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松作别中邮基金 谢治宇等基金明星频遇滑铁卢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个股查询:
 

任泽松作别中邮基金 谢治宇等基金明星频遇滑铁卢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2018-07-03 09:0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6月26日,中邮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基金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基金经理任泽松“因个人原因”卸任基金经理。中邮基金人士确认,任泽松已经从中邮基金离职。

“投研这块没有太多变化,就是走了个基金经理而已。”中邮基金方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走了后其他基金经理会接着干,从产品角度看没有变化。关于未来任泽松工作室如何处理,关于收入分配这块如何处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信息,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无独有偶,首募327亿元的爆款基金兴全合宜基金踩雷中兴通讯,亦引发了业界关注。另一位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也踩雷中科招商,亏损接近八成。

顺风顺水

任泽松的离职早有先兆。5月19日,中邮双动力、中邮增力债券宣布増聘吴昊为基金经理;6月13日,中邮尊享一年定期宣布増聘杨欢为基金经理;6月23日,中邮信息产业、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分别宣布増聘国晓雯、杨欢为基金经理。

作为公募基金行业的话题人物,任泽松身上曾经有多个标签,既有“新人王”“基金一哥”等让其在业内获得极高人气的称号,亦有“踩雷王”这种让投资者望而却步的外号。不过,这些称号都是外界对于任泽松的评价,某种意义上折射出基金经理职业的特殊性,捧上云端与跌入深谷仅一线之隔。

从职业生涯来看,任泽松的开局堪称完美。在担任基金经理的首个年度,他便以80.38%的年化收益率斩获偏股型基金冠军。不仅如此,他还似乎打破了基金业的“冠军魔咒”,他所管理的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不仅没有在夺冠的第二个年度遭遇滑铁卢,而是继续保持高收益。

即便任泽松拿到了新秀赛季的年度收益冠军,市场上质疑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有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方面是因为短期业绩领先的基金,次年业绩变脸的故事并不少见,除此以外,彼时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基金偏小的规模以及任泽松颇为“极端”的投资风格,似乎都让这次“夺冠”成色不足。

不过,中邮战略新兴产业的故事在2013年只是一个开始,在接下来的牛市里,这只基金的净值开始狂飙。到2015年6月中旬,这只基金的累计净值增长率一度高达705%,遥遥领先于同业,而这一表现让任泽松获得众多投资者的追捧,开始有媒体对他冠以“基金一哥”,而这一称号之前属于王亚伟。

在中邮战略新兴产业的业绩有如烈火烹油之际,基金公司自然不会放弃规模扩张的好机会。三年业绩的加持,让任泽松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活招牌,中邮基金连发了7只新基金,都由任泽松亲自掌舵,中邮基金的管理规模也实现了大跃进,从2013年底的不足300亿元,狂飙至2015年底的近800亿元。其中任泽松管理的中邮信息产业,首募份额高达126.02亿份,其他产品譬如中邮稳定收益、中邮趋势精选等,首募份额均在40亿份以上。

当然,中邮基金也没有亏待这位基金业的当红炸子鸡。2014年10月,任泽松工作室成立,工作室可以随时向公司提出人员配置需求,甚至以工作室名义单独招人,产品设计也以工作室的需求和意愿为主,工作室会结合自己对股票市场的判断以及自身擅长投资的领域,向公司提出产品设计规划,公司产品设计部门和相关部门全力会配合。

工作室不仅在管理上拥有诸多特权,在分配上也给予了基金经理颇多空间。对于管理费收入,将在扣除工作室成本后,由工作室与公司按比例进行抽成。

工作室的设置确实让任泽松颇为满意,甚至让他无意于“公转私”,他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无论社会价值还是个人理想而言,公募也不是不如私募,影响力可以大很多,管的钱规模可以很大,比较适合价值投资。我们工作室管了差不多300个亿,国内有多少私募能管到300亿?这才刚刚起步,如果市场再好一点,规模肯定上得很快。”

出生于1984年的任泽松,其工作室一度管理了近300亿元资金,堪称顺风顺水,但这并不意味着任泽松的职业生涯早期没有遭遇过波折。他曾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困难、最煎熬的是2014年12月份。当时成长股一直在跌停,传统周期股一直涨停,90%的人都动摇了。”

这次经历让任泽松看到坚持的价值。在他看来,其他没能坚持自己投资理念的基金经理被市场惩罚了,“高位接盘的那些周期股在2015年都没怎么赚到钱。当初剁掉的那些成长股,后来涨得反而很好”。

真正的低谷

真正让任泽松走向低谷的,却是因为踩雷。

“我的风格非常简单,自下而上选股,做长期价值投资。很少做主题炒作、追热点、追涨杀跌,很少做交易。”任泽松认为,自己的风格概括起来就是“自下而上,长期持有”,在某种意义上,类似于“用做产业投资的心态做二级市场投资”。

在任泽松看来,公募基金更容易做价值投资,它就是一个工具,可以忍受波动,最高点下来跌个30%,只要比市场做得好就是。股票型基金80%的仓位限制,意思很明显:基金经理做好选股,择时让给保险、社保或者投资者自己做。

然而,这种风格意味着会面临诸多考验。曾经获得晨星股票型基金奖的明星基金经理张拓(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国内市场热炒的“一哥”不感冒,只有东证资管前董事长陈光明才是他心目中的“一哥”。

在张拓看来,公募基金经理的职业面临着诸多限制。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基金净值大幅波动,基金公司总经理怎么看你,投资总监怎么看你,你自己怎么看自己?巴菲特能做价值投资,是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他自己的公司。”

