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财税改革表露出与中央时间表不相匹配迹象_财经视点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财经视点 >
个股查询:
 

贾康:财税改革表露出与中央时间表不相匹配迹象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11-20 10:43:00 我要评论(0
字号:

1

【财经网讯】“比较直率地说,作为研究者的观察,财税改革作为全面改革的重头戏和开场锣鼓现在已经表露出了与中央要求的时间表不相匹配的迹象”,11月20日,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在“第十一届中国证券市场年会”上如此表示。

财税改革在推进过程中间虽然取得了种种进展,但是越来越多遇到的是矛盾积累、隐患叠加而形成的矛盾凸现的制约。中央明确要求,财税改革的重点和基本的事情要在2016年做出来,现在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进入2016年,那么具体进展如何?

贾康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只能拭目以待:

首先,原来时间表非常明确要求增值税营改增改革在今年要完成,做到所有行业全覆盖,那么拭目以待,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能不能真正推进覆盖到财政部领导已经说到的复杂程度最高的房地产业以及实际上复杂程度也相当高的金融业。

第二,资源税改革在2014年已经有了比较好的铺垫,但是比较遗憾的是2015年基本没有听到资源税从量从价机制覆盖到煤炭以后后续的推进事项。按照逻辑应该推到金属和非金属产品矿藏包括积极考虑对水资源也要覆盖税收调节机制,这方面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

第三,消费税改革。除了发挥必要的调节作用之外,实际上还要匹配中央地方之间的财力格局的调整,营改增之后地方过日子没有象样的大宗收入来源,消费税按照原来的设计思路,要在这里面给出一大块相对稳定的消费税收入,把它从生产环节推到后面的销售环节,而在销售环节上的税源可以交给地方政府,这方面我们也比较遗憾,没有听到进一步的动态。

还有另外三个税制改革的任务,环境税、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这三个税都要在立法先行,走完立法程序或者修改或者确立税法之后才能考虑它的实际开征问题。不得不遗憾地说,现在为止这方面的进展非常有限。

激烈争议的房地产税前一段时间听到了信息,终于正式纳入全国人大的立法规划。现在又听到一些信息和报上可以看到的口风,似乎有关部门在这方面存在着比较明显的争议。这种意见的争议在内部导致的很可能的结果是要拖延已经列入立法规划的进程。

什么时候进入一审?一审之后什么时候房地产税征求全社会的意见,再走完它的程序?现在它的不确定性更明显了。我赞成顶层规划之下还必须要有动态优化,但是我们又同时要警惕由于种种在内部的一些理由而不能公之于众的理由,整个拖延顶层规划之下已经给出的哪怕是粗线条的但我认为应该有指导意义的时间表。

以下为贾康演讲全文:

贾康: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嘉宾,大家好!热烈祝贺第十一届中国证券市场年会隆重举行,我借这个机会谈一下自己作为研究者对当下大家都非常关注的供给改革和财税改革方面的基本看法。在财税改革的定位上是服务全局支撑全面改革,而全面改革在十八大以后的顶层规划和一系列部署的表述上最新的为大家所看中的就是近日最高决策层所提出的供给促改革以及供给体系有效供给方面的高度重视,我们从研究的角度看,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大踏步的跟上时代取得一系列发展成就,固然有多种原因,但是总体的成就应该讲是以制度供给变革为龙头,实际上在供给侧发力来引出的生产力解放,邓小平勾划三步走现代化的战略设计总体的思路当然有对各种各样因素的全面考虑,而且在他的设计上也不能说有多么具体的实证数据支撑的模型和量化方面的预测分析。他是作为一个伟大的我们称为改革总设计师的领袖人物,他综合敏锐地意识到解放生产力必须在制度安排层面实施市场取向和开放取向的深刻变革,这条路让我们越走越宽,十八大之后我们已经有了很清晰的进一步提升的思路,在运行和经济社会转轨过程中间,我们既然需要继续借鉴学习市场经济发展当中需求管理的经验,也要总结他们这方面的教训,同时要特别加深认识供给管理,优化我们必须把握好的供给管理,提升供给体系的质量效率。仅仅侧重于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和世界金融危机都不得不采用的总量扩张、反周期需求管理思路,我们可用的空间已经明显收窄。我们认为在十八大之后,在决策层指导全局的高度上,一系列的认识要更好地把需求管理和供给管理相结合,而且特别要尊重客观规律,发掘我们理性供给管理这方面可能产生的支撑现代化发展的所有正面效应。

