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魔咒开启:债市“闷雷”滚滚 企业违约恐进入高发期_债券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债券 >
个股查询:
 

4月魔咒开启:债市“闷雷”滚滚 企业违约恐进入高发期

本文来源于华尔街见闻 2017-04-11 20:53:59 我要评论(0
字号:

一进入二季度,仿佛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债市开始进入信用风险高发期,这是过去两年债券市场呈现的规律。

可以明显观察到,市场负面情绪正在快度叠加,投资者最为担心的风险包括:1、东北、山东等区域企业风险正加速放大;2、二季度资金面仍然偏紧,货币缺口过大,但决策层并无放松迹象;3、美联储加息提速将冲击中国利率债市场;4、对理财的限制和委外投资的严格治理等政策变量。

信用风险分化加剧东北、山东卷入“债务连环劫”

“中国信用风险经历三年释放后,呈现出多点爆发、分化加剧的态势。”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董事长闫衍对华尔街见闻如此说道:“今年的变化是信用风险出现分化,尤其是产能过剩行业信用风险的分化。一些大企业通过去产能政策,信用风险得到缓解,而小企业的信用风险可能还会进一步加剧。”

提到信用风险,近期最大“幺蛾子”当属辉山乳业,3月24日在港股“腰斩”后,该公司旋即爆出了资金链断裂、负债400亿元的事实。辉山事件只不过冰山一角。

“12江泉债”的发行人华盛江泉集团有限公司在3月仅支付了当期利息,未派发本次回售债券的本金,构成实质性违约。另一家企业齐星集团也一度爆出因资金链断裂,大量银行贷款到期无法偿还。同样在3月底,受齐星集团影响,同属山东邹平的宏桥新材和魏桥铝电的多只短融、超短融遭恐慌性抛售,收益率一度飙升至10%以上,整个山东邹平板块股债均承受着抛售压力。

这些事件背后的债务问题令交易员们忧心不已。一位国有银行的债券交易员感叹,辉山乳业丑闻好比“华丽外表背后的不堪事实的暴露”,但这类事件只是刚刚出现。

“二季度信用风险会上升。东北、山东、云贵、内蒙,广西等区域企业风险较大”,一位不愿具名的上海券商高管也表达了类似观点,“风险可能集中到杠杆过高的一些中下游民企和企业间金融业务比较发达的领域”。针对具体产业,联合资信研究总监聂逆对华尔街见闻表示,目前来看主要是去产能的几大行业——煤炭、钢铁、化工和建筑业风险突出,这些行业中很多企业收入和利润下降,长期靠举债来维持经营将到达临界点。

风险年年在4月开启,这是中了什么魔咒?

市场从4月份开启风险模式,是最近两年才发生的现象,背后的原因大约分为几种:从4月开始,债市将迎来跟踪评级调整的高峰期,评级下调可能集中多发。上周四,标准普尔本破天荒地首次下调了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信用评级,将江苏新海连发展集团长期信用评级从BB+下调至BB,将其全资境外子公司香港致远集团评级从BB下调至BB-。摩根大通更是直言,未来很可能会有更多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信用评级遭下调。

进一步总结统计数据,不难发现,大量企业违约已经在二季度前陆续发酵。华尔街见闻此前指出,东北特钢已卷入10起违约事件,大连机床和中国城建则分别有7只和6只债券陷入违约。另据光大证券分析师张旭统计,2016年年初至2017年3月,公募债市场共有28个发行主体出现实质性违约,涉及65只债券。其中,中央及地方国企信用风险上升,违约主体为8家,占违约主体总数28.6%。此外,违约前期征兆方面,多家企业债务违约前半年出现:评级连续下调,公司业绩亏损,公司治理问题及延迟披露财报等情况。

1

从债券到期规模来看,二季度也是信用债集中到期的时点。华创证券研报中指出,去年底债市暴跌直接导致了信用一级发行受阻,1-2月到期规模不大,但3-5月债券到期规模明显增加,而且信用债需求下滑,发行人尤其是低评级发行人流动性压力很大。WIND数据显示,截至三月中旬,今年以来推迟或取消发行的债券数量共计100只,同比增加超两成,也超过2014年和2015年同期总和的1.5倍。

此外,财政存款上缴恐将助推债市风险的暴露。兴业证券唐跃特别强调,财政大规模发力存在变量,4月份资金面面临财政存款较大规模的上缴,如果央行对冲不及时,可能会引发资金面的紧张。背后原因是四月份惯例上为财政缴款月份,因此在资金上受到更大的压力。

根据中信证券明明的研究,虽然历史上财政存款数量并无明显规律,但16年4月财政存款值为9318亿元,为历年来当月值新高。而今年一二月数值分别为4124亿元、1903亿元,考虑到今年过年较早,与历史平均水平相当。因此,仍然可以预计今年4月资金面对债市的潜在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买方与卖方均对市场走向略显悲观。海通姜超根据对债券研究员和投资经理投放问卷调查后发现,有58%的受访者认为今年“信用事件小幅增加”,有30%的受访者认为“信用事件会大幅增加”,认为信用风险降低的仅约一成。

内外围市场政策变量搅动债市

3月底,中国各大中小银行曾经历了一场“焦虑”——央行MPA考核引发了市场资金缺口供需的不对称,导致大面积的资金压力,监管政策对债市的影响持续至今。流动性是依然摆在债市头上的“一把斧头”。一位卖方高管认为,二季度债市风险讲集中在:银行资产负债收缩造成理财和委外收缩,信用风险爆发叠加流动性紧缩。

自去年国海债券代持事件爆发后,去杠杆的力度也是影响二季度债市的重要因素。针对这一政策变量,中诚信董事长闫衍对华尔街见闻指出:近期市场利率抬升导致债券收益率上升,尽管初衷是要金融去杠杆,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大幅度上升,这也加剧了实体经济的债务压力和风险。

除此之外,美联储利率走向是影响二季度中国债市的重要外围变量。美联储3月份的会议纪要显示,多数美联储官员支持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缩减央行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市场预期,今年6月份美联储或再次加息,12月正式缩表。这一操作将造成长端利率预期大幅变化,势必对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形成重大冲击。兴业基金海外固定收益投资经理王龙预测,今年10年美国国债利率正常情况下2.6~2.7%,考虑缩表和基建因素,今年年底10年国债可能在2.6~3.2%。

“缩表猛于虎”,中债信用增进公司高级经理张启迪对华尔街见闻分析:由于缩表将导致资本流出压力加大,国内流动性会进一步趋紧,市场利率水平上升,届时债券价格将可能出现新一轮下跌。

综合来看,二季度中国债市风险大于机遇,市场应寻找流动性好的品种加收益率高品种,既要防范流动性风险也要覆盖资金成本。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