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银行二次“暂停”A股上市 股东斗法资本补充悬念重重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个股查询:
 

徽商银行二次“暂停”A股上市 股东斗法资本补充悬念重重

本文来源于投资时报 2018-04-11 16:23:01 我要评论(0
字号:

与中静系的内斗是上市暂停关键,如今通过上市补血暂不可能,徽商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愈发凸显

城商行的上市路各有各不为人道的心酸。正处于申请A股IPO煎熬阶段的徽商银行,已经历了两次暂停申请的波折。

最近的一次就在2018年农历春节前夕,徽商银行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2月12日,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鉴于该银行仍需就相关法律法规及中国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个别董事和股东进一步协商,经与该银行A股发行申请相关中介机构的审慎研究,并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

此次撤回,距离其最近一次A股上市申请,仅相隔一个月。

资料显示,徽商银行于2013年在香港H股挂牌上市,2015年开启A+H计划,计划申请A股上市。中途由于更换审计机构,徽商银行于2017年3月提出了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今年1月,徽商银行“杀回”IPO排队队伍,但仅1个多月后,再度按下IPO申请“暂停键”。

从徽商银行公告内容看,“个别董事和股东”是上市暂停的关键。以高央为代表的中静系与徽商银行在多个层次观点尚未达成一致。

有分析人士向《投资时报》记者分析认为,中静系和徽商银行个别高管的争议矛盾,事实上代表的是商业资本和地方政府参与银行管理的冲突。

中静系与管理层矛盾仍待解

经过股改后的城商行往往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让人几乎要忘掉其过去濒临倒闭的危机。

城商行的前身是城市信用社,成立于改革开放之初,由于体制、管理等多方面的原因,城市信用社发展参差不齐,积累了大量风险。在城商行的改组之初,中央则确定了大力依靠地方政府的策略。因此城商行诞生之始,就带有浓厚的政府背景。

业内人士认为,城商行的发展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支持,地方经济的发展也需要一定的金融资源,但是,现有的制度格局却也给城市商业银行的发展带来了许多困扰。

“比如一个比较普遍存在的困扰体现,就是城商行有时成为政府人事调节的工具,很常见的一种是,有些地方官员在政治道路上到了瓶颈期,向上谋求发展的空间很小,就转向寻求经济上的发展补偿,现在的城商行,尤其是上市后的城商行,薪水倾向市场化,较其在政府体制内的平均薪酬高出很多,因此这类地方官员在其临到退休的前几年选择到城商行任职并从这里退休,获得经济补偿对其来说非常划算。但是这类官员并不一定懂得商业银行运营管理。这几年爆出来的很多地方银行内讧等新闻,和这种情况密不可分,徽商银行一定程度上或许也有此原因。”前述分析人士称。

通过不断在H股增持,中静系逐渐跃升成为徽商银行大股东之一,并与徽商银行管理层摩擦不断,双方不但在股东会上提出针锋相对的分红议案,拒绝在徽商银行A股IPO申报材料的更新稿上签字,甚至因为公司章程问题发起诉讼。

中静董事长高央甚至将矛头直指原徽商银行董事长李宏鸣,借媒体发声,声称中静系并不是对徽商银行董事会有意见,而就是针对李宏鸣。

资料查询可见,李宏鸣历任省工学院团委书记;省委政研室政调处一级巡视员、省委政研室政调处副处长;省体改委生产体制处副处长、省体改委企业体制处处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省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2003年9月起,任黄山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2008年后开始担任宿州市委书记。

从其履历中看,李宏鸣无任何金融从业背景。“李到徽商就职,就是比较典型的退休前的平稳着陆考虑。”分析人士称。

公开资料显示,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设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由合肥、芜湖、安庆、马鞍山、淮北、蚌埠6家城市商业银行和六安、铜陵、淮南、阜阳科技、阜阳鑫鹰、阜阳银河、阜阳金达等7家城市信用社合并组建,于2005年12月28日正式挂牌成立,总部设在合肥。

据《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在当地人眼中,徽商银行不仅仅是家银行,还是安徽省国资委下属企业、正厅级的单位。李宏鸣到徽商银行就任属于平级调动。

“没有过银行管理经验又怎么样,董事长又不用具体经营业务,主要就是把握战略方向、把握大局,政府官员的工作就经常跨领域,涉及的方面也很全面,一个地级市都能管理,一家银行怎么能管理不了?”当地一位政府从业人员评价称。

这代表了当前相当部分政府行政人员对企业管理的一种普遍认知,国内其他城商行基本都有这种情形存在。

“不懂行业,如何把握大局?”这是金融从业人员所普遍存在的观点。

在此轮的博弈中,中静系看起来占了上风,李宏鸣被迫辞职。去年12月,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李宏鸣因工作变动,辞去徽商银行董事长等职务,由行长吴学民接任董事长。

李宏鸣离职后,今年1月份徽商银行再度重回A股IPO序列,但这并不代表双方矛盾已经弥合,春节后IPO申请的暂停,再次向外界表明双方矛盾仍然持续。“城商行的背后有地方政府,内部也有一批的行政出身中高层,商业资本固然可以在H股市场上收购股权,但要做到绝对控股、拥有绝对话语权,那是很困难的事。”有分析人士表示。

几乎就在李宏鸣辞职的同时,徽商银行股东安徽省能源集团透过旗下皖能电力,宣布战略增持徽商银行1亿股内资股。此举颇有意味,对抗之意呼之欲出。

博弈升至股东斗法

在A股IPO二度申请暂停后第二日,徽商银行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

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7年度实现净利润约78亿元,较2016年度同比增加约11%以上;成本收入比率约为25.9%,较2016年的27.55%进一步下降。此外,预告显示,徽商银行2017年度总资产同比增长率超过20%。整体上看,业绩增长平稳。

不过其资本充足率仍存隐忧,尽管业绩预告并未提及此项,但数据显示,2016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不仅连续三年持续下滑,且已接近监管预警线。截至2017年前三季度,徽商银行上述数据再次走低,三季报显示,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2.4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54%,进一步接近红线的同时,其面临的补充资本压力亦逐渐加大。

目前A股上市无望,公司的主要股东之间“斗法”不断:中静系不断在港股市场收购增持,提高股权比例,使得徽商银行H股无限逼近公众持股比例红线,随时面临停牌,而安徽能源集团也频频出手拉低港股公众持股数量,对抗“恶意收购”。

“斗法”期间,徽商银行想通过上市补充资本暂时不可能,其“内斗”大戏料还将不断上演,业内人士分析其资本补充方式或是选择降低分红,或是仰仗股东出手相助。 (责任编辑:张晗)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徽商 股东 资本 银行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