我自己做研究者最概括的谈一下对于十八大之后对于总体布局的理解,有几个关键词可以做一个链接。首先十八大之后提出五位一体的通盘考虑,有非常明显的结构性特征,从经济到社会到文化到政治到生态,要把它作为大系统,到了三中全会明确树立了现代国家治理核心理念,跟着的是三中全会建议中多次强调的现代市场体系。而这样一个治理体系和市场体系的运行必须以现代财政制度作为基础和支柱。到了四中全会进一步推出的关键词可以归结为“现代政治文明”是过去中央文件里面早已谈到的民主化法制化,到了四中全会给出全面的框架就是全面依法治国。到了五中全会,我认为又进一步形成了系统化的现代发展理念,以现代化为取向,实现和平与发展主题下的伟大民族复兴,实现和其它经济体的共赢包容性发展,必须以人类文明推到现代化前沿所有我们必须确认和接受的文明成果,形成一个总体的认识。这种认识理念在结构方面的一系列客观要求和挑战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我们证券市场显然是现代市场体系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现代市场体系和包容性发展的总体现代国家治理和作为基础的现代财政和作为整个发展过程中间必不可少的现代的政治文明和现代发展理念都息息相关。

今年我们资本市场经历这样一轮大的振荡,网上直称股灾式的冲击,非常值得总结这里面的得失,反思其中必须吸取的教训。我已经形成一些看法,时间关系不展开。我非常认同刚才会议的领导层在致辞里特别强调的,在认识市场、尊重市场、敬畏市场这个方面我们还要进一步提高理性程度,还要意识到在认识规律、认识市场的前提之下确实需要更好地考虑如何引导规范市场,如何培育建设市场。这样一个系统工程之下我借这个机会简要谈一下面对“十三五”和今后完成现代化的全面发展和转轨改革财税怎么更好发挥基础和重要支柱的作用。

大家知道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给出全面改革顶层规划之后,政治局首先审批通过的就是财税改革方案,现在这个方案还在执行中,对整个全面改革的开场锣鼓又引出后面一系列的各个方方面面的改革部署,从公车改革到司法改革到投融资体制改革到国有企业改革到这段时间大家还热议的土地制度改革等等非常丰富的内容。而财税改革按照政治局审批的方案,它要支撑全局要抓住三大领域里的改革任务,而且方案里面给出时间表的要求。三大领域是预算管理改革、税制改革和理顺中央地方的事权与财力划分的体制关系。这种提纲挈领的三大领域的改革和方方面面我们的有效制度供给安排是息息相关的,在具体的运行表象上现在看到,财税改革在推进过程中间虽然取得了种种进展,但是越来越多遇到的是矛盾积累、隐患叠加而形成的矛盾凸现的制约。我比较直率地说,作为研究者的观察,财税改革作为全面改革的重头戏和开场锣鼓现在已经表露出了与中央要求的时间表不相匹配的迹象。中央明确要求,财税改革的重点和基本的事情要在2016年做出来,我们现在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进入2016年,那么我们仅以在三大领域里面和经济生活包括和资本市场关系最为直接的税制改革来看,排列六大税制改革任务,那么具体进展如何?

