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推动供给侧结构化改革?滕泰:放松三大约束 _财经视点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财经视点 >
个股查询:
 

怎么推动供给侧结构化改革?滕泰:放松三大约束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11-20 11:23:19 我要评论(0
字号:

1

【财经网讯】 “怎么推动供给侧结构化改革?放松供给约束。中国经济在我看来有三大供给约束,使经济不能自由地前行。”,11月20日,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在“第十一届中国证券市场年会”上如此表示。

第一个降低的约束就是高融资成本约束,降准降息减少金融抑制,让钱的成本降下来

第二,减税。宏观的税负综合税负37%,2014年,2013年36%点多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企业承担的综合税费40%,这么高的税负情况下谁还愿意创业搞企业?

第三,高行政成本的约束。干个活儿这审批那审批,这届政府一上来就致力于减少审批减少行政管制。中国经济负重而行不能中高速增长的原因,降税降融资成本减少行政成本的约束给企业减负是刺激经济恢复增长动力的最短期有效的措施。 

以下为演讲全文:

滕泰:各位上午好!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场合跟大家分享供给侧研究的体会,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11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又提出了要创造新供给、新动力、新需求。碰巧之前的前一天在11月9号总理座谈会上我也做了这样一篇报告,就是刚才资料里面的题目“推动供给侧改革,全面降低企业成本,开启增长新周期”。在这之前三年前12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发表了一篇引起一些争议的文章,叫做“新供给主义宣言”,之后三年里面连续发了十几篇学术论文,出版了两本著作都是从完善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学科体系。

今天结合做新供给研究浅薄的体会谈谈怎么推动供给侧结构化改革,仅代表个人意见,不能跟中央挂钩。首先中央这个时候提出来供给侧结构化改革毫无疑问是抓住了当前中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有可能开启一个经济增长新周期。什么是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矛盾?我们对比一下2007年以后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的走势区别,深入分析一下背后的动力原因就可能找出答案。07年下半年开始美国的次贷危机已经有所发酵,而恰恰那时候中国经济也达到了一个最高点,在07年三季度。美国进入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经济也下行,07年10月份开始乔布斯苹果手机问世以后一直到2009年年底实际上美国处于新供给的形成阶段,以乔布斯的苹果产业链为代表的美国经济,虽然08年、09年还不行,但是新的经济增长点已经在酝酿,新的需求在不断被激发出来,新的增长动力已经开始形成。

2010年以后,美国经济进入新供给扩张阶段,仅苹果产业链居然带动了美国经济的出口、消费增长、资本市场繁荣,从而使美国经济迅速走出了危机,恢复了增长的动力,重新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开始有所分化,08年、09年我们也出台了一些刺激总需求的措施,使经济迅速短期回稳,但是在10年一季度创出了季度GDP增长13%的新高以后到现在连续五年处于下行过程当中。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太多的产业处于供给成熟和供给老化阶段,这就是中国和美国过去经济从2008年以来走出两条不同曲线的原因。我跟总理私下谈到这一点,就一个苹果产业链,总理说,是啊,新供给真厉害。这是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一个经济周期按照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完整的经济周期划分为四个阶段,新供给形成阶段、供给扩张阶段、供给成熟阶段、供给老化阶段,如果太多的产业处于供给成熟和供给老化阶段的话,那么供给就不能够创造自身的需求,所以萨伊定律告诉我们,供给能够创造自身需求,那是老供给经济学,那是错误的,新供给创造新需求,供给成熟的阶段也能够创造一定的需求,但是创造的效率在降低,供给老化的产业比如钢铁、煤炭投入进去沉淀下来再也出不来。要解决中国经济当前的问题就应该从供给处着手着力发动结构性的改革,调整经济结构,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为什么当前提出来要发动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一点浅见供大家参考。

如何推动供给侧的结构化改革?新供给创造新需求,在当前阶段哪些经济算是新供给?软财富行业,比如知识经济、信息经济、文化经济、金融经济其它社会服务业代表的经济,这五大软产业财富的源泉不是地球资源。我在这儿做一天演讲消耗什么地球资源,污染什么环境吗?但是它也是有价值的。《证券日报》办这一个会本身就是创造软财富,刚才说的五大软财富在美国经济当中占的比重是79%,而在中国只有49%,差30个点,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如果说软财富行业不能否定硬财富制造业的话,硬财富制造业怎么办?我有一个建议,通过经济转型附加上更多的软价值。比如特斯拉卖的到底是汽车还是环保和时尚?可能真的不是卖汽车制造的钱,而是后者。奔驰的总设计师有一句话,他说我们卖的不是交通工具,我们卖的是一件艺术品,碰巧它会跑。这是他们对哪怕从事制造业,卖的是软价值。我身上穿的这件衬衫可能值一千可能值两千,硬财富的价值棉花和布的价值可能就值一百,那剩下的90%的价值是什么?软价值。虽然我们还有很多对硬财富对制造有很多需求,但是我们更多看中附着在上面的怎么满足我们精神需求的那样一些东西。总理的专家咨询会上我汇报了我的观点,克强总理幽默用通俗的语言给我归纳了一下,以前我们创造财富更多的是用自然资源,以后的话可能更多用人的资源;以前我们主要靠劳动,现在可能更多靠智慧。我想他是理解了我的意思。对于我说的特斯拉、奔驰的例子,他举了另外一个例子说明,前一段中国很多消费者去日本买马桶盖,媒体上很多批评,但是人家卖的不是马桶盖是健康、保健,这也是用幽默的语言非常简单阐明了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道理和道路和方法。这是我提的第一点,怎么推动供给侧结构化改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新供给创造新需求产生新的消费合新的动力。

