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预期下业务变迁:基金定增受限 打压银行通道需求_基金看市_基金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基金 > 基金看市 >
个股查询:
 

资管新规预期下业务变迁:基金定增受限 打压银行通道需求

本文来源于第一财经 2017-02-23 20:10:04 我要评论(0
字号:

2月21日,由央行牵头、一行三会共同参与制定的一份《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在资管圈被广为传播,尤其是对定增、非标、股票质押、银行理财等细分业务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业内反响不一。

首当其冲的,相当体量的业务和产品通过嵌套和通道运转,若禁止多重嵌套,通过多重嵌套实现资管投向其他资管的模式会成为历史。

不过,在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资产管理部负责人看来,整体而言,包括跨行托管,计提风险准备金,非标投资不能错配以及风险准备金要求等《指导意见》中的监管要求没有超出之前银监会理财新规指导意见的监管范围,并不是特别严厉的要求。

定增受限 利好FOF

在禁止多重嵌套、限制杠杆以及双十的限制下,资管的微观业务也受到冲击。其中影响较大之一的是定增。

“说实话,再融资新政对定增的影响还不是很大,因为现在主要是做一年期的,已经市场化了。而按照资管新政的话,钱就不太容易出来了,这对定增的影响是很大的。”一位资深公募基金经理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北京一家大型券商资管人士看来,《指导意见》可能对基金定增通道造成很大的影响。他认为,非信托自有资金的信托计划作为资管产品参与定增报价,而由于资管产品不许嵌套资管产品,信托嵌套基金专户的产品模式将难以有效;而如果信托非自有资金不能参与定增,又不需信托计划嵌套基金专户报价,意味着信托计划被屏蔽在定增大门外。

不过,《指导意见》也指出,新政对于信托计划投资还是放开了一道口子。按照规定,资产管理产品不得投资其他资产管理产品,但FOF、MOM、单层委外除外。

“按照新规出台,就比如说信托计划再去买基金专户参与定增的这种模式就不行了,如果FOF和MOM的话,可以绕开这个条例。同时由于有委外单个项目投10%的限制,也没有之前那么便利了。”前述公募基金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资管产品嵌套,《指导意见》明确了“除FOF、MOM”外,银行资管人士认为这说明监管层终于承认了FOF与MOM的特殊性,是一大利好。但一位受访的城商行资管负责人认为,MOM、FOF基本上投权益类资本市场,银行理财资金客户风险偏好比较低,所以配置MOM与FOF的比例都非常小,各家银行占比基本都在1%-2%,大部分银行的投资规模并不大。

“一个计划做母基金,负责投资其他产品,剩下新发的计划做子基金,负责融资,子基金投且仅投母基金。”上海一位私募FOF基金经理也表示。不过,他也表示:“FOF已经不怎么走信托通道,因为限制太多。信托作为老通道,管的特别严,投什么都有限制,有的限定只能投平台上的产品,否则必须每日估值,再有的连股指期货也不给开。”

“公募可以在FOF、养老金投资、国企改革、Reits这四个方面下功夫,帮助上市公司及大股东提供结构化杠杆融资方案,ABS也是基金子公司的主要发展方向。”上述北京大型券商资管人士进一步表示。

银行通道需求被打压

资管业务监管标准的不一致和市场竞争的加剧,客观上催生了通道业务。由于券商、基金子公司等机构主动管理能力不强,主动资管业务发展滞后,做通道的冲动明显。

“有一些券商上通道挺猛的,也有的是精品化管理,注重自我的主动管理。”上海一家大型券商首席分析师表示。

据银行资管人士介绍,银行嵌套通道主要有两类。首先是基于开户要求,银行理财资金并不是独立法人主体,也不像资管计划能以计划开户,地位比较尴尬。

华南一家股份制银行资产管理部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银行作为委托人投资管计划时,会遇到在交易所开不出户来的情况,需要一层通道的嵌套走券商资管通道,《指导意见》会对股票质押业务产生一定阻碍。

他指出,银行由于人手不足,资金的划拨、开户、签合同等流程做不过来,通过找通道,将基础工作外包,这也是银行此前的需求。

“目前银行实际投资过程中,涉资本市场投资和涉非标投资占银行理财投资的大头,中间都套着一到两层通道。”某城商行资管负责人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个办法还未发文,但是在现有已经发文的监管条款约束下,银行只能做层层嵌套。“如果之后确实发文严格禁止多重嵌套,银行会找原有规范性文件是否做了同步修订。但在很多政策不确定之前,银行投资策略不会主动做出调整。”

“证监会对基金子公司的监管的精神已经先在对子公司的文件中体现,比如说通道,不能做的还是不能做。原来只是说信托机会更多,但现在可能说信托也受到了限制,大家都不能去做。”上海一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也谈不上是对子公司的利好”。

可以说,由于多加一个通道就多出一道费用,对机构而言,也不希望嵌套太多的通道。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指导意见》唯一对委外限制的地方在于“禁止委外借道通道”,现实操作中由于交易所开户等问题存在理财借道信托开户、再委托给券商基金的情况,这些技术性问题未来应当有配套方案解决。

或影响银行理财利润

“去嵌套”直接影响到的另一个业务,则是非标准化资产的投资。本报了解到,一种投资模式是,银行发行同业存单或吸收存款然后投资非标产品,如果未来投资非标被限,无疑会影响到银行的非标业务。

同样的影响不只是银行,还有信托、券商等机构。“我认为主要是体现在对信托的影响上。现在市场上主要是单一信托,市场上约有一半是单一信托,一些银行、券商、期货也有私募的资管通过单一信托投非标。还有信托公司自己的私募基金投资于自己的单一信托,《指导意见》后这些都没法做了。”一位券商非标研究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不嵌套的话,几乎只能是私募做非标和信托直接投非标,还有就是放信托贷款之类。”

2月23日有消息称,最新监管要求期货公司回归期货主业,不再开展资管业务。无疑,该消息若为真,将是在《指导意见》基础上对期货资管业务实施的“封杀”。

《指导意见》指出,为防止金融结构借助资产管理产品规避资本等监管约束条件实现表外放贷,催生影子银行风险,《指导意见》禁止资管产品直接或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商业银行信贷资产及其收益权”,但允许具备评估和管控非标资产风险能力的金融机构发行资产管理产品投资上述之外的其他非标资产,并提出限制管理、禁止期限错配等要求,控制并逐步缩减非标资产规模。

对于银行资管非标投资期限错配的限制,对银行理财影响也较大。上述城商行银行资管负责人也指出,银行理财资金基本上都是以长拆短,期限错配来滚动发行的,如果监管严格限制将产生较大影响。

此外《指导意见》中,要求统一的风险准备金和资本约束,具体而言建立资本约束机制,按照产品管理费统一计提10%风险准备金。而目前银行理财普遍没有执行风险准备金的规定,如果执行的话,对于银行理财的利润冲击将比较大。

【作者:郭璐庆 宋易康】 (编辑:xunann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