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基金盈利能力大幅下降 万向集团参股4年无济于事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个股查询:
 

浙商基金盈利能力大幅下降 万向集团参股4年无济于事

本文来源于证券市场周刊 2018-09-10 09:12:20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 记者 易强/文

8月23日,浙商证券(601878.SH)公布2018年中报,在其“长期股权投资”一栏上,浙商基金仍是公司的联营企业之一。这意味着浙商基金三大股东早在4年前即正式签署的股权交易合同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仍未生效。

中报提到的另一组重要数据是,浙商基金同期资产负债率为57.29%(总资产为2.88亿元,净资产为1.23亿元),与上年同期的25.32%相比上升一倍有余;同期净利润则为-1098万元,同比下降2033万元,降幅达到217.32%。

根据Wind资讯,截至9月5日,已披露中报的基金公司共52家,浙商基金的负债率排在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是易方达,资产负债率为59%。不同的是,易方达同期净利润为6.75亿元,同比增长4800万元,增幅为7.66%。在上述52家基金公司中,同期资产负债率大幅提高、盈利能力却大幅下降的只有浙商基金一家。

Wind资讯同时显示,2013年至2017年,浙商基金有3个财政年度亏损,2013年的净利润为-2469万元,2017年为978万元。股东权益方面,2013年年底,公司净资产为1.60亿元,然而,4年半之后,其净资产不增反减,已降至1.23亿元。

事实上,过去的4年,是基金行业迅猛发展的4年。

中基协披露的数据是,基金公司公募管理规模由2013年年底的42213.10亿元增至2017年年底的115996.86亿元,增幅达到174.79%。

Wind资讯系统可以找到2013年至2017年盈利及净资产数据的基金公司共有47家,该47家公司2013年盈利合计65.21亿元,2017年则达到202.49亿元,增长了2.11倍;股东权益方面,2013年净资产合计355.59亿元,2017年则为892.98亿元,增长了1.51倍。

显然,对浙商基金来说,过去的4年是失去的4年。

假如没有那场股权交易

与之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假如没有2014年8月的那场股权交易,浙商基金的表现会不会更好?

浙商基金成立于2010年9月,注册资本1亿元,浙商证券、通联资本管理公司(下称“通联资本”)、养生堂有限公司(下称“养生堂”)、浙江浙大网新集团分别持股25%。

2014年8月14日,浙商证券及养生堂与通联资本正式签订股权交易合同,前两家公司将其所持浙商基金合计50%的股权转让给后者。上述股权交易在浙江产权交易所通过竞价转让的方式进行,“现场持续竞价389轮次,长达4小时,起始价为1.77亿元的项目最终以4.14亿元成交”(以上据浙江产权交易所公告)。

通联资本于1995年创立时,万向集团及万向集团企业发展总公司分别持股90%和10%,董事长是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之子鲁伟鼎。后来,通联资本有过几次股权变动。浙商基金发生上述股权交易时,万向集团副总裁管大源及鲁伟鼎分别持有通联资本95%和5%的股权。

因此,尽管2014年10月通联资本再次发生股权变动,即管大源及鲁伟鼎分别将所持股份转让给同在万向集团任职的余勇文和齐堃,但这家公司一直被认为是万向系子公司。

2015年3月16日,即上述股权交易合同签署7个月后,证监会核准肖风担任浙商基金法定代表人。作为博时基金的主要筹建人,肖风在基金及资管行业资历很深,他于2011年卸任博时总经理之职后加盟了万向集团。受命担任浙商基金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时,他的主要职务包括万向控股副董事长、万向信托董事长等。

由于万向集团拥有银行、信托、保险、期货、租赁甚至第三方支付等多种金融牌照,因此,无论是上述股权交易合同的正式签署——它意味着万向对浙商基金的绝对控股,还是肖风受命成为浙商基金的法定代表人,都曾让业内人士对浙商基金的后续发展寄予了厚望。

