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评级、右手咨询”大公被罚 评级泡沫难题仍待解_债券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债券 >
个股查询:
 

“左手评级、右手咨询”大公被罚 评级泡沫难题仍待解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8-20 14:40:11 我要评论(0
字号:

监管对评级业开了一张足以导致行业洗牌的罚单。

8月17日下午,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公告称,决定给予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严重警告处分,责令其限期整改,并暂停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一年。当日傍晚,证监会亦发布官方通报称,将“暂停大公国际证券评级业务一年”。

大公国际为全牌照评级公司,在银行间和交易所市场同时拥有债券评级资质。据悉,大公国际此次被罚,主因是在开展评级业务的同时,通过咨询服务的方式向发行人收取高额费用,即业内所称“左手评级,右手咨询”的利益冲突问题。

“大公估计要凉。”8月17日下午,一位曾在大公国际工作多年前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此事的严重性,“由于债券评级属于特许经营业务,暂停评级业务,市场会认为你被政府抛弃了, 别说一年,停业一个月都受不了。”

“这基本上等于死刑,以前上海远东就这样。”该人士说。

上海远东资信评估公司成立于1988年,是国内资历最老的评级公司,一度拥有全牌照资质。但在2006年福禧事件发生后,央行暂停其评级业务,此后其银行间牌照已然作废。

8月17日晚间,大公国际发布公告称,将在监管部门的指导帮助下,按要求逐项对照、彻底整改,并认真研究解决行业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确保各项业务和工作完全合规合法、稳步有序推进。

数位评级业人士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业务资格恢复后,大公国际很难恢复元气。“远东的大股东是国开行,都恢复不过来,何况民营的公司。”其中一位评级人士说。

在评级业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如何衔接国内外评级体系之间的巨大断层?如何让国内评级机构回归本位,为金融市场参与者的有效定价提供参考?这些问题,将是监管部门和市场参与者未来不得不面对的挑战。业内人士也希望,大公的终点,能成为评级业的一个新起点。

“左手评级、右手咨询”

交易商协会公告显示,经查,2017年11月-2018年3月,大公评级在为相关发行人提供信用评级服务的同时,直接向受评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

证监会则做了更进一步的情况披露。

据证监会官方通报,近日北京证监局联合中国证券业协会对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开展了专项现场检查。现场检查发现大公国际存在如下问题:

一是大公国际与关联公司公章混用,内部控制机制运行不良,内部管理混乱;二是在为多家发行人开展评级服务的同时为发行人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有违独立原则;三是部分高管人员及评审委员会委员资质不符合要求;四是个别评级项目底稿资料缺失、模型计算存在数据遗漏等。

目前,北京证监局依据《暂行办法》拟责令大公国际限期整改,期限一年,整改期间不得承接新的证券评级业务。目前,北京证监局已完成行政监管措施告知程序,相关后续工作正依法推进。

一位前评级业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业内将证监会通报的“开展评级服务的同时为发行人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的行为称作“左手评级,右手咨询”,这同时也是大公国际此次被罚的关键原因。

“提高评级可以降低发债成本,债券发行人往往有提高主体评级的动力。在债市环境严峻时,评级更是关乎债券能否成功发行。评级业务一单收费25万左右,跟踪评级约5万,但通过咨询费可以收到几十万到几百万。”该人士说,“这种事情实际上不只大公一家在做,只是程度不同,有的公司单笔金额,几十万,但数量众多;大公是最近这几年开始搞的,单笔数量大,就出事儿了。”

实际上,早在2周前,关于大公将被监管处罚的信息即已在坊间流传。彼时,流传的版本中还包括另外一家市场份额较大的公司。

评级业重生之难

处罚后,市场颇为关注存量债券的后续评级工作如何展开,但监管部门并未对此进一步披露。

“存续期业务,发行人可以终止与大公的合作,出现这种情况,更换评级机构,协会应该是认可的。”北京某评级机构业务部门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事对行业影响重大,将注定重塑国内评级行业格局并导致整个行业洗牌,今天其他家评级公司已经开始大肆宣传自己了,还有公司开始准备从大公挖人。”

Wind数据显示,目前大公国际参与评级的债券数量约2400只,占比为16.00%,略低于上海新世纪的16.81%;领头羊则是中诚信(30.24%)与联合资信(23.79%)。

“大公的市场份额在市场里排在第四的位置,业务暂停一年,发行人自己有发债需求,可不能等它恢复,基本上手头业务会被其他评级公司都抢光。”该人士说。

但沉疴遍地的评级业,目前正在失去其应有的公信力。其最为直观的体现,是市场诟病依旧的评级泡沫问题。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上旬,债市发行主体共有4440家。其中AAA评级主体795家,占比17.91%;AA+主体1022家,占比23.02%;AA主体2109家,占比47.50%;AA-主体417家,占比9.39%。这意味着,AA-及以上主体,占了全市场主体的97.82%,评级中枢落在了AA级,评级严重虚高,相应的定价功能亦存在严重缺陷。

相比之下,国际三大评级公司中获得AAA评级的主体仅为个位数,评级中枢则在BBB的位置,整体呈现出正态分布的特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数位评级业人士均表示,此次监管对大公的重罚,将给行业敲起警钟,能起到“敲打其他评级公司,让他们收敛一些”的效果,但对“能否真正改变泡沫严重的局面”,则均表示悲观。

一位从事评级工作近二十年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与国际三大评级公司经历几十上百年的市场化发展、整合而来不同,中国评级业的发展自诞生之初,便未受到足够的重视。“只是一个发债流程中的组成要件,评级公司地位低下,再加上各评级公司股东普遍比较短视,每年赚的钱大部分都分了,缺乏对能力建设的投入,使得国内评级机构在数据库、评级技术上,均与国际评级公司存在较大差距。”

“现在知道它的重要性了,却已发现很难改动了。” 前述从事评级工作近二十年的人士说,“评级本该是金融市场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如今却成了一个笑话。”

【作者:黄斌 】 (编辑:付遥)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