第二,怎么推动供给侧结构化改革?放松供给约束。中国经济在我看来有三大供给约束,使经济不能自由地前行,一个供给约束高融资成本约束,2013年钱荒以来,之前融资成本就高,钱荒以来更高。这两年很多种小企业大批倒闭,有的厂商一看放个高利贷能挣个10%、20%的利润把实业关了,都去放高利贷。很多企业的毛利本来就是五个点十个点,借个钱就那么高的利,谁还干企业?高融资成本压垮中国经济。要使中国经济恢复增长动力,第一个降低的约束就是高融资成本约束,降准降息减少金融抑制,让钱的成本降下来,中国是全世界钱最多的国家,怎么能够钱最贵呢?我记得去年在这个会议上也是我在这儿演讲,当时没有讲新供给主义,讲的降低融资成本降息降准,我讲完之后一定要降息降准,后面学者批评我放水能够救中国经济吗?当天晚上我记得11月21号当天晚上降息,很多人发短信,你上午呼吁降息晚上就降了,你不是朝发夕至吗?我开玩笑说,我过去一年每天早上都在呼吁降息,任何时间晚上降我都蒙对了,降慢了。总之,降低融资成本还要继续有空间,虽然从2014年11月以来采取了正确的措施,3月份短期利率下来了,3月份长期利润下来了,在全球还是偏高的,还要进一步降低。

第二,减税。宏观的税负综合税负37%,2014年,2013年36%点多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企业承担的综合税费40%,这么高的税负情况下谁还愿意创业搞企业?降低供给约束第二个关键点就是降税。有人说减税之后造成财政缺口怎么办?可以发债,中国赤字率2.4%,假设明年减税三万亿的话,你看看中国企业经济增速会达到多少?增发国债三万亿就完了,现在很多人拿钱没地方花,减税直接降低企业成本刺激投资,减税直接提高消费者的收入次级消费,你发债吸纳的是社会闲置资本没地方去的钱拿过来再弥补财政缺口。到五年以后你还的时候中国进入通货膨胀经济过热的时候再还债还熨平经济周期,这时候减税发债一箭三雕,既能吸纳社会闲置资本同时熨平未来的经济周期。

减什么税?营改增行吗?小打小闹没有意思,降低主力品种比如企业所得税,如果企业所得税从25%降低五个点七个点你看看是什么结果,资本市场也会好。

第三,高行政成本的约束。干个活儿这审批那审批,这届政府一上来就致力于减少审批减少行政管制。中国经济负重而行不能中高速增长的原因,降税降融资成本减少行政成本的约束给企业减负是刺激经济恢复增长动力的最短期有效的措施。

解除供给抑制,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不是财富源泉,只是价值实现的条件,你创造了财富以后能不能卖出去是需求决定的,但是财富的源泉是什么?五大财富源泉,第一人口和劳动,这两年人工成本上升得很快,企业受不了,到底怎么样放松改变人口政策,改革户籍制度,改革社保制度才能够提高人口和劳动的供给效率降低人工成本。第二个财富源泉土地和资源,我们的土地有的产权都搞不清楚更不要说自由流转。怎么样尽快给土地确权,怎么样深化土地制度改革,怎么样推动土地流转才能够增加土地的供给效率,降低地租和资源的供给成本,企业也受不了,这两年地租涨,很多企业就这么倒闭了。第三个财富源泉是金融和资本,中国钱最多,中国为什么钱最贵?一定是存在着严重的金融抑制,出了降息降准,怎么从制度上改变金融抑制的情况,让中国人享受到作为储蓄最丰富的国家享受到最廉价的资本。第四,解除创新和技术的抑制,这也是财富的源泉。如何改革教育体制改革,创新体制改革,我们的教育体制大学培养的是创新性人才吗?最后一个是制度和管理,制度和管理也是财富的源泉,80年代人民公社的时候70年代饿肚子,改成联产承包责任制立刻吃饱饭,制度就是财富的源泉。如今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也是一样的,现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有没有激发国有企业干部和员工的积极性,如果没有的话这个改革的动力显然不到位。很多人用三四分的力气干活儿消极怠工,这个对资源是多大的浪费。

解除金融抑制对人口和劳动的抑制降低人工成本,解除对土地和资源的供给抑制提高土地的供给效率降低地租成本,解除制度的供给抑制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管理效率,解除对创新的抑制降低技术的成本,解除金融抑制降低资金的供给成本。每降低一个点的融资成本,就会有几十万家企业从盈亏平衡点上变为盈利,每降低一个点的税收就会有上百万家企业焕发出勃勃升级,如果从刚才说的五大财富源泉方面都降低5%、10%的成本,中国的经济增长何愁7%何愁8%,谁说中国经济增长非得往下走?

以上是我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浅薄的看法供各位批评,谢谢大家!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