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耀:2015中国经济发展外部环境非常复杂非常具有挑战性_财经视点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财经视点 >
个股查询:
 

朱光耀:2015中国经济发展外部环境非常复杂非常具有挑战性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02-28 11:15: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讯】“2015年就中国经济发展外部环境而言,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年度。2015年刚刚开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把全球经济的增长率从3.8%下调到3.5%,在一年之初就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自身对2015年经济增长的判断做出调整,确实是一个不寻常的。”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今日召开的第十四届(2015)远见杯全球宏观经济预测年会上如此表示。

朱光耀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调2015年全球经济增值。反映了国际货币基金对全球经济增长态势的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2015年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全球经济金融形式在一个非常复杂、严峻,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下运行。应该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判断是反映了当前世界经济、金融的基本的态势。

朱光耀从五个方面对以上观点进行阐述:

第一,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分离、分化。2015年全球关注的是在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退出之后,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何时启动美国的利率正常化进程,也就是在什么时间节点上调整美国目前超低的联邦利率水平。

第二,包括石油产品在内的大宗原材料产品价格急剧下跌。去年9月份以来,石油价格大幅度的下跌。客观分析,石油价格包括石油价格在内的大宗原材料价格剧烈的下跌,对进口国而言利大于弊。但它对全球经济的不稳定性也造成了冲击。

第三个,欧元区面临的挑战,特别是希腊问题。我们非常欢迎不久前欧元区同希腊新政府达成的这种延长对希腊救援计划4个月的安排。欧元区的问题我们确实是期待着它能够成功的解决,减少这种不确定性。但是也必须客观的承认,这种不确定性确实是困难的。

第四,地缘政治对当前全球经济的影响。最近明斯克协议协议的达成是非常重要的,执行过程更非常重要,希望这个协议得到完完全全的落实,让地区的和平稳定能够成为现实。我们真诚希望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能够通过政治磋商,外交沟通来有效控制,使得经济发展具有良好的外部环境。

最后,过去几年作为支撑全球经济新增发展的最重要的动力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在2015年确实同样面临着挑战。希望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金砖国家,能够加强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加强经济的务实合作,共同努力,来促进经济的增长。

以下为其发言实录:

朱光耀: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讨论中国经济在新常态下的世界经济的情况。从2015年伊始我们就可以清楚的判断,2015年就中国经济发展外部环境而言,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年度。在2015年刚刚开始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把全球经济的增长率从3.8%下调到3.5%,在一年之初就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自身对2015年经济增长的判断做出调整,确实是一个不寻常的。因为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4次下调了他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在2014年4次下调当年度经济增长预测的这个背景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判断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率是3.8%。

但是就在新年刚刚过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不得不下调了2015年全球经济的增值。这确实反映了国际货币基金对全球经济增长态势的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2015年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全球经济金融形式在一个非常复杂、严峻,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下运行。

应该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判断是反映了当前世界经济、金融的基本的态势。这种特殊的复杂性、严峻性、挑战性,我想在以下五个方面表现得是非常的突出的。

第一点,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分离、分化。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已经在去年10月份完成了美国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的退出过程。2015年全球关注的是,在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退出之后,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何时启动美国的利率正常化进程,也就是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在什么时间节点上来调整美国目前的超低的联邦利率水平,现在0至0.25,这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联储已经实施了长达6年的这种超低的利率政策。

确实,在同外界沟通方面,美联储吸取了过去的教训,加强了同资本市场就货币政策的沟通,而且美联储的会议纪要也明确表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要考虑到国际的影响,实际上也就是美联储作为全球第一大中央银行,他承认他的货币政策的外援性。当然他反复强调,美国的货币政策针对的是美国的国内经济状况。但是我们也注意到,确实表明了对外部反映的一个关注,加强了同市场的沟通。明确了向市场表明,美联储改变目前的超低利率,也就是启动利率正常化的进程会有三个基本的条件,第一个就是美国经济强劲的复苏。第二,美联储要判断美国经济的复苏具有可持续性。第三,美联储在改变货币政策的过程中,保持充分的耐心。实际上第三点是非常关键的,也就是这个耐心持续多长时间。

最近这两次会议大家可以看到,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内部也在激烈的辩论,他辩论的核心点是什么样的货币政策才最大限度的符合美国的经济利益,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美国的增长和就业,这是美联储的政策目标。

主席讲耐心两个字可能做调整,所以我们非常关注下月美联储的例会,如果取消这个表述,那么我们的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不能排除美联储在本年度年终对利率正常化的进程进行启动。历史的经验表明,一旦美联储启动新的进程,他不会是一次,而会持续,至少多次时间度,在一年半左右,这是分析历史的进程,我们从历史的经验上来看。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注意到,目前资本市场对美联储利率政策的变化,实际上已经有了充分的预期,在一些资本流动的方面,大家可以看到这种预期已经充分反映在市场的经济活动中。与美联储实施利率正常化,也就是提高利率这个过程不同,今年的3月份,也就是下个月,欧央行要启动大规模的超过一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就欧央行来说,19个成员国的欧元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政策决策。今天法国的前财长也在场,所以我们可以从他的介绍,一会儿看到欧洲,特别是欧元区的政策考虑。但是欧元区目前确实是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从中国的外部环境而言,我们迫切的希望一个强大的欧洲,一个繁荣的欧洲,一个稳定的欧元,一个坚挺的欧元。我们也知道欧元区目前在克服这种遇到的结构困难,所以从下面开始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实施,对欧元区的助力,对欧洲经济的影响,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我们是密切的关注。

