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商银行不良率的根源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个股查询:
 

农商银行不良率的根源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7-05 15:1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建国初始,我国便大量推广农信社,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农信社网点遍布广大城乡,在很多村镇甚至是最早的金融机构、惟一的金融机构,深度服务地方经济,占据着很高的市场份额。

这一特点就像双刃剑,既使农商行能够分享地方经济发展成果,也使其承受一定风险。因此,与地方经济的高度绑定,是其最为主要的特点。

当下,农商银行伸手向市场要钱并不容易,强监管的态势下更是难上加难,尤其是不良贷款的高企则是农商银行高速发展的阴暗面,不良贷款的形成却是混杂了多方面因素的结果。

优势:深耕地方经济

从已上市的5家农商行(张家港行、江阴农商银行、无锡农商银行、常熟农商银行、吴江农商银行)来看,它们在当地的存贷款市场中,占据极高份额,排名领先。其中,存款市场份额普遍达到20%以上,贷款市场份额也多在15%以上。

较高市场份额的背后,反映的是农商行对本土企业、个人客户群体的深度服务。

基于历史等原因,农商银行与极高比例的当地企业的银企关系紧密,信息不对称程度较低,业务合作关系根植深厚,即使近几年其他股份行、城商行进入当地市场,它们的份额有所下降,但降幅并不明显。

另外从经济发展时期的角度来看,在东部沿海省份,以江苏、浙江为代表,改革开放初期,乡镇企业率先崛起,因此农村经济发展速度一度超过城区。尤其是部分民营经济较为活跃的地区,经常出现县域超过市区、农村超过县城的情况。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农商行为近水楼台,发展迅猛。

劣势:业务相对单一

由于农商银行最初的金融定位就是服务于“三农”,以至于长期以来,农商银行的业务处于相对单一的状态。所以,上述的农商行优势从硬币的另一面来看同样也是其劣势。

首先,农商行最为明显的特点就是以传统存贷款为主。一方面是受制于牌照限制,非存贷业务很难展开。另一方面,本土的中小微企业和个人所需的金融服务也较以存贷和结算为主。

截至2014年末,农村商业银行的存款余额为近8万亿元。从部分选取企业的存款规模来看,北京农商行以4220.54亿元居首,其次是重庆农商行的4097.20亿元;存款规模在3000-4000亿元之间的有上海农商行、成都农商行和广州农商行。

其次,农商行另一特点是区域单一,这间接导致了客户群体的产业也较单一。

长三角一带有着较为明显的产业集群特征,某个县往往拥有个别优势产业,当地多数企业也大多成为核心企业供应链条上的某一环。

吴江区以纺织业为核心,常熟市则以服装业等为主。这种产业集群的做法有利于产业链布局,但与此同时却导致较高的产业风险,若某个优势产业遭遇景气度下行期,则会使当地经济承受巨大压力,进而快速传到至金融供给方——当地的农商银行。

目前上市的5家农商行,均位于地级市和排名靠前的百强县,当地经济总量较大,与一些经济较弱的地方比较,其产业集群特征已经有所弱化,产业开始丰富多元,这有助于当地农商行分散资产风险。但与全国性银行比起来,这种行业集中风险依然相对较高。

基于此,在农商行的区域扩张问题上,监管层已逐步放开,部分农商行已尝试开拓异地分支机构。但进展非常缓慢,异地资产占比很低,业务开展也非一帆风顺。仅从信贷技术和管理能力两方面来看,再参照早年城商行的扩张经验,异地分支机构的总体风险水平要明显高企。

因此,目前农商行的异地扩张仍然处于初期,重点任务是熟悉当地情况、培养管理水平、探索可供复制的业务技术等,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仍难成为主要的业绩增长点。

上市闯关的困扰——不良贷款

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农商银行不良贷款呈持续上升趋势,四个季度末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55%、2.81%、2.95和3.16%,呈明显上升趋势,虽然申请上市的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普遍低于上述数字,但也都明显高于整个商业银行业的1.74%,例如,江苏紫金农商行和青岛农商行分别为1.89%和1.93%。这也成为了目前申请上市和排队上市的农商银行面临的主要困扰。

