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龙贷加盟商又跑路:个人账户还款 业务员私自扣费_互联网金融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个股查询:
 

翼龙贷加盟商又跑路:个人账户还款 业务员私自扣费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12-26 11:3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 陈宪

1

12月2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起职务侵占二审的刑事裁定书,判决书显示,被告人白玉托,作为翼龙贷在石家庄的加盟商,利用经手该公司小额贷款业务的职务便利,将贷款人偿还给公司的钱款截留并侵吞,涉案金约570万元。

与此同时,翼龙贷累计垫付达1055万元的逾期也被曝光。因为“卷款”加盟商推荐的借款项目到期后,大部分都出现了逾期。

事实上,这已经是2017年以来,翼龙贷第二起加盟商“卷款”跑路事件。翼龙贷为加盟商垫付也不是第一次,早在联想入股之前,翼龙贷就曾因骗贷陷入绝境。加盟商为何频繁跑路?加盟模式下风控究竟如何?翼龙贷用于垫付的风险准备金到底有多大规模?带着这些疑问,财经网进行了深入探究。

业务员私自扣费   个人账户还款

“翼龙贷石家庄运营中心收取客户贷款还款和向总部上交还款时公司没有正规的账目登记。”

根据白玉托供述,翼龙贷石家庄运营中心的账户主要是白玉托和财务王某的个人银行账户,翼龙贷石家庄地区贷款客户还款或还息都是向白玉托的农行账户还款,及其他两个个人账户。

一个没有任何监管的个人账户,里面却有着大量的还款资金。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翼龙贷加盟模式下,管理缺陷给了不良加盟商可趁之机。作为一个信息中介平台,翼龙贷任由旗下加盟商接触资金,银行存管恍如虚设。

并且,白玉托所侵占的款项,并不全是项目还款。其中,还包含了借款项目所发放的资金。在翼龙贷加盟模式下,不仅是还款,借款资金也经由加盟商之手发放。

客户提供的资料审核之后,本人办理一张银行卡,银行卡一开始在代理商或业务员手中,总公司贷款下来之后加盟商扣除百分之三的服务费把卡交给客户。但这费由谁扣?扣多少?虽然合同上有明确条款,但实际执行没有任何监督。

“实际上石家庄运营中心白玉托等人瞒着北京总公司私自先扣除客户的3-6个月利息,这些钱他们不上交北京总公司。有些客户向我反映已经知道贷款批下来了,但是白玉托一直没有把贷款给他们。”判决书证词显示。

而北京同城翼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表示,通过我们调查了解,借款客户通过石家庄运营中心成功借款后,到手的款项只有借款金额的50%-60%,其余被石家庄运营中心拿走。

很难想象,翼龙贷走到今天,这个作为联想五大板块投资的企业,所依靠的加盟模式居然是这样的。当初号称“堪比政审”的加盟审也不过如此,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与白玉托有关的,还有两起借贷纠纷案,最早可以追溯到08年、09年的借款尚未归还。难道加盟商的个人信用并不计入审核标准?

而在翼龙贷的上一起“卷款”案例中,被告人任德全,是沧州市新华区翼龙投资咨询服务中心职员,负责催收逾期客户的借款。1998年9月28日因犯寻衅滋事罪、销赃罪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00年7月7日因犯盗窃罪被泊头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10年8月19日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泊头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虽然加盟模式饱受争议,但翼龙贷在CEO毛向前的带领下,截至2017年11月,公司全国加盟商达到1279家。据媒体报道,毛向前在联想有着多年的线下加盟管理的经验。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毛向前已经退出了翼龙贷董事会。联想控股新增董事陆奇捷为翼龙贷CRO,其在创新小微金融的模式化经营、推动风险导向审计、构建风险管理体系方面有丰富经验。

加盟商被要求垫付坏账风险保证金存量几何?

另查明,因白玉托经手的借款项目到期后出现逾期,北京同城翼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国付宝账户垫付还款1055万元。

这不是翼龙贷第一次垫付,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加盟商为何不能与翼龙贷互利共赢?卷款跑路恰好是偶发吗?其实不然。

翼龙贷加盟页面曾出现150万、98万元令人心动的盈利介绍。但同时,加盟商也必须垫付产生的坏账,并承担后续催收。

公司对每个加盟店收取5万至10万元平台使用费,同时县级的加盟店还需缴纳100万元保证金,当某加盟店推荐的借款项目出现逾期超过30天后,翼龙贷规定由该加盟商用保证金回购债权,以兑付给投资人。

然而现实情况是,除了信用风险外,基于气候变化、疫情等意外因素,三农贷款的不良率较高。三农金融错综复杂,蛋糕确实很大,风险也不可轻视。大面积的坏账,加盟商催收也困难,更无力垫付。

“为了平客户不良贷款的账,我收上来的贷款共计约30多万元没有上交总部。”白玉托承认。

这其实是公司在逼加盟商,风控外包、风险转嫁,一旦加盟商出现较大面积坏账,很难保证无人监管的项目资金不被觊觎。

更有甚者,为了保证垫付资金的到位,翼龙贷曾出现过加盟商非法拘禁、暴力催收的消息。2016年7月,某媒体爆料,翼龙贷开封市加盟商相关人员一度拘禁下辖兰考县加盟商负责人,并因催收殴打借款人。

“加盟的好处是可以快速把盘子做大,加盟商熟悉环境,能够提供资产端。但对业务标的把控能力不强,金融加盟模式的风险把控上的问号还很大”,业内人士坦言。

而在合规方面,翼龙贷面临两个问题。首先加盟模式并不符合网贷的信息中介这样的角色,收取加盟费的做法是否合理有待考量。其次,根据2017年3月北京金融局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事实认定及整改要求》,明确P2P平台不得设立风险保证金、准备金、备付金等提供担保。

这显然是更现实的问题,各大平台已有的保证金规模将逐步缩减,且不再新增披露。一方面“去保证金”“去刚兑”已成大势,另一方面,翼龙贷1279家的加盟商,假设只有50%属于县级以上,每家100万的保证金,公司风险保证金金的规模也达到约6.4亿元,存量较大。

而不再新增则意味着没有了保证金制度,翼龙贷与加盟商之间的约束解除,翼龙贷的加盟模式要何去何从?

【作者:陈宪】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