除了重视选股之外,任泽松还喜欢集中持股,这亦给他招来诸多质疑。任泽松当时这样回应:“集中持股并不意味着忽视风险。高配的前提有两个:一是配置前经过充分的调研,二是配置后进行长期的跟踪,虽然中邮战略新兴产业的持股集中度高,但重仓股中有5–6只股票从建仓一直持有至今,换手率很低。”

不过,恰恰是对于乐视网的集中持股,引发了任泽松职业生涯中最严重的危机。

乐视网曾作为创业板重要的权重股,一直是机构投资者追捧的创业板龙头股,而任泽松是其最忠实的拥趸。任泽松操盘的中邮新兴战略新兴产业、中邮信息产业两只基金曾分列乐视网的第八、第九大股东,中邮基金旗下7只基金合计持有乐视网4582.84万股,而其中6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为任泽松。这也让中邮基金单季度亏损35.81亿元,成为2016年四季度的公募基金行业“亏损王”。

然而乐视的危机并未结束,自2017年4月17日以来,因重大资产重组等事由,乐视网股票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在停牌了9个月之后,乐视网复牌。事实上,在乐视网危机的不断发酵阶段,乐视网估值遭遇基金三轮下调后,股价在3.91 元/股左右,约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

乐视网尚可以当成一个失败的投资案例,而连续踩雷则让任泽松跌下神坛。2017年8月9日,停牌3个月的尔康制药连发5个公告:修正上半年业绩预告,业绩同比下滑;证监会对公司立案稽查;公司股票可能实施被暂停上市;申请继续停牌。若公司确实存在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公司股票将被深交所实施暂停上市。

从2017年二季报持仓披露来看,中邮基金旗下多只基金重仓尔康制药,合计重仓持股高达 9680 万股,且基本都是主动管理型基金持股。中邮基金随即将尔康制药股价下调为 9.17 元,较停牌前股价 11.48 元下调 20.12%。

连续踩雷让任泽松深陷信任危机。“不太认同他的风格,大部分都只能赚到企业的钱。把追涨和概念用到极致,作为一个基金经理是否合格都要打疑问。”一位资深基金研究专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来看,任泽松的能力是要打折的,作为基金经理,像乐视网这么明显的问题都看不清楚。”

“资产管理业有个说法,投资业绩长期会趋向于平均,类似于在赌场赚了钱要赶紧走。” 张拓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任何成功都是暂时的,有些优秀的上市公司,其商业模式与市场地位也会遭到颠覆。像华为这种拼命干活的企业算是人类奇迹了,首先他的创始人一直在,其次他不上市,不受市场波动的影响。”

在张拓看来,重阳投资董事长裘国根对于优秀投资人的评价才契合行业本质。裘国根曾经表示,平庸和精彩交替的结果是惊人的复合收益率。高尔夫比赛中的最后赢家不一定频现小鸟、老鹰,但切记打爆。投资人也是如此,切记打爆,大亏。

明星频频踩雷

“作为一个投资者不知道一家企业好不好是正常的,如果基金经理看不清楚,干吗要收管理费?” 上述资深基金研究专家指出,“做基金评价的难点在于,有很强的运气成分在,股票市场常常处于一个扭曲的状态,别说一年期业绩,哪怕是3年期或者5年期的业绩,有时候也没办法反映基金经理的能力。”

倘若只看收益率数据,任泽松的表现仍堪称出色。即便相比高点净值早已腰斩,任泽松管理的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基金四年半内的收益超过210%,明显超过同期上证指数约47%的涨幅。

不过,在张拓看来,这并未脱离资产管理行业的一个套路,即基金经理业绩表现出色的时候,大量资金追捧;遭遇巨额亏损后,资金大量离场。即使从净值看基金仍然是赚钱的,投资者却多数以亏损离场,能赚到钱的投资者反而是少数。数据显示,离职前任泽松共管理着8只基金,管理资产规模合计70多亿元。

投研的低迷,亦让中邮基金的规模缩水严重。据海通证券数据,截至2017年末, 中邮基金剔除货币基金后的规模为331.24亿元,相比前一年末的503.92亿元,缩水34.27%。

“做投资没有风险控制,不适合做投资经理。人品怎么样?做投资的稳健度如何?我投资生涯也遭遇过很大的压力,小股票乱涨,我不敢拿。”张拓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基金经理不仅仅要会选股,大局观也很重要。

“基金经理没有想象中了解上市公司,如果不是帮上市公司推股票,他有什么信息一定要和我讲?”张拓认为,基金经理不要高估上市公司调研。 

实际上,明星基金经理踩雷并不罕见。以被摘牌的中科招商为例,王亚伟就曾经大举买入。中科招商2017年三季报显示,昀沣3号是中科招商第十大股东,持股1.38亿股,占比1.27%。据中科招商及其主办券商光大证券披露的自查报告,中科招商被强制摘牌的原因是“管理收入占比不达标”。按照3元左右的成本价估计,王亚伟投资中科招商亏损接近八成。

无独有偶,首募327亿元的爆款基金兴全合宜基金踩雷中兴通讯,亦引发了业界关注。截至6月30日,兴全合宜自1月28日成立以来,回报浮亏7.53%。有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兴全合宜的业绩虽然很不理想,但考虑到沪深300指数今年已经跌去-12.90%,要下结论说兴业全球基金经理谢治宇就此一蹶不振,似乎还有待观察。

对于任泽松的去向,目前仍无确切说法。“我听到的情况是有几家在谈,据说他跟人保资产、浙商基金以及博道基金谈过,具体情况如何现在还不好说。”接近任泽松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前几年业绩不好,今年借着业绩有所反弹换个平台也是正常的。”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