那么不良贷款会对农商银行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首先,不良资产占比相对较高,反映银行资产质量相对较差,银行资产质量的高低,会影响银行的外部形象、竞争力和股东评价等因素,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

其次,不良贷款有可能引起流动性风险,导致存款减少,资金周转出现问题;

第三,由于不良贷款大部分为非生息资产,占用银行大量资金且未能带来预期收益;而相对的存款资金,则需要定期支付利息,在未能取得预期收益的同时,需要定期支付利息,从而降低了银行盈利水平。

第四, 由于不良贷款属于高风险资产,根据监管规定,在计算农村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时,不良贷款会匹配较高的风险权重,而资本充足率为监管核心指标,因不良贷款较多导致资本充足率下降,会给银行带来较大的资本充足率达标压力。这也是在上市过程中,引起监管层审慎的主要原因,这会直接影响监管评级。

农商银行的隐忧

目前排队上市的银行中,农商银行的比例占了一大半。

截止6月1日,有9家银行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其中农商行占到4家,分别是青岛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江苏紫金农商行。

5家银行处于“已反馈”,农商银行占到3家,分别是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厦门农村商业银行和亳州药都农商行;另外安徽马鞍山农商行审核状态为“已受理”。

另外,海安农商银行在5月30日也获得了银监局的正式批复,进入排队序列。

事实上,处于IPO排队中的农商行均表示本次发行募集资金除去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不过,农商行拟发行规模并不高。据粗略统计,除了重庆农商行拟发行股数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11.95%外,其余的农商行均为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25%。

2016年银行IPO重启后,除上海银行募资规模达106.7亿元之外,其余城商行募资规模仅在35亿元-75亿元,农商行募资规模仅为数亿元。

净利增速方面,各农商行在2016年都实现了正增长,其中江苏紫金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和厦门农商行均保持两位数增长。

盈利水平方面,2017 年第一季度农商行 ROA 为 1.19%,高于全行业的1.07%,资产获利能力在全行业内属于中上游水平。但由于其财务杠杆率不高,因此农商行的 ROE 并不突出。

“净利润增长只是一方面,业务质量、信息披露、财务会计资料等基本内容会比规模扩张更重要。”业内人士表示“农商行业务过于集中于中小微企业、股权结构分散、资产质量堪忧等成为隐忧。”

再说贷款集中度,主要的问题体现在区域集中度、行业集中度和客户集中度。

首先在不少银行规模扩张中,“垒大户”一直是一条有效的途径。在地方区域经济发展中,龙头企业和优质企业就这么几家,贷款集中于这些企业相对还是风险低,也能够有不错的收益。于是,银行通过将信贷资源向单一客户的倾斜,在业务上实现收益的最大化和降低风险的目的。

但事实上,银行在持续的“垒大户”过程中,降低风险的初衷已经变相地被企业绑架,而这其中的大额风险也就体现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在同业业务兴起的同时,通过其他金融机构间接授信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贷款集中度有时会有一些处理手段,很早的时候可以拆分,此后则有绕道同业授信情况,这也在无形中加大了信贷的风险。

而且根据不同地域的经济发展支柱来看,在单一的区域内同时相生的是单一的行业,比如租赁与服务、房地产和制造业。

比如,在已上市的农商银行中,截至2016年末,常熟银行制造业占比为30.60%,从贷款区域来看,常熟地区的贷款额占总贷款的56.9%,在江苏省的贷款额占贷款总额的92.6%。此外,无锡银行、江阴银行贷款区域集中度也高达93.1%和88.6%。

此外,目前排队上市的农商银行,中小微企业贷款客户的占比可谓极高,其中江苏紫金农商行中小微企业贷款客户占贷款客户的97.74%,向中小微企业发放的贷款占公司类贷款的87.74%。

这些现实问题都直接对农商银行的风控能力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作者:付遥】 (编辑:付遥)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