首先,原来时间表非常明确要求增值税营改增改革在今年要完成,做到所有行业全覆盖,那么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能不能真正推进覆盖到财政部领导已经说到的复杂程度最高的房地产业以及实际上复杂程度也相当高的金融业。

第二,资源税改革在2014年已经有了比较好的铺垫,但是比较遗憾的是2015年基本没有听到资源税从量从价机制覆盖到煤炭以后后续的推进事项。按照逻辑应该推到金属和非金属产品矿藏包括积极考虑对水资源也要覆盖税收调节机制,这方面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

第三,消费税改革。除了发挥必要的调节作用之外,实际上还要匹配中央地方之间的财力格局的调整,营改增之后地方过日子没有象样的大宗收入来源,消费税按照原来的设计思路要在这里面给出一大块相对大宗稳定的消费税收入把它从生产环节推到后面的销售环节,而在销售环节上的税源可以交给地方政府,这方面我们也比较遗憾,没有听到进一步的动态。

还有另外三个税制改革的任务,环境税、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这三个税都要在立法先行,走完立法程序或者修改或者确立税法之后才能考虑它的实际开征问题。不得不遗憾地说,现在为止这方面的进展非常有限,激烈争议的房地产税前一段时间听到了信息,终于正式纳入全国人大的立法规划。放在工作规划以后现在又听到一些信息和报上可以看到的口风似乎有关部门在这方面存在着比较明显的争议,这种意见的争议在内部导致的很可能的结果是要拖延已经列入立法规划的进程。什么时候进入一审?一审之后什么时候房地产税征求全社会的意见再走完它的程序?现在它的不确定性更明显了。我赞成顶层规划之下还必须要有动态优化,但是我们又同时要警惕由于种种在内部的一些理由而不能公之于众的理由,整个拖延顶层规划之下已经给出的哪怕是粗线条的但我认为应该有指导意义的时间表。

如果说税制改革的六大任务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离2016年中央要求的重点和基本的事情要取得基本成果已经明显出现了不匹配,那可想而知,整个财政系统作为财政现代化取向下支撑全局的现代国家治理和全面改革的支柱钱从哪里来这个领域里的改革任务已经体现了非常明显的难度和对我们推进改革的挑战。钱从哪里来、用到哪里去和怎么用的机制建设问题,这样一个图景摆在面前,面对“十三五”中央说全面小康的决胜阶段,我们怎么样考虑进一步化解我们的困难和矛盾推进改革,除了有关的方方面面在内部继续抓紧研讨可行方案之外,是不是还要按照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内在精神更多推进多元主体互动,社会上方方面面大家都应该以全面改革这样一种规范公共选择的取向,积极参加到对于改革推进的互动中间来,应该按照现在决策层也非常认可的把体制内外多种力量智库的力量、市场方面的摸着市场运行脉搏提出的建设性意见的正能量,方方面面所有关心改革的主体,可能参与改革而产生的思想贡献合在一起,来共同讨论怎么面对困难和挑战,去化解已经看得清楚的不匹配问题,而实现攻坚克难。

我就财税配套改革做一个简要的评价之后,我认为我们必须在“十三五”问题导向的坚持在三中全会以来的顶层规划的框架之下承认要有动态优化,但同时一定要坚持全面协调,必须坚持十八大之后顶层规划设计的基本思路,标本兼治中间要以治本为上作为我们基本的价值取向。在困难和干扰面前我们更要看中在实践中间调动包容性当中所有的积极因素,大家一起来求同存异,寻求走向共和式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改革的推进过程中间,实际已经带有牵一发动全身性质的系统化的改革任务关联做一个更合理的把握。我们认为只有动员一切积极因素和有关的管理部门更好地推进互动,在总结今年的一系列经验教训基础之上,在面对现在全面改革碰到的真实问题的基础之上,争取在“十三五”期间以及“十三五”全面小康和未来中国梦的对接发展过程中间实现我们比较高水平的全面改革攻坚克难。

这些看法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关键字: 贾康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