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阁:新形势下更应关注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关系_财经视点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财经视点 >
个股查询:
 

李剑阁:新形势下更应关注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关系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11-01 16:01: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央汇金副董事长李剑阁

财经网讯】“全球前十大银行中国有好几个,全球上市保险企业中国平安第一位,证券现在还小一点,将来全球最大的投行也应该在中国。所以这三方面,中国是完全领先的。那么我们就应该在这个新的形势下更加关注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关系。”2017年10月31日,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央汇金副董事长李剑阁在中国平安集团与清华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成立的“全球金融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全球医疗与健康研究中心”仪式上如此表示。

明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未来中国金融将走向何方?十九大已经为中国未来发展制定了蓝图,指明了方向。对金融的改革开放提得更加有高度。习总书记日前在会见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委员会委员的时候,也专门说中国要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用开放促改革,用开放促发展。所以将来要把过去的历史、金融怎么走过来的,未来我们要往哪去,要有一个历史的眼光。

在谈到市场和政策紧密结合,李剑阁指出,因为市场有时候有需求,要及时地注意市场的热点,提出看法。2015年资本市场上所发生的问题应该引以为戒,去年5月9号《人民日报》文章里所说的,不要赋予某些市场不具备的功能,也就是说不要想通过这个市场制造经济的热点,这样会事与愿违,不是好的事情。

以下为其发言实录:

李剑阁: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刚才说要我做一个讲演,其实主要是感言和寄予。

首先我感谢清华大学和平安集团对我的厚爱,让我担任全球金融和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的主任,我感到十分得荣幸。

清华大学和平安集团强强联合,一起来组建这么一个全研院,我觉得这是中国在十九大以后,在经济研究、金融研究和健康医疗研究方面的一件大事情。那么清华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中国最高学府,在最近国家创双一流的当中又高居榜首。平安集团我和马明哲是老朋友,他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全过程,我是一个见证者。

这样一路走来,他现在已经成为在全球保险行业第一,在上市的金融行业当中占第十,有几个数据会让大家感受更深一点。他全国的员工152万人,也就是中国人当中,一千个人当中有一个是马总的部下,是他的雇员。他的客户是1.5亿人,占全国人口大概是十分之一,也就是我们在座的大概有十分之一的可能性是平安保险的平安集团的客户,当然可能是保险客户、可能是银行客户,反正客户非常多。再有一个就是他每天交税交三亿,每天给政府交的税是三亿。前三个季度已经交了795亿,我看了一下,这795亿是个什么概念?是中国最发达的中等城市像苏州这种全国的明星城市全年的财政收入,大概是这样。他的营业收入每天是25亿,净利润每天是2.4亿,今年前三个季度已经达到663亿。他的科研经费不知道包括不包括投入到我们全研院的经费,全年是77亿,占他的营业收入的1%,这在金融行业当中,这种对科研的投入的力度恐怕是最大的,远远超过我们几个全国著名的比如工农、中建的投入还要大一点。

全球金融发展研究中心作为一个智库它应该是什么定位?我看到在中心筹备过程当中我们的专家、学者、教授有一个考虑,定位为全球最优秀的金融和经济研究中心,而且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具有全球视野、有清华的水平、有平安的实力的这么一个中心。

因为我在公务员的生涯当中,基本上是在中央政府智库工作,我一直说是智库工作,没有怎么在权力部门,虽然在证监会工作过几年,但是基本上做智库工作,给领导做服务的工作。所以全国现在无论是官方的和民间的以及大学研究机构的智库已经很多,但是我想我们这个发展中心、研究中心应该怎么定位?应该有什么特色?和现在已有的各种智库应该发挥自己的什么样的优势?我想讲四个方面:

一、我们既然是全球金融和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它就要把国内和国际问题紧密地结合起来研究。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其实并不很容易,也不是每一个智库都做得到。我回想我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当副主任的时候,我分管财政金融方面有关的研究。2008年上半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已经露出苗头。其实在2007年,美国的新世纪金融公司出现危机以后,这个次贷危机开始露出端倪。但是我2008年的上半年,我找我下面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当时的金融研究所的所长,我说恐怕你现在要找几个研究人员开展一个专题,对次贷危机要给予关注。我特别想不到的,那个次贷危机已经在报纸频繁出现了,但是那个所长没听懂,什么叫次贷危机?我写给他看,他还是不懂。我说这么大的事你都不领会?他主要关注国内的某些问题,他对国际的问题没注意。我觉得这个不是每一个智库都能做到国内和国际问题统筹考虑放在一起研究的。往往研究国内的问题不注意国际问题,研究国际问题不太注意国内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个研究中心,应该做到国内和国外问题紧密地结合起来。