但是,正如上述数据所示,浙商基金后来几年的表现最多只能用“平凡”二字形容。

需要提到的另一组重要数据是:根据Wind资讯,在最能衡量一家基金公司实力的权益类基金(含股票型、偏股混合型及灵活配置型三类)规模方面,浙商基金2015年底为34.89亿元,2017年底已降至21.20亿元,到了2018年上半年末已进一步降至9.92亿元。

违规操作被罚

证监会迟迟未核准上述股权交易被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公司的运营。然而,浙商基金自有其管理问题,2018年1月监管层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即是例证。

2018年1月3日,浙江证监局公布了《关于对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文件称,后者作为“浙商聚潮新思维”(166801.OF)的基金管理人,在基金管理过程中违反了《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第十五条,导致存在两大问题:一是信息管理及保密等内控制度未得到有效执行;二是未审慎办理基金申购赎回业务。

浙江证监局的处罚结果是,对浙商基金“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整改期限为3个月,整改期间暂停受理及审核其公募基金产品注册申请”。

同日,浙江证监局公布了《关于对李志惠、沈阳、袁金枝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文件称:“李志惠作为时任(浙商基金)公司总经理、沈阳作为时任公司分管市场销售业务的副总经理,对公司存在的上述违规行为负有重要管理责任,袁金枝作为销售人员,负有直接责任。”

不无巧合的是,1月5日,由肖风担任董事长的万向信托也收到监管部门的罚单。银监会浙江监管局以其“违规提供担保”为事由,对其做出一项“罚款人民币2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但上述行政处罚似乎并未使万向信托杜绝违规行为。6月4日,银监会浙江监管局又以其“房地产项目贷款审批管理不审慎”为事由,做出一项“罚款人民币3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同属万向系的民生人寿保险股份公司——鲁伟鼎及肖风分别担任董事长和副董事长——也在2018年收到过监管部门的罚单。根据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行政处罚公示表(2018年3月14日),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民生人寿违反了《金融机构客户身份识别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保存管理办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的有关规定,因而分别被处以35万元和3万元的罚款。

上述违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民营金控集团的管理问题,这也被认为是证监会迟迟未予核准万向系绝对控股浙商基金的原因之一。

货币基金大旗能撑多久?

不容否认的是,自上述股权交易合同正式签署以及万向控股副董事长肖风被任命为浙商基金法定代表人以来,即自2015年以来,浙商基金的公募管理规模确有扩大,由2015年年底的52.13亿元增至2018年上半年末的284.39亿元,排名也由第81位上升至第62位(据Wind资讯)。

但浙商基金的规模扩大主要是依靠货币基金取得,且其货币基金主要由机构投资者持有。

截至9月5日,浙商旗下共有两只货币基金:浙商日添利(002077.OF)成立于2015年12月,浙商日添金(003874.OF)成立于2016年12月。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其资产总值分别为1.48亿元和167.68亿元,合计169.16亿元,占到总规模的59.48%,同期机构投资者持有份额的比例分别为72.73%和100%。

不过,对浙商基金来说,来自机构投资者的支持并不持续有力。 

以规模最大的浙商日添金(003874.OF)为例,自其规模在2017年第一季度增长224.64倍达到453.53亿份之后,在随后三个季度又逐渐缩水,各季末依次为425.68亿份、334.33亿份及239.26亿份(据Wind资讯)。而同期整个货币基金市场规模呈现出扩大趋势:2017年第一至第四季度各季末依次为40225.16亿份、50915.62亿份、629760.51亿份及67253.81亿份(据中基协数据)。

在某种程度上,这与浙商基金业绩表现不佳有关。

Wind资讯显示,浙商日添金与浙商日添利2017年区间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分别为3.91%和3.62%,在33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28位和第246位,2018年以来(截至9月5日)的区间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则分别为3.83%和3.63%,排名分别降至第197位和第250位。

与之相应的是管理费收入的减少。Wind资讯显示,浙商基金2018年上半年管理费收入合计4164.58万元,同比下降31.77%。其中,两只货币基金贡献的管理费收入为1506万元,同比下降35.14%。

无论证监会是否核准其股权变动,对浙商基金来说,如何追回失去的4年都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