。”

在沪设资金营运中心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银行当前下辖13家省内分行、4家省外分行,服务网络辐射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三大经济圈,实现了江苏省内县域全覆盖。但在区域竞争中,江苏银行的优势显得十分微弱。南京银行早在2007年完成了A股上市,是国内第一批上市的三家城商行之一,并在资产规模、分支机构以及零售业务等多个方面都有着强势的竞争力。“经营区域同业竞争激烈,差异化竞争优势仍需要进一步建立。”上述评级报告指出。

在2017年年报中,江苏银行董事长夏平强调,将“打造最具互联网大数据基因的银行”,并提出“强化金融科技应用的战略性地位,加快以新技术改造传统业务”。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年初,江苏银行进行了一系列的高级管理人员调整,其中聘任赵辉、葛仁余为副行长,聘任周凯、王卫兵为行长助理。上述四位都在江苏银行有着长期的任职经历。

现任副行长的赵辉,曾任中国银行(3.650, 0.00, 0.00%)江苏省分行收付清算处副处长、中国银行江苏省分行运营部总经理、江苏银行营运部总经理等职;葛仁余曾任建设银行(6.780, 0.01, 0.15%)(港股00939)江苏省分行信息技术管理部总经理、南京银行信息技术部总经理,在2013年8月加入江苏银行出任信息科技部总经理,现任副行长及首席信息官。

值得一提的还有,江苏银行资金营运中心近期获得上海银保监局筹备组的批复,于11月28日正式开业。根据江苏银行公告,该中心的业务范围为“经银保监会批准,并由本行授权的资金运营各项业务”。资金营运中心总经理由李钧担任,其此前担任江苏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

深圳某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小银行设立资金营运中心能在零售、理财等多项业务上得到开发空间,他补充说:“可以申请到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成立资金营运中心,也就能将业务和渠道拓展到这些地方。”

公开资料显示,张家港银行发行可转债申请在今年9月获证监会核准,11月16日便披露了《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发行结果》,当月29日上市;今年3月吴江银行可转债同样获准发行,7月30日披露发行公告,8月20日上市。按照上述上市城商行发行可转债的情况,江苏银行可转债最快能在2019年年初完成发行上市。完成又一轮资本“补血”后的江苏银行将如何发展?时代周报记者向该行董事会办公室发去采访提纲,对方表示公司在可转债发行期,不便接受采访。

(编辑:付遥)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