那么过去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或者不重视这一点的原因是什么呢?我的理解是如果在1997年之前,中国的金融可以说和国际上没有太大的联系,中国的经济在国际上影响也比较弱,中国通过一个亚洲金融危机,中国的经济在全球产生了影响,就是在全球金融出现危机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经济上了一个台阶。到1998年,当我们亚洲整个的周边国家都陷入困境的时候,全世界的目光就看着中国经济,说人民币能不能保持不贬值?当时中国领导人既有大国的担当,又有长远的眼光。当时向全球表态,中国的人民币不贬值。那么就使得整个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当中成为中流砥柱,稳定了局势。我们付出了代价,但是同时使得我们中国的经济在全球上了一个大的台阶。

2008年,当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当时不叫全球金融危机,叫全球金融海啸,发生以后,我们就看到不仅是中国没有遭到很大的冲击,我记得我2009年时在博鳌会上讲,我希望这个事件之后中国的经济会更上一个台阶。现在全球前十大银行中国就有好几个,现在保险又是第一,我相信证券现在还小一点,将来全球最大的投行也应该在中国。所以这三方面,中国是完全领先的。那么我们的中心,就应该在这个新的形势下更加关注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关系,我觉得这个是我们研究中心第一个应该注意的优势。

二、金融和科技紧密结合。

清华大学在科技方面是全国的翘楚,这个不用说了,各个学科都非常齐全,而且优势非常突出。平安作为一个金融公司、金融集团,它这几年在很多前沿的科技方面做了大量的投入,在人工智能方面,马总悄悄跟我说,应该在全国比较领先,只不过他为人一向比较低调。他这样大的投入,招揽了全球这么多人才。我相信利用清华大学和平安集团的研究中心应该和金融的研究结合起来,这是别的智库可能不具有的一个优势。

三、市场和政策紧密结合。

因为市场有时候有需求,我们要及时地注意市场的热点,提出我们的看法。同时政府有时候也会有某个时期的政策,我们这个研究中心,刚才已经介绍了我们未来的研究计划,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很大一部分的精力要研究政府所关心的一些问题,我们为中央、为国务院提供我们的意见。因为有些时候,如果从某一个角度出发,往往会把问题走偏。我们应该把两边都兼顾的情况下加以研究,我觉得更有价值。例如2015年资本市场上所发生的问题,证券、股票市场,说实话也就是去年5月9号《人民日报》文章里所说的,不要赋予某些市场不具备的功能,也就是说不要想通过这个市场制造经济的热点,这样会事与愿违,不是好的事情。这个时候我们要及时给政府提出有利的意见,并且在危机发生的时候和市场出现波动的时候,因为我们平安集团整天在市场第一线,而清华大学又在学术研究的殿堂里头,两者结合起来提出给政府有利的意见。依托现在的区块链、电子货币,现在分歧非常之大。区块链大家觉得要研究,但是在中国比特币是被禁止了,在国外有的国家是禁止的,有的国家是鼓励的,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看?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提出自己的看法。我们不能做旁观者,我们要做局中人。

四、利用我们的研究中心,把历史、现实和未来结合起来。

因为这次习近平总书记在一中全会以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讲到,在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的五年期间,有几个重要的时间结点,特别提到明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明年不能说大操大办,至少要好好地纪念一下中国改革开放40年。在十九大报告当中也说到,社会主义救中国,改革开放使得中国强大起来。所以这40年我们应该认真地总结,那么对于我们这个研究中心来讲,我们其实任何一个体制方面和政策方面的建议,都要知道我们这个体制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将来要到哪里去。显然十九大已经提出我们未来的方向,我们未来的方向对于经济而言还是要继续地开放,特别是金融,我注意到这一次十九大报告当中对金融的开放提得更加有高度。昨天习总书记在会见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委员会委员的时候,也专门说中国要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用开放促改革,用开放促发展。所以我们将来要把过去的历史、金融怎么走过来的,未来我们要往哪去,要有一个历史的眼光。不仅要有全球的视野,还要用历史的眼光来开展我们的研究。

我相信这个研究中心在清华大学的领导下,在平安集团的大力支持下,这个研究院,这个研究中心一定会发展得很好,谢谢大家!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