就日本的中央银行来说,大家知道,已经是实施了每年度8万亿日元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日本央行的行长也明确的表示,即使如此目前对达到2%的通胀目标还是有相当的长度。

所以我们看目前全球主要的中央银行,在政策选择上确实面临着挑战,而且挑战是非常严峻的。加上目前无论是日本还是欧元区,甚至就在前天,美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也低于0,这个是初步市场的预期。尽管现在全球对通货紧缩的指标判断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但是从市场方面分析,如果一个国家或者地区,他的CPI指数连续两个月在0之下,那么这个通货紧缩至少说迹象是非常的明确。所以在货币政策方面,确实出现了分化,同时又出现了值得必须高度关注的新的问题,特别是通货紧缩的挑战。

第二个不确定性,就是包括石油产品在内的大宗原材料产品急剧的下跌。去年9月份以来,石油价格大幅度的下跌,这个确实是超出市场的预期。客观分析,石油价格包括石油价格在内的大宗原材料价格剧烈的下跌,它有好的影响,就是对进口国而言,总的是利大于弊。但是它的另一方面,它对全球经济的不稳定性,确实也造成了冲击。现在尽管最近两周石油价格有所稳定,但是对包括石油价格在内的大宗原材料产品价格的判断,仍旧是非常困难,非而且各个机构,包括国际金融机构的预测,都是非常不均衡的。总的看,价格还会下跌。

世界银行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2015年原油价格在每桶53美元,2016年每桶57美元,这是世界银行一家的判断。但是还有一些特别是国际投资银行对这种价格仍旧是肯定的。所以这种不断下跌的原材料价格,它在对全球经济不确定影响方面,它的影响确实是在不断的增加的。

第三个不确定性,就是欧元区面临的挑战,特别是希腊的问题。我们非常欢迎不久前欧元区同希腊新政府达成的这种延长对希腊救援计划4个月的安排,也就是要到今年6月份。当然在这个磋商的过程中,无论是三架马车,因为希腊方面现在不承认这个三架马车,他们希望最后是用机动来替代,但是无论如何欧央行、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过去几年救援希腊的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和影响,2400亿欧元的救援规模。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确实看到了一个极度紧缩的政策要求,对一个国家,对一个国家的人民所造成的严重的这种影响。也使我们更加人事劳,坚持发展第一要务,保持经济健康持续增长的及其的重要性。因为你在被迫实施紧缩政策的情况下,那么这种付出是极大的,过程是极为痛苦的。

我们欢迎延长协议,我们也理解这个过程中,特别是欧元区和希腊做了非常重大的努力。但是时间节点是4个月。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各个方面必须要做出极大的努力,使得这种正确的轨道运行,能够具有可持续性。

所以欧元区的问题我们确实是期待着它能够成功的解决,能够减少这种不确定性。但是我们也必须客观的承认,这种不确定性确实是困难的。

第四个不确定性,就是地缘政治对当前全球经济的影响。应该客观的承认,当前地缘政治和经济关系这种相互交错的影响,是冷战结束以后最为复杂的。乌克兰的形式,最近明思克(音)协议的达成是非常重要的,执行过程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看到了一个缓和的迹象,我们希望这个协议得到完完全全的落实,让地区的和平稳定能够成为现实。同时我们也看到,在一种不稳定的地缘政治环境下,对经济的严重影响。

在当前经济全球化的大格局之下,无论是经济制裁还是反经济制裁的措施,应该说都是没有实质作用的。对问题的解决,对地缘政治问题的解决,只能通过政治途径,经过外交渠道来和平解决,这是我们真诚希望的,地缘政治的这种不确定性,能够通过政治的磋商,通过外交的沟通来有效的得到控制,使得经济发展具有良好的外部环境。

最后一个不确定性,就是过去几年作为支撑全球经济新增发展的最重要的动力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在2015年确实同样面临着挑战。刚才我们讲到了乌克兰的地缘政治危机,讲到了经济制裁与反政府,在这个过程作为重要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俄罗斯的经济,确实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无论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俄罗斯联邦政府,都预测2015年度俄罗斯的经济负增长3%。所以在一种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普京总统明确的表示,俄罗斯经济两年的时间恢复到正常的增长,我们期待着这种情况的出现,2015年对俄罗斯的经济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联邦政府明确的预测负的3%的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希望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金砖国家,能够加强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能够加强经济的务实合作,共同努力,来促进